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六十四章 兄弟萧蔷

目录:重生家中宝| 作者:程嘉喜| 类别:都市言情

    田嘉志跟田野咬耳朵:“牛大娘最近嘴上功夫见长,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田野瞥了一眼田嘉志,不是他们朱家的笑话,这小子还是挺乐意看的吗。

    进屋抓了一把瓜子出来,放在石桌上,拿了两个草甸子垫在屁股底下,两人边吃边听。

    丁卯不会说话,把气氛给弄尴尬了。

    老成的吴峰开口:“大娘,小丁不是这个意思,咱们来了乡下,就不怕吃苦,只是我们四个大小伙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不饱夜里饿的睡不着觉,这不是觉得大娘亲切吗,想着贴补贴补生活。我们四个能干活,大娘以后只管指使。”

    这听着还像话,牛大叔脸色都好看点。

    牛大娘:“不是我舍不得,是条件就这样,大娘什么人你们也该听说过,你们有好吃的,那不是大娘还沾光呢吗。”

    那倒是,这位在村里因为吃还是挺出名的。丁卯冷哼。

    牛大叔:“爱吃吃,不爱吃就走,嫌弃乡下日子不好,就回城里去。”

    老实人发脾气还是很可怕的,丁卯不敢在甩脸色给下马威了。

    余下三人觉得尴尬,被落了面子了。谁知道牛大叔不吭不哈的,竟然是个有脾气的呀,还知道给媳妇撑腰。

    也难怪牛大娘这个惹是生非的性子,还能在村里过的这么舒心,背后功臣在这呢。

    田嘉志剥了一把瓜子仁给田野放在手里:“可惜,这就熄火了,消停了。”

    田野扭头,这随谁了。就听东院朱老大嚷嚷上了。

    田野噗嗤就笑了:“别失望,这边接上了。”

    田嘉志能高兴就怪了,看人家笑话跟看自家笑话能一样吗,每次朱家吵嘴,田嘉志在田野跟前都特别的抬不起头来。

    可恨田野还故意取笑,田嘉志没好气:“有什么可乐的,他要是一天不闹腾我才觉得不对劲呢。”

    田野扭头,尽量淡定:“咳咳,对,很对。”

    田嘉志炸毛了:“对什么对?”

    田野把瓜子都扔嘴里:“那就不对,不然咱们不听。”

    多明显的敷衍呀,把我当孩子哄呢,比朱大娘让他丢人跟接受不了的,就是田野哄孩子的态度了。

    可惜东院真的热闹了,那就不是进屋就听不见的。

    朱老大难以置信的惊呼:“你记这个干什么?”

    朱小三嗷一嗓子:“你还给我。”

    朱老大越发的不肯给朱小三了,一个小本子,几笔破字没什么可看的,可家里的进项花销那都是一笔账。

    朱老大:“啥时候家里轮到你当家了,你记账做什么。”

    朱小三闷着不吭声,蹦着要抢回朱老大手里的小本本。

    朱大娘:“嚷嚷什么呢?”

    朱老大:“妈,小三记的都是什么东西。”

    朱大娘:“我又不识字,哪知道他写什么,大惊小怪的。”

    朱老大:“不对,这咋都是我的花销呀。”

    然后瞪着朱小三:“小三,你啥意思。”

    朱大娘:“爱记就记呗,你管他呢”

    这是说不管就不管的事吗。朱老大急了,拎着朱小三的衣襟儿:“你给我说清楚”

    朱小三在半空中嗷嗷叫唤,朱铁柱都过去西屋了:“一天到晚的折腾,小三你记这个做什么。”

    朱小三开始不说,不过朱老大拉着小三不撒手,朱小三爆发了:“他花那么多钱,连二哥招亲的粮食都给他了,我怎么不能记,他一口一个屋子,院子都是他的,那我的呢,我跟小四将来住哪?爸妈住哪?”

    这小子有心眼,最后还把朱家两口子给挂上,让朱铁柱立刻气就小了一半。

    朱老大气急了,啥都往外说:“我就知道顶你小子不是东西,这么大就跟我耍心眼,我告诉你记也白记。早晚把你招出去。”纯粹吓唬孩子呢。

    可朱小三当真呀:“你敢,我可不是二哥,你要敢把我招出去,我就去告你,你吃家里的喝家里的,都是爸妈养的你,家里啥东西,有你一份就有我一份,我都问过了,你要是不给我,我就去告你。”

    好吗原来家里还隐藏着这么一位时刻背后算计兄弟的小子呢。

    田野噗嗤就笑了,朱铁柱好命呀,儿子一个比一个本事,都贼精贼精的。

    田嘉志脸上表情特别纠结,还挂着淡淡的欣慰,说不出一种什么感受,朱家过得好,他心里不痛快。

    爸妈兄长把他无视到底,他不是圣父,有心结,有怨恨。凭什么让这样的人过得比他好。

    朱家过得不好,他也没咋痛快,那毕竟是血浓于水的亲人。

    小三小四都是他带大了,小三那是家里顶顶不是东西的,闹腾起来早晚的事,不过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大的点就开始算计上了,还弄了账本,可真本事。

    田野尽量忍着笑,看乐子,怕田嘉志面上不好看,憋得肚子疼。

    朱铁柱一个脑袋两个大:“都给我闭嘴,以后谁也不许说招出去的事情,我还活着呢,家里我当家轮不到你们一个个的瞎折腾。”

    这是说朱老大的。然后指着朱小三:“你少给我一天到晚动心眼,家里少过你啥?”

    朱小三:“二哥招出去给家里换的粮食,凭什么给他娶媳妇用,还要娶城里媳妇,那得多少粮食呀。家里要是有这个粮食,为啥还要给二哥招出去?”

    这话太戳心了,朱铁柱扬起来的大巴掌都没抽下去,朱小三吓得嗷嗷哭:“你们打吧,打死我我也不给朱老大换粮食。”

    还打什么呀,朱铁柱眼睛都气红了。

    朱大娘看看老大,看看小三,手心手背都是肉,说谁都不是:“亲哥两闹腾什么呀,你爸妈还活着呢,媳妇都给你们讨上。”

    田嘉志嘴巴都要抿成一条线了,这要是换了自己,肯定是被骂的那个,朱大娘对他可从来没说过这种类似劝架,和解的话,有错没错都是他这个老二的不对。

    朱小三委屈:“他揪我,打我,就是欺负我。”

    朱老大撸胳膊:“你欠揍,让我在看到你这样,我还打你。”

    朱大娘:“行了,跟个孩子计较什么。”

    然后对着朱小三:“你就是嘴欠,那是你大哥,别听别人挑拨,肯定是不孝顺的东西,看不得咱们家好,背后挑拨你了,回头妈就骂他去。”

    田野深呼吸,这都能往二儿子身上扣屎盆子,可真是亲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