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042章 救命药(七更)

目录:六零俏军媳| 作者:秋味| 类别:都市言情

    丁姑姑和林大夫一前一后地去了丁姑姑单人宿舍。

    丁姑姑的宿舍是岛上典型的石头海草房,冬暖夏凉,让小乔给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进入房间后,丁姑姑满眼着急地找到了自己的药箱,颤抖着手打开药箱,扒拉着瓶瓶罐罐,叮叮作响,在哪儿呢?杏儿说过,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能从鬼门关救回来。

    找到了,丁姑姑拿出一瓶药,又从药箱里拿出两瓶药。

    “我这里的药,一瓶里只吃一颗就好了,退烧的,消炎的……”丁姑姑塞给了林大夫道。

    林大夫看着棕色的药瓶,上边没有任何正规的标识,只有瓶身上贴着医用胶带上面规规矩矩用正楷写着主治、服药的方法。

    “这药?”林大夫迟疑地看着丁姑姑。

    丁姑姑看着他满脸疑惑,赶紧解释道,“哦!这是曾经在医院工作的一个老中医大夫制的药丸,我保证药到病除。”目光坚定地看着他道,“林大夫你就放心用药吧!出了事情我扛着。”

    “死马当活马医吧!”林大夫一咬牙狠下来道,话落拿着药瓶转身离开。

    在林大夫身影消失在门帘后面,丁姑姑虚脱的瘫坐在炕上,双手不自觉地紧紧的抓着炕上的被褥,感觉心都被揪在了一起了。

    他怎么会在这儿?怎么会这样,丁姑姑知道他遭受到了冲击,庆幸他跟儿子不能见面,却从未想过让他遭受这样的侮辱。

    该怎么救他,那些人看样子不好相与。本来她想试一下,能否给他换一个良好的治疗环境,可是话到嘴边,丁姑姑又咽了回去,现在不是意气用气的时候,不能打草惊蛇了。

    本来不会再想起来的,本来以为就算见到了会认不出来的,没想到只是不经意的一眼,却将他给认了出来。

    倏地坐直了身体,自己不能离开岗位太久,想要知道他具体的情况还得去打听,打听。

    丁姑姑起身走到脸盆架旁,将脸一下子扎进了盆中的清水中。

    夕阳下,微红的光透过窗户在窗户透射下一片斑驳的光影,那缕缕光束照射着空气中飞舞的点点灰尘,衬得房间内安静的很。

    却听见丁姑姑的心跳如鼓,失了节奏。

    直到闷的喘不过气来,丁姑姑才腾的一下水花四溅,站了起来,仰着头,睁开红红的眼眶,水顺着光洁的脸颊流了下来,滴在了衣领上晕出一片水色。

    丁姑姑拿起毛巾,敷在了脸上,擦了擦,将毛巾搭在了脸盆上,捋了捋耳边的碎发,步履坚韧的踏出了家门。

    &*&

    薛建彪被丁姑姑如训孙子似的,给训了一顿,那脸乍青乍黑的,瞪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组长,现在怎么办?”

    “老子特么的知道咋办?”薛建彪说完就后悔了,赶紧改口道,“我去向上级请示一下。”直接出了院子,去了楚场长的办公室,敲开了办公室的门。

    “楚场长,借用一下电话。”薛建彪黑着脸站在办公前看着楚场长道。

    “请吧!”楚场长面色不愉地说道。

    薛建彪拿起了听筒,却看见楚场长不动如山地坐在藤椅上,“咳咳……”他不自在的轻咳两声。

    楚场长抬眼关心地问道,“薛组长也感冒了。”

    薛建彪闻言气的差点急火攻心,这老家伙,是真不知道,还是给老子装傻。

    干脆直白地说道,“麻烦楚场长回避一下好吗?”他摇摇手里的听筒。

    “哦!我妨碍你了吗?”楚场长无辜地看着他道。

    这家伙胆肥了,以往唯唯诺诺的,他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他让他抓鸡,不敢撵狗。

    是因为有撑腰的来了吗?

    情况紧急,薛建彪也没时间,更没心情同他耍嘴皮子,直接道,“你妨碍我了。”

    楚场长闻言刷的一下脸涨的通红,“不妨碍你了。”说着起身抬脚离开。

    薛建彪拨通了上级的电话,汇报了一下这里的情况,结果没有得到表扬,反而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务必保住他的性命,特么的老子要个死人能做什么文章。”

    “是是!我一定想法设法的保住他的性命。”薛建彪点头如捣蒜道。

    “事情办不好,老子摘了你的脑袋。”

    薛建彪放下电话,食指掠过自己额头,地面上甩出一流汗。

    出了办公室,疾步朝院子走去,踏进院子后,薛建彪就嚷嚷道,“快,快接到上级指示,将人换到清爽干净的西里间。”

    “是!”大家齐行动,将应太行给换到了西里间。

    林大夫拿着药来的时候了,被请道了西里间。眼底闪过一丝讶异,很快就恢复如常了。

    林大夫进了西里间,很明显给东里间是天差地别。

    “林大夫,麻烦你了。”薛建彪着急地请求道。

    林大夫从自己的急救箱里,掏出三瓶药,打开,用上面的服用办法,将黑不溜丢药丸倒在手里地儿。

    淡淡的药香弥漫在空气中,闻着这药香味儿,林大夫莫名的充满了了信心。

    掰开他的下巴将药放进嘴里,入口即化。

    “这样就可以了吗?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薛建彪看着躺在炕上男人,面部安静祥和,如果不是胸口微微的起伏,真的如死了一般。

    “只能等了!”林大夫眸光静静地看着他,“希望他求生欲再一次发生奇迹。”

    “我先走了,有事情再来叫我。”林大夫从炕上起身道。

    “林大夫你还是别走了,在这里等着好了。”薛建彪见人要走赶紧拦着道。

    “薛组长,我在这里也没用啊!”林大夫为难地说道。

    “可有你在,出现问题,我们可以第一时间救助。”薛建彪说着将人给摁在炕上说道。

    “可是我得去向丁副主任汇报一下吧!”林大夫看着他犹豫地说道。

    她?薛建彪还真不敢一下子就拒绝了,虽然不在一个系统,可这官大一压死人,瞧瞧人家那咄咄逼人的态度,那就是底气。刚才是事情可是让他记忆深刻,人家占着理,更占着天时地利人和。

    于是退而求其次道,“这是林大夫你汇报完了在回来,无论如何人得给我们尽力救治。”

    有林大夫在场,真要出了什么事,他也可以向上级交代。

    “那好吧!”林大夫点头答应道,话落起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