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各种不顺眼

目录:六零俏军媳| 作者:秋味| 类别:都市言情

    “哎哟!我的儿咧!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人家不计前嫌,可咱这事做的不地道,一个家的名声完了,都不用人家老丁家煽风点火,村里人就鄙视咱们,把咱们给骂的狗血淋头的,就别提那些有意讨好队长的村民了。”郝母唉声叹息道,“这日子没法过了。”

    “儿子,我问你,那当兵的事?”

    郝母的话还没说完,一声清脆甜美的声音传来道,“我回来了。”穿着时髦,打扮洋气,长相精致的童雪推开门出现在了门口,“伯仁,我快饿死了,做饭了……吗?”

    在听见童雪的声音那一刻,郝长锁抓着郝母的手从床上站了起来。

    “小雪回来了,这是我爸妈,铜锁、铁锁、锁儿。”郝长锁迎上去介绍道,“这是我爱人,童雪。”

    眼前的女人一身大红色的喜庆的羊绒大衣,在萧瑟的冬季里,在一片黑灰蓝中特别鲜亮。

    梳着光滑粗黑的大辫子垂在胸侧,脸上的肌肤白皙似雪,嫩滑紧致,真是比那画上的人还好看,郝母他们都看呆了。

    “爸、妈。”童雪热情地打招呼道。

    “好好好!”郝家老两口看着笑容灿烂的儿媳妇紧张且局促地说道。

    “你们几个快说话啊?”郝长锁看着铜锁他们三个道。

    “嫂子好!”三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你们好。”童雪看着他们笑着说道。

    童雪看着郝家一家人,典型的农民家庭,风吹日晒的,皮肤粗糙,看着面相显老。

    两个男孩子穿着军常服,应该是伯仁拿回家的军装改小的。

    衣服虽然没有补丁,可也已经洗的泛白了,折痕还很明显,这是要进城所以把压箱底的衣服给拿出来了,穿的体面一些。

    郝家人的相貌虽然被艰苦的劳动摧残着,可依稀看得出来,长的都不错。

    也是长的太差了,不可能生出伯仁这般俊美。

    郝父朝郝母使使眼色,她心领神会地说道,“小雪,老家也没啥好东西,来的时候,给你们拿了些山货,还有今年秋天新下来的玉米磨成的面,你们尝尝鲜。”

    “拿这些干什么?”郝长锁语气不善道,穷酸了也不怕在小雪面前闹笑话,飞快地偷偷地看了一眼童雪。

    童雪闻言神色动容道,“爸妈,你们真是的,城里什么都不缺,拿这些干什么?留着家里自己吃呗!”

    “都是孩子们山上采的,不值钱的玩意儿,冬日里闲着没事嗑着玩儿。”郝母笑靥如花地说道。

    “谢谢,爸妈。”童雪笑着说道。

    童雪走近郝长锁压低声音道,“做饭了吗?”

    “哟!这么晚了,我们去食堂吃饭好了。”郝长锁抬起手腕看了下表说道。

    “去食堂太奢侈了吧!不是在家吗?我们可以自己做。”郝母立马撸起袖子说道,一提食堂,那就意味着花钱,一顿饭钱可是让她心疼好久。

    “妈,家里现在做,已经来不及了。”郝长锁接着又道,“而且我和小雪做饭用的煤油炉,没有家里的大柴烧饭快,也没有家里那八印的大铁锅啊!怎么烧饭。”

    生怕郝母不信,郝长锁拉着郝母走到门口看着左侧的简易厨房。

    简易厨房,有一个书桌充做灶台,灶台上放着煤油炉。墙上钉着钉子,上面搭着木板,放着酱、油、醋、盐之类的调料品。

    “咦!这样的炉子能做熟饭了。”郝母看着巴掌大的煤油炉砸吧嘴道,“那火焰连锅都吹不起来。”

    “我们的锅小。”童雪指指放在桌子上炒菜地铁锅道。

    “咦!那么小的锅,能吃饱吗?猫都比你们吃的多。”郝母惊讶地啧啧道。

    “爸妈,铜锁走咱们上食堂吃饭去。”郝长锁朝铜锁他们挥挥手道。

    童雪去房间拿了些钱、粮票、饭票,想着家里人刚来,吃顿好的,所以她拿了不少钱财有票证。

    食堂内,大家落座,童雪看着他们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买饭。”转身离开,去了窗口。

    “长锁,你这媳妇也太漂亮,跟个妖精似的,你能驾驭得了。”郝母担心道,“在有个强势的岳家,你着日子可真危险。”

    “妈,小雪很贤惠的。”郝长锁替自个的媳妇说好话道。

    “贤惠,还让你做饭?”郝母眼皮一掀,一撇嘴道,“你娘我耳朵没聋。”想起来道,“你不会去他们家当牛做马吧!你娘我把你养这么大,你都没给俺们做过一顿饭,俺可不是让你这么糟蹋自己的。”

    “菜来了。”郝长锁站起来道,“我去帮帮!”脚底抹油,飞快的走了。

    “这臭小子,吃完饭,我们再说说他,一个大老爷们儿哪能干女人的活儿。”郝母看着他跑前跑后的样子,别过脸道,“真是没法看。”

    郝长锁和童雪很快端着饭菜过来了,炒土豆丝、炒洋葱、小野鸡炖蘑菇、红烧肉、白菜炒肉片……一碗豆腐汤,就这五道菜,配上三合面的黑馒头。

    郝母看着丰盛的晚饭,脸色微沉道,“长锁,你们天天都吃这么好?”

    难怪不往家里寄钱了,天天下馆子,就是家里有金山银山也不够花。

    这话让童雪摸不着头,于是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爸,妈,今儿你们来所以我们吃一顿好的。”郝长锁赶紧解释道,然后招手道,“大家别愣着了,拿起筷子还不赶紧吃,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先吃饭吧!有什么话等填饱肚子再说!

    郝长锁夹着鸡块放到郝家夫妻的碗里,“爸妈吃鸡块儿。”

    “别光招呼我们,你们也吃。”郝父慈爱地看着三个小的道。

    于是这饭桌上可就不客气,铜锁他们三人扒拉着盘子,专门挑肉吃。

    童雪看的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人不但挑菜,还吃饭吧唧嘴,跟猪哼哼似的,引来食堂其他的人纷纷侧目。

    郝长锁低垂着眼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被他们涮嘴筷子挑拣过的剩菜,童雪说什么再也下不去筷子了,实在饿的没办法了,于是只好拿着碗,盛了一碗豆腐汤,就着馒头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