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6章 锦旗

目录:六零俏军媳| 作者:秋味| 类别:都市言情

    有很多事情在电话里说不清楚,丁海杏还是写信问清楚的好。

    比如看他的样子根本就不知道解放的存在,就那么任由姑姑走了,连找都没找过。

    当时年纪小,她和解放只差五岁,所以有些事都不大记得了。

    当然更多的是在信里告诉姑姑,自己会保守秘密,让丁姑姑放心。

    丁姑姑挂上了电话,人也虚脱般的撑在办公桌上,双手撑着桌子,脚软的坐在了办公桌前的椅子上。

    全身如置身在冰窖里一般,寒意深深。她怎么也没想到杏儿会遇见他。同时心底充满疑惑,他不是陆军吗怎么成了海军了。

    不管了,他是什么类型的兵,赶紧给杏儿写信,让她千万务必、一定、必须保守秘密。

    恢复理智的丁姑姑告辞离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奋笔疾书的写下一封信,详细的交代了他是如何死而复生的。

    等待的日子是煎熬的,丁姑姑更是坐立难安,又不能让儿子还有大哥、大嫂察觉。

    幸好杏花坡发生了激动人心,令人高兴的事情。

    那就是县里、公社敲锣打鼓的送来锦旗,由于是军事机密,所以上面只写着拥军模范!

    奖励杏花坡大队及丁爸,做出的卓越的贡献。

    丁爸一脸的蒙圈,他什么时候拥军,他咋不知道呢!虽然杏儿嫁给了军人,自己的儿子上了军校,可这算是拥军吗?

    “同志,这是不是弄错了。”丁爸不确定地说道,还是问清楚的好,别到时候真弄错了可就尴尬了。

    “丁丰收同志,没弄错。”县领导拉着丁爸到了一边,小声地嘀咕道,“有些事本不该说……”

    县领导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鼓励他在海上养殖,再接再厉。末了还特意拍拍他的肩膀以资鼓励。

    丁爸只是忙不迭的点头,“保证完成上级交代的任务。”

    县领导们,对于丁爸的态度,非常满意的点点头。

    丁爸邀请领导们留下来吃顿便饭,县领导看着丁爸道,“犯错误的事情,我们不能干,现在风声紧。你可不能害我。”

    “领导,这是我们自己养殖的,领导们亲自莅临检查!怎么会犯错误呢?”丁爸圆滑地说道,一脸的意味深长。

    领导们互相看看,老同志就是老同志,这话说的让人听着舒坦。于是道,“那我们就检查、检查!”

    丁爸好吃好喝的招待了他们,待他们走后,这心里就琢磨着,这拥军模范怎么回事?

    丁妈坐在院子里,摇着大蒲扇,扇着两人,爽利地说道,“你想那么多干什么?这领导还能弄错了,犯这种低级错误。”

    “就是!”放暑假回来的应解放积极地说道,“大舅您就把他挂在办公室最显眼的位置。那些领导来了,也好让来人一眼就看见了。”

    “呵呵……”丁妈特别高兴地说道,“有它在,那些人清这个、清那个的时候,也不会鸡蛋里挑骨头。”

    这些年经历的大小运动不断,可对此次还是担心不已,人家专门针对村干部的,这不得不让丁妈心提了起来。

    丁爸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那是兢兢业业,没有不妥,可就怕上面为了成绩,将丁爸‘滥竽充数’凑人头去了。那可真是冤枉死了。

    现在好了,这锦旗来的太及时了。

    “我这一心为公,还怕它上面清查吗?”丁爸不以为然道。

    “有道是小人难防!”丁妈谨慎地说道。

    “不说这个了,得弄清楚这锦旗发的所谓何事吧!不然这心里不踏实!”丁爸砸吧着嘴琢磨道。

    “大舅,您说会不会跟前些天,咱们南屿那边的海上养殖场被破坏了。损失了不小啊!”应解放猜测道。

    丁爸一拍大腿道,“还真有可能。”

    丁爸心里想到几天前自己养殖的海带被‘人为’或者海洋大鱼给破坏了。气的他骂爹骂娘的!

    “这么一想估计还真逮着条大鱼,只是不知道这大鱼是什么?”丁妈小声地说道,“说不得还真是潜艇。”

    “要真是逮着它,那可真是好事。”应解放笑眯眯地说道。

    “他姑姑,他姑姑。”丁妈看着精神恍惚地丁姑姑扯扯她的衣袖道。

    “啊!怎么了?”丁姑姑回过神儿来道。

    “我才要问你怎么了?这几天都魂不守舍的。”丁爸担心地看着她道。

    丁姑姑不自在摸摸脖子,“这些日子工作忙,这不是夏粮刚收上来吗?”找了个借口搪塞道。

    心里却在嘀咕:杏儿的信收到了吗?怎么还不回信,等着真是心焦。

    “说到夏粮,咱们麦子今年的收成与去年持平,给杏儿寄些新下来的小麦。”丁爸叮嘱她道。

    “早就准备好了,还有国栋的,新麦子可比他们去粮店里买的面粉要好吃,自己磨的话,也能磨的细点儿。”丁妈笑着说道。

    “那你还等什么,还不赶紧寄走。”丁爸不解地问道。

    “这不是给孩子们多纳几双布鞋嘛!尤其是小沧溟到开学差不多就一岁了,人家常说,迎生会走的。”丁妈想起外孙脸上就止不住的笑意。

    “别想着外孙,还是咱的亲孙子有两、三个月了吧!”丁爸提醒道,“该准备,都准备起来,别到时候手忙脚乱的。”

    “我想着等秋收的时候,棉花下来了,就什么都有了。”丁妈看着他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聊起来孩子的话题,丁爸、丁妈就跟打开话匣子似的,说不完的话。

    应解放也加入其中,自然就没人关注丁姑姑不对劲儿。

    “也不知道国栋在学校怎么样了?”丁妈担心道。

    “国栋来信不是说了,他们趁着夏季抓紧海上训练。”丁爸说道,“那是正经事,千万不要给儿子拖后腿。”

    “我啥时候拖后腿了,问一下都不可以吗?”丁妈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

    “呵呵……”

    amp;*&

    “对了,孩子爸,你那个蚁多咬死象的海上游击递上去了吗?”早餐桌上,丁海杏问道,“趁着领导们都在,也好讨论、讨论!”讨论两字咬的很重。

    战常胜眸光轻闪,瞬间明白她的用意。是想让应五号没时间胡思乱想吧!毕竟他是抓军事的主官。

    “哦!我打算今儿先让一号过目,然后再向上递。”战常胜点头道。

    那丁海杏就放心了,希望彼此都相安无事,不改变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