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百三十七章 测试开始

目录:镯镂记| 作者:之壹| 类别:武侠修真

    “真的?”

    听过山河的回答,萧琴半信半疑的问道:“那你师傅没有表示反对或者支持么?”

    闻言,山河则摇着脑袋,毫无隐瞒的回道:

    “呃,这件事师傅他并不知情。他知道我懂得愈疗术,便建议我从初级治疗开始做起,是我自己偷偷选择了重症治疗。”

    “你自己选的?”

    眯着双目认真观察了山河几眼,看对方不像在说假话,萧琴才渐渐相信了此事,但口中却话音一转的道:

    “那你跑我这来是何企图啊?我丑话说在前头,我老婆子是绝不会接收六重境以下弟子的!你要是想练手,最好像你师傅说的一样去做初级治疗,那里更适合新手。”

    “萧师叔,弟子虽然修为不高,但在愈疗术上并非新手。”很快,就听山河开口讲道:“弟子的愈疗术已经达到六重境了!”

    “什么?”

    对此,萧琴显然不太相信,立马转头向苏青问道:

    “他说的是真的?这个小子真有六重境?”

    被萧琴这么一问,苏青立马心虚的低下了脑袋,抱拳回道:

    “回师叔,三可师弟也是这么跟我讲的,所以……我才带他来这做测试了。”

    听过此话,萧琴先是冷哼了一声,似乎是对苏青未经测试便把弟子随意带来的举动有些不满。

    但这次她并未开口抱怨,而是直接起身一把抓住山河的手腕,拉着他就往门外走去,口中同时说道:

    “行!那你现在就跟我去测试!苏青,你在这儿等着!要是没通过啊,你怎么带来的,再怎么给我带回去!”

    ……

    在萧琴的带领下,二人很快就来到了隔壁别墅的二层楼。

    虽然只有几步之遥,但这一路上他们却碰到了好几位穿着白色服装,头戴口罩的年轻男女。

    仅从他们匆匆忙忙的神色来看,倒很像在医院工作的医生和护士们。

    跟着萧琴来到二层的某所房间,刚一推门,山河就闻到了一股掺杂着酒精与药材的“医院气息”,耳边也传来了熟悉的“嘀嘀”声。

    随后,他便看到房间的正中摆着一张单人病床,床上正躺着一位蒙眼的男子。

    在病床的四周,还放有心电监测仪、血气分析仪、呼吸机等监护仪器。除了无菌环境做的不怎么样外,其他设施就跟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是非常相像。

    见萧琴与山河进屋后,站在床边的白衣女子赶忙迎了上来,恭敬的抱拳道:“弟子见过萧长老,不知长老有什么事么?”

    “没事,你在一边看着就好。”简单回复了一句后,就见萧琴冲着山河说道:

    “此人身受重伤,尤其是肩伤很难愈合。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让我看看你能做到什么程度。”

    听过此话,山河便猜到这应该就是今天的考题了,点了点头便向病床走去。

    躺在床上的男子大概四十多岁,身上穿了件白色的病号服。

    下巴上的胡茬很长,貌似很久没有打理了。脸上还绑着个眼罩,呼吸均匀,像是在深度休眠之中。

    单从这身穿扮上看,此人十有**是来自世俗世界。

    虽不明白山上为何会出现世俗界的病人,但正处在考试中的山河,肯定没功夫去琢磨此事。走到病人的身边,他先习惯性的看了看仪表盘上的数据,又随手带上了一副橡胶手套,方探着脑袋向患者的肩伤望去。

    确如萧琴所说,此人的肩伤非常严重。

    伤口就好似是被重物碾压过一般,不仅血肉模糊,多出骨骼都被压了个粉碎。好在周边的血管都已经被处理过了,短时间内倒不会有生命危险。

    检查完伤势,山河先拿起一根小镊子,用酒精消了消毒,轻轻碰了碰患者的伤口。

    见那男子毫无知觉,这才放心大胆的将镊子伸进了男子的伤口,在一片狼藉中小心翼翼的摆弄起那些零乱的碎骨……

    看到这幅景象,站在一旁的萧琴当场皱起了眉头。

    她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只给对方一个小时的测试时间,最终以治疗程度来决定成绩。

    可这小子呢,竟然不抓紧时间启动愈疗术,反而拿着把镊子在病人的伤口里瞎捣鼓,真是跟萧琴气的够呛。

    可她刚才都说了,要给对方一个小时的时间,如果现在直接叫停并宣布失败的话,也有些不太合适。只好耐着性子,轻咳了一声提醒道:

    “咳咳,三可,现在我开始计时,你自己算好时间啊!”

    而此刻的山河,正全神贯注的用镊子处理着患者的碎骨。

    听到萧琴的叮嘱,他连头都没抬随口轻“哦”了一声,给人感觉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之后,便继续埋头苦干,没有半点要停手的意思。

    见到此状,一旁的萧琴被气的是面色通红!

    就连身边白衣女子递来的木椅都被她摆手拒绝了。站在原地,双臂抱胸,虎视眈眈的望着山河。

    她倒要看看,就靠一把小镊子,这小子在一个小时内能秀出个什么花来!

    大约三十分钟后,山河终于将患者肩部的碎骨与筋脉梳理了个干净。

    先长长的呼了口气,这才放下了手中的镊子,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抬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时钟,见时间所剩不多,迅速摆出了如院中雕塑般的手势,冲着患者的伤口施展起了愈疗之术。

    等了这么久,见这小子终于开始治疗了,萧琴的脸色才渐渐好转起来。

    刚看了一两分钟,就听站在一旁的白衣女子用极小的声音在自己耳边说道:

    “萧长老,这位师弟……还是师兄,怎么这么眼生啊?按理说派中愈疗术在六重境以上的弟子,我应该都认识才对啊,为何对此人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萧琴一边点头一边微笑着回道:

    “嗯,此子我也是头一次见,今天是带他来做测试的。真没想到这么年轻就能达到六重境,之前倒是我小瞧于他了。”

    “噢?原来是新弟子啊?”白衣女子则一脸兴奋的说道:“那真是太好了!这下咱们济世院又多了一位得力的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