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淡定的准妈妈

目录:六零俏军媳| 作者:秋味| 类别:都市言情

    “高中也有后勤种植基地,伙食应该不会太差,我就怕解放,懂事的不舍的花钱,委屈了自己。”战常胜叹声道。

    “唉……”丁妈长吁短叹道,“都是穷闹的。”

    战常胜随即又道,“妈,不用担心让解放星期天,来家里改善伙食。”

    “只是太麻烦你了,他们几个都是能吃主,你们粮食也是定量的。”丁妈低垂着头一脸的不好意思。

    “妈,说什么呢?他们也是我的家人啊!只是吃饭而已。”战常胜言语轻松地说道,“真的没有一点儿的勉强。您在这么见外,我可要生气了。”

    “好了,我不说了。”丁妈闻言抬起头来赶紧说道,心里想着回去挤一挤再寄些粮食过来。

    “也可以将妈和杏儿做的辣椒酱,腌的咸菜让解放带回去。”丁国栋积极地说道,因为他就这么干,“今年的日子明显的渐好了,吃不饱,总饿不着的。”

    “呵呵……”丁海杏看着他们道,“在海边还能饿着咱们喽!下午大哥回去前,给解放送去点儿,最是下饭。”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丁国栋拍着胸脯保证道。

    将应解放安顿好了,大家的学习、生活、工作又恢复了正常。

    收集好食材,丁妈忙活了两天腌制了一大坛子泡菜。

    由于预产期就在九月,所以战常胜和丁妈就惊醒着,数着天数,过日子。

    “妈,您不用那么紧张。”丁海杏看着如惊弓之鸟的她道,“搞的我想紧张都紧张不起来了。”她如果告诉丁妈现在肚子抽疼了一下,不知道会不会吓着她。

    “不紧张好啊!其实也不用担心,生孩子吗?也没那么害怕。”丁妈宽慰她道。

    “妈,您把衣服都快抠坏了。”丁海杏看着她紧张的抠着衣角道。

    “呵呵……”丁妈起身道,“你饿不饿,晚上想吃什么要不妈给你做去。”

    “面条吧!这个扛饿,待会儿生孩子的话有力气。”丁海杏看着她笑了笑道,手搭在自己的手腕上摸了摸脉,要生了。

    “哦!妈这就去做。”丁妈抬脚朝厨房走了两步,“啊!”尖声尖叫了一下,猛地扭过头来道,“你……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可能要生了。”丁海杏笑眯眯地说道。

    “你怎么不早说,现在什么感觉。”丁妈紧张兮兮的问道。

    “感觉就是肚子下坠,跟痛经似的,有种想蹲厕所的感觉的。”丁海杏神色如常地说道。

    “哎呀!我的妈呀!你这是要生了。”丁妈紧张地说道,“我该怎么办?怎么办?上医院,咱现在就上医院。不是还没到日子了吗?”

    “妈,妈,别紧张,离生还有些时候,我感觉我吃点儿东西再去医院也不迟,这样过一会儿生孩子也有力气。”丁海杏镇定如斯地说道。

    “啊!”丁妈傻不愣登地看着丁海杏,她不知道现在是送她上医院,还是该进厨房给她整点儿吃的出来。

    “杏儿、妈,我回来了。”战常胜推门进来道。

    “常胜,回来的正好,杏儿要生了。”丁妈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

    “啊!”战常胜闻言顾不得摘掉头上的帽子,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你们不用那么紧张,现在正是刚开始阵痛,羊水还没破呢!”丁海杏冷静地看着他们俩道,“先去给我做碗汤面好了,吃完我们再上医院。”

    “好好!炉子上炖着鸡汤呢!现成的,下点儿挂面就是饭。”丁妈蹬蹬跑到了厨房,连忙将砂锅从从火上端了下来,拿出钢精锅,盛了些鸡汤,鸡肉,放在火上,又找挂面。

    “杏儿,你真的没事?”战常胜双手颤抖地抓着她的肩膀道,“我们现在去医院,饭让妈送去好了,还是到了医院我才能安心。”

    “到了医院,我也进不了产房,医生要只是让我来回的走,不然就是让我躺在产房的床上,冷冰冰的等着,时间不到没人搭理你。”丁海杏淡淡一笑,淡然地说道。

    “啊!你咋知道的那么清楚呢!”战常胜一脸恐惧地说道。

    “听楼上嫂子说的。”丁海杏脆生生地说道。

    “杏儿,面来了。”丁妈端着一大海碗鸡汤挂面出来,放在了八仙桌上。

    “现在我吃饭,妈去收拾生孩子的包被衣服,尿布、奶瓶……”丁海杏看着他们俩,吩咐道,“常胜,先去找红缨,让对门帮我们看下孩子,晚饭是红缨自己做,还是去食堂吃,随意。然后想想怎么送我去医院。”

    “你你……”战常胜被她如此镇定给震慑住了,“都这会儿了你还有心情安排。”

    “生孩子而已。”丁海杏轻松地说道,抄起筷子道,“我要吃面了,你们要继续盯着我吗?”

    两人闻言飞也似地跑了,只留下丁海杏唏哩呼噜的吃面和忍受着入痛经般的坠疼。

    丁妈风风火火地闯进丁海杏的卧室,将她准备好给孩子用大包袱背了出来,“咱们走吧!”

    “妈,妈,你要生了。”红缨蹬蹬的跑了进来。

    “嗯!”丁妈扶着她的肩膀,将她转过来,面对面的说道,“你妈我要生了,我们一会儿去医院,晚上饭砂锅里还有鸡汤,你自己下挂面吃,不想吃的话,就去食堂买着吃。”

    “那姥姥您和爸爸呢!”红缨着急地问道。“您这一去医院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丁海杏吃完了那一碗面条,拉着红缨转过来道,“未来几天,我们肯定手忙脚乱的,自己照顾好自己,钱和食堂的饭票都放在高低柜的抽头里,睡觉的时候关好门窗,我早就跟你对门洪阿姨说好了她会照看你的。”

    “妈,都这时候了,您就别惦记我了,您只管好您自己就好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红缨着急地说道。

    “你爸呢?”丁海杏紧皱下眉头道。

    “去找吉普车了。”红缨忧心忡忡地问道,“妈很疼吗?我听说生孩子很疼的。”

    “没有,不疼。”丁海杏朝她笑了笑道。

    “骗人,您的眉头刚才皱了一下。”心细的红缨发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