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发现(五更)

目录:六零俏军媳| 作者:秋味| 类别:都市言情

    “只要沉的下心,没什么学不会的。省的人家叫咱大老粗,泥腿子。”战常胜淡然自若地说道,唇边绽开一抹笑容振振有词地又道,“他老人家不是说了没有文化的军队,那就是愚蠢的军队,是不能够战胜敌人的,我可是响应他的号召。”

    而战常胜最不差的就是这份韧劲儿,不然也不会从一名什么都不懂得少年在部队成长起来。

    “你这小子。”于秋实满眼湿润地看着他笑道。

    “我说呢!谁这么大的本事,原来是他老人家啊!能叫你主动学习,可真是不容易。”郑芸调侃道,“不管怎么说读书好事。”随即问道,“打算什么时候走,你可别让我们没吃到喜糖就跑了。”

    “我倒是想快!就看你家那口子放人不!”战常胜的目光转向于秋实道。

    “哪能说走就走了,这手续还有交接都需要时间。”于秋实冠冕堂皇地说道,“最最重要的事不让我吃了喜糖,你别想走。”

    “那我得抓紧时间了。”战常胜眉眼轻轻扬起,微微一笑道,“哎呀!被你们一打岔,我都忘了坦白我有个女儿的事情了。”突然惊叫了起来,“你瞅瞅让你们闹得。”

    严肃画风转变,真是让人措手不及。

    “你现在去也不迟啊!”于秋实兴致勃勃地说道。

    “让你好看戏?我有那么笨吗?”战常胜眸光微闪,轻哼一声道。

    现在去也不合适,说不定丁叔、婶子已经回来了。

    于秋实眼看着没好戏可看了,只好起身道,“那我们走了。”

    “快走,快走。”战常胜忙挥手道,“好好的事情让你们给搅和了。”站起来将他们送到了门口,拜拜小手,吊儿郎当地说道,“慢走,不送。”

    送走他们,战常胜回到病房,躺在床上,得想个办法将人留下来,不然他找谁结婚。

    夜空愈发的深沉,阴霾的乌云隐去了所有的星辰,预示着一场暴风雪,即将到来。

    丁海杏有些懵圈地看着战常胜就这么走了,这样也好,在他幽深如潭的双眸下,在想想爸妈,使劲儿的搓搓脸,这嫁与不嫁,真是个问题。

    真是还不如自己做鬼的时候逍遥自在,真是憋屈、憋屈。

    窗外北风萧萧,吹的窗户呼啦哗啦作响……丁海杏担心地看着窗外,自言自语道,“爸、妈怎么还回来?别是遇上了什么事了。”蹬蹬跑到了门边,吱呀一声门开了。

    “爸、妈,你们可回来了。真是让我担心死了。”丁海杏侧身让路,丁爸丁妈两人走了进来。

    丁海杏追着他们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遇上什么事了吗?”

    “没有!”章翠兰游移着眼神飞快地说道,低着头坐在了床上。

    “妈,我眼神好的很,有没有遇见事,我看得见。”丁海杏拉着椅子坐下来道。

    “有啥子不好说的,回去拿东西,碰见郝家人了。”丁丰收神色不爽地说道,这还是一路上火气消的差不多了,

    “怎么了?起冲突了。”丁海杏冷飕飕地说道,声音很冷,冷到让人毛骨悚然。眸光深邃,一抹杀气浮现,然而面上却是平静无波。

    “那到没有,而是被银锁看见了,那小伙子,死缠活缠的,又是下跪又是磕头的。打也打不走,真是拿小子烦死了。”丁丰收满身怒火地说道,“他老郝家甭跟我来这一套,老子软硬不吃。”

    “你这老头子!”章翠兰埋怨道,“不打算把杏儿嫁给他,咱们走就得了。”嗔怪道,“你干嘛把人家孩子给说的哭红了眼,罪魁祸首又不是银锁。这事一码归一码!”目光转向丁海杏道,“杏儿你不知道,一个大小伙子哭的惨兮兮的。这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没出息,一个大小伙子哭天抹泪的,跟个娘们儿似的。瞧他那熊样儿,还想娶我闺女,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白日做梦。”丁丰收撇嘴极其看不上郝银锁那窝囊样儿。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们跟他们起了冲突。”丁海杏起身道,“那天不早了我们洗洗睡吧!”

    “就一张床,我们怎么睡?”章翠兰说道。

    “妈,您看后面。”丁海杏指指她的后面道。

    章翠兰扭头看见一张折叠床放在病床前,激动道,“哎呀!这咋多了一张床。”

    “战大哥送来了,还有两床被子,一床垫在身下,一床盖着如何?”丁海杏笑着说道,“爸,快躺上去试试。”

    丁丰收走过去,坐了上去,“这常胜想的真周到,都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人家了。”

    “咱家穷的也没送的出手的东西。”章翠兰红着脸颇不好意思道。

    丁海杏眸光微动,勾起唇角笑了笑到,“回家后,把咱家的杏仁给人家寄过来些。”

    每年到了杏子成熟的时候,除了运到食品厂和药厂,有些杏子被虫给吃了,或者烂了、再或者被雨给打落的,果肉能吃则吃,不能吃的则分了,所以杏花坡家家户户不缺杏仁吃。

    “那杏仁太普通了吧!”丁丰收迟疑地说道,“拿不出手。”

    “怎么会?咱那的杏仁可是贡品。”丁海杏勾起唇角浅笑道。

    “他爸,杏儿说的有道理。”章翠兰点头附和道,紧接着又道,“等到明年老天爷赏脸的话,夏收丰收的话,咱挤挤给常胜寄些细粮,感谢人家这几日的帮助与照顾。”

    “嗯!”丁丰收眼前一亮道。

    “杏儿,给我们倒些水喝,晚会吃的有些咸了。”章翠兰吩咐道。

    “好好好!”丁海杏立马拿着大茶缸倒了满满一茶缸水。

    这一暖瓶热水刚才吃饭时几乎都被他们给喝完了,“妈,我去打些热水,咱们好洗漱用。”丁海杏拿着空暖瓶道。

    “去吧!去吧!路上小心点儿,好像下雪了。”章翠兰嘱咐道。

    “嗯!”丁海杏点点头道,拿着暖水瓶朝门口走去。

    章翠兰担心闺女脚上的鞋,这下雪了出去一圈还不打湿了,打眼一看,惊讶道,“杏儿,回来,回来。”叫住了正要开门的丁海杏道,蹬蹬地跑上前去,拉着她,指指她的脚道,“闺女这脚上的皮鞋咋回事?老头子,你瞅瞅,这是翻毛皮棉鞋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