X佣兵团的崛起 第888章 所向披靡

目录:绝对荣誉| 作者:严七官| 类别:历史军事

    卢瑟福被巨大的响声从迷糊中惊醒后,他的反应并没有其他清醒中的人快。

    虽然有些糊里糊涂,可他意识到出事了。

    但是他不愿意离开两个人质,于是端起了自己的4A卡宾枪,躲在了牢房前面的拐角处,从那里他可以看到整条走廊过道上的情形,身上有足够的子弹,卢瑟福感觉可以依靠这个易守难攻的地形对付任何入侵者。

    他很快看到了一名同伴踉踉跄跄沿着走廊朝自己这头跑过来,一边跑,一边朝后射击。

    这栋房子里所有人使用的都是4A卡宾枪。

    卢瑟福只听见了卡宾枪清脆的连发枪声,却没怎么听见入侵者开枪的声音。

    但是从自己同伴略带惊慌的姿态来看,对手似乎火力似乎十分强大。

    这个黑日南美分支的杀手小组虽然不是什么极其精锐的小分队,不过也算是实战经验丰富的家伙。

    他们大多数有过军队经历,又负责武装押运毒品之类穿梭各国,打交道的都是一些大毒枭和贩毒组织,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物,绝对不会比普通的雇佣兵差。

    现在居然被人打得这么狼狈,倒是令卢瑟福有些意外。

    很快,那个逃命的同伙打光了4A卡宾枪弹匣里的子弹,枪栓挂空,他慌忙按下解脱键,工程塑料制作的弹匣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他伸手去拔作战背心上面插着的弹匣,也许由于紧张,怎么都拔不出来。

    手有些颤抖,额头上全是汗水。

    这个慌乱的动作持续了一秒钟,他竟然在卢瑟福的视线里做出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行动——扔下那支4A卡宾枪,转身逃走。

    “法克!”

    卢瑟福忍不住在转角处冲着自己的同伙大声喊道:“你疯了啊!?”

    他的意思是自己的同伙居然把武器都扔掉,这简直不可思议。

    看到卢瑟福,同伙一边挥手朝他大喊:“跑!快跑!”

    一边拔出手枪,开始朝身后疯狂射击,仿佛他的身后追着一只吃人的猛兽。

    卢瑟福还在云里雾里,他依旧对自己所在的地形十分有信心,冲着自己的同伙大喊:“过来我这里!这里!”

    那名同伙似乎还想说什么,却似乎没有一丁点的时间去给自己这个猪头同伴解释太多。

    在走廊尽头的拐弯处,出现了一面黑乎乎的东西。

    卢瑟福这才看清楚了,那是一个重型的防弹盾牌,盾牌中段有个圆形的大红点,十分刺眼。

    据说,这是根据人体的特点专门设计的,因为看到刺眼的东西,人会不由自主将枪管瞄准那个地方开枪,就和西班牙的牛看到红布就会发狂一个道理。

    盾牌的上方有一个很小的观察口,上面覆盖了厚厚的防弹玻璃。

    卢瑟福一下子明白过来,对方不是火力太猛,而是防护太猛了。

    卢瑟福端起4A卡宾枪,他打算朝对方开枪掩护自己的同伙,不过很遗憾的是他根本没有机会挽救这个可怜虫的命。

    随着一声枪响,同伙在他面前不到五米的地方躺了尸,脸朝下趴在地上动也不动。

    卢瑟福觉得自己的背脊都在狂冒冷汗。

    他现在有点儿后悔为什么没把关在牢房里的母女拉出来当做挡箭牌,早知道对方有这种重型防护装备,他一定会这么做。

    因为4A卡宾枪里的5.56口径NAT弹根本打不穿这种重型防弹盾,何况对方好像还戴着傻大黑粗的俄式特种部队电焊盔,虽然这玩意笨重,不过轮防弹性能,就连巴雷特大狙的2.7口径的弹头都不能一枪打穿它。

    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了,关押人质的牢房就在自己身后大约三米外的地方,不过要跑到那里去,首先要离开现在这个走廊拐角,那会暴露在对方的火力下。

    卢瑟福想过要跑,最后还是没跑。

    丢下人质逃离,最后回到组织里还是死路一条。

    横竖都是死。

    他咬牙端枪开始朝秦飞一通乱射。

    秦飞抬手还击,从盾牌的侧边不断朝卢瑟福扣动扳机。

    卢瑟福拐角处的是一个楼房支撑点,所以使用的是直径大约40的原木做支撑,外层还包括了其他建筑材料,FN47手枪的钢芯弹居然没有立即穿透。

    秦飞的弹匣很快打空,他不得不蹲下来,一只手仍然持盾,握枪的手按下弹匣的解脱键让空弹匣落地,然后他将已经空仓挂机的手枪放在大小腿间的膝盖后侧,用力夹住。

    随后从胸前的袋子里取出一个新的弹匣塞进枪柄下的弹匣口,最后拿起手枪单手按下了释放键。

    一次漂亮的单手更换手枪弹匣的动作在不到三秒的时间里已经完成。

    卢瑟福打空4A卡宾枪的弹匣,缩回到拐角后面更换新的弹匣。

    他的心脏比平时快了将近一倍,血液上涌令他燥热难当,额头和脖子上的汗水小溪一样流下,钻入了T恤里。

    完了完了完了……

    他的脑子里一直有两个选择在不断碰撞。

    逃,还是不逃。

    他听见秦飞依旧在不断朝着自己射击,在卢瑟福看来,这显得有些傻,手枪怎么可能打穿这么厚的承重柱?

    不过他错了。

    等他刚换完弹匣,突然感到背后一痛。

    下意识中,卢瑟福伸手摸了摸背后痛楚传来的地方。

    血。

    他的受伤满是殷红的血液。

    卢瑟福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接下来的事情让他不得不相信,因为第二颗弹头直接穿透了已经中弹无数而且防弹能力下降的木质承重柱,不光再次击中了卢瑟福,还直接从肩膀位置穿透了出来。

    由于受到了承重柱的阻碍,弹头的穿透力已经达到了强弩之末,不过这倒让弹头翻滚起来,在卢瑟福的体内造成了更大的创伤,前胸出口处的肌肉都被扯下一块,看起来触目惊心。

    “啊——”

    卢瑟福终于抵抗不住吓人视觉冲击还有神经系统传来的剧烈疼痛,就连自己的卡宾枪都拿不稳了,扑倒在地上开始打滚,杀猪一样叫唤起来。

    秦飞走到卢瑟福面前,踢开他面前的枪,看了一眼还活着的卢瑟福。

    “人质呢?”

    卢瑟福的眼睛朝转角右侧看了一眼,秦飞示意坤猜:“去,看看,小心点,看看有没有陷阱。”

    “好的老大。”坤猜说罢,顶着盾牌朝前慢慢靠过去。

    他现在很兴奋,这是他打那么多次仗最过瘾的一次,他爱死了这个盾牌,觉得这玩意简直就是个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