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宗师传人 第三百五十四章 民间医者2

目录:术医| 作者:刀锋| 类别:都市言情

    陆先生摇头道,“我也只是听说而已。”

    吴半仙认真地道,“此人绝不简单。他曾经给我看过病,我几年前的身体远不如现在。但现在你们看,我这身板虽然不算是太出色,但比起你们年轻人来也是丝毫不差。”

    “竟然有这样的事?”郑藏淳吃惊地道。

    “千真万确,如果能够请到此人,那么我为郑老板施法,心里也就有底了。”吴半仙点头道。

    “这人在哪儿,我立刻派人去请。”郑藏淳连忙道。

    “这人平常不肯出诊,更何况跑这么远的路?不过,我也算是他的老相识。这样,你们如果要去请他,就拿我的名片去,这样的话他应该会答应的。”吴半仙想了想道。

    “好,我们这就去想办法,等请到了这位龙神医,再来麻烦吴老神仙。”郑藏淳连忙拱手道。他和陆先生连忙告辞,从茶餐厅出来,郑藏淳一边走一边问道,“他说的龙大胆,真有这么个人?”

    “应该是真的。”陆先生想了想道,“这个人之前火过一段时间,但最近没有什么消息。”

    “一个小中医,能治病么?”郑藏淳皱眉道。

    “那个吴半仙不是寻常人,我刚才打电话问过,几位大师都告诉我,来人不管说什么,只管相信就是。看来他跟几位大师有交情确实不假,而且那几位大师言语之间是对此人敬重有加。这样一个人说的话,应该不假。”陆先生道,“既然他提出来了,而且给了地址,我就去请这位神医,等把人请来了。吴半仙应该也没有其他什么可以推托的了。”

    “也是,如果这人真有本事,或许还可以请他帮忙看看我儿子的病。说实在的,自从儿子病了之后,我算是彻底看开了,钱财真是身外之物。要是他能好起来,我是付出什么都愿意。这次真是辛苦陆先生了。”郑藏淳苦笑着道。

    “郑总,你这次找我,我没能帮上你的忙,我这心里也不太舒服,总之能尽点力帮一把,就尽量帮一把吧。”陆先生连忙摆手道,“不用跟我说谢。我们两人也算是知交好友,你做生意,我用我的风水知识辅助你。这次我即便帮不上你,跑跑腿总还力所能及。”

    郑藏淳拍拍陆先生的肩膀,没有说什么,但感激之情却是一点不少。

    吴澄和吴半仙在茶餐厅楼上,掀开窗帘一角,看着他们两人离去,吴澄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老吴,你可真是能吹敢吹。不过也别说,刚才你还真把他们给唬住了。”

    吴半仙端起桌上的柠檬红茶一口气喝了一大半,擦着嘴道,“别说了,可把我给紧张坏了。我这后背全是冷汗,那个姓陆的还真懂行,几句话把我给问的,要不是我这张嘴说得够溜,差点就当场穿帮。

    我就奇怪了,你说的那个两个什么风水大师,我连听都没有听到过。为什么那个姓陆的打电话过去,他们居然没有拆穿我呢?”

    “那两个人也不是外人,他们虽然不是堪舆门真正的术者,但也算是外门弟子。我事先打过了电话,事先关照过了,他们哪里敢有什么违背的?”吴澄小声道。

    “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刚才能瞒过去,没想到是你提前打过电话通知过。”吴半仙愣了愣,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吴澄放下窗帘,走回座位道,“这下子,他们应该会去找龙大胆了。看来,一切都按照我们的计划在进行了。只要把工地上的事处理好,后面的事就顺利成章了。”

    “好吧。我都等不及快点了,不过我们之前说好的,这次的酬劳可全归我。”吴半仙看着吴澄道,“反正你们五术人家大业大,根本也看不上这些身外之物。我倒是缺点养老钱,真要是干成了这一笔,我就能退休了。”

    吴澄微微笑了笑,“随便你,我们对钱还真没多少兴趣。就当是这次麻烦你的谢礼。”说完之后打电话给龙大胆,“喂?龙医生。”

    “是我,吴爷么?你们在香港那里的事情怎么样了?”龙大胆在电话里问道。

    “基本上差不多了,今天我们已经见过了这个郑藏淳。他这几天就会派人去找你,你可以跟着他们过来,剩下的事,等你来了之后,我们慢慢解决。”吴澄回答道。

    “好吧,辛苦你们了。”龙大胆点点头,转身对席丽丽道,“丽丽,准备一下这几天,暂时不收新病人,尽量把以前的病人处理一下,只接来复诊和治疗的。”

    “怎么了?你又有什么事情了?”席丽丽奇怪地看着他道。

    “过几天,我们去香港。”龙大胆摇摇头道,“有一个出诊的生意。”

    “出诊,你不是不肯出诊的么?”席丽丽奇怪道,“别说跑那么远了,到底怎么了?”

    龙大胆拗不过她,只能把实情跟她说了一遍。席丽丽吃惊地道,“你们跑这么远去骗人?”

    “什么骗人?骗人只是手段,只是为了认识这个郑藏淳而已。实际上他的儿子确实有病在身,我们只是找个理由好去接近他,然后才能办我们的事情。”龙大胆解释道。

    “那也是骗人,你们怎么能这样?”席丽丽摇头道。

    “我们这不是没办法么。眼看着那个经络青铜人在下个月就得被拍卖了,不赶紧解决,我们怎么办?”龙大胆叹了一口气道,“不如就先这样吧。大不了拿到了经络青铜人之后,再跟郑藏淳道个歉。反正救了他儿子,他其实也没有吃什么亏。”

    席丽丽想想也是,只能随他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龙大胆还是在诊所里,他想趁着出诊之前,把手里的这些病人处理一下。毕竟要对病人负责,有些慢性病,短时间无法康复的病人,龙大胆就开点药让他们回去调理。正在忙的时候,外面又有病人进来指明要找龙医生。

    席丽丽抬起头道,“这几天不收病人。如果是来复诊的,可以先去等等。”

    “我是从香港来的,专程来找龙医生。”那人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