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074章 有惊无险

目录:六零俏军媳| 作者:秋味| 类别:都市言情

    产房外安安静静的,丁国栋他们只能耐心的等待,也不敢大声的说话,怕吵着睡着的丁如鸿了。

    只有产房时不时的凄厉的传来一声惨叫,听在丁国栋他们三人耳朵里心惊胆战的。

    忽然急促凌乱的脚步声从产房传来,门被砰的一下推开,王医生出来一脸惊恐地说道,“产妇,难产。”

    丁国栋将孩子一把交给沈校长,一个健步冲了上去,揪着她的衣领怒道,“你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了。”

    “就是难产。”王医生惊慌地说道。

    “你出来干什么?还不进去。”丁国栋火冒三丈地说道。

    王医生哆嗦着双手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以前怎么接生的。”沈母走过来,气急败坏地说道。

    “她们都是躺在产床上自己生的。”王医生脸色红涨困难地说道。

    “国栋,你别勒死她了,现在赶紧想办法?”沈母提醒他道。

    丁国栋气急败坏地将她摔在了地方,转身大步的离开。

    王医生被丁国栋给勒得差点儿喘不过气来,匍匐在地方,使劲儿咳嗽,眼泪的都咳出来了。

    丁国栋扶着叶教授走了过来,“叶教授拜托你了,进去洗一下!”看着趴在门口的王医生道,“你给老子让开。”

    王医生一看是叶教授,立马爬起来,展开双臂拦着他们说道,“不行,他不能行医。”

    “你特么的给老子让开。”丁国栋气急败坏地说道。

    “你还有没有原则、有没有立场。”王医生不怕死地说道。

    “我特么的老婆难产,你现在给我讲原则、立场。”丁国栋气地朝她吼道,“你让不让开。”

    “不让!”王医生双手拉着门不知死活地说道。

    “你……”丁国栋气的抬起了脚道,“不让是吧!”

    就在双方坚持不下的时候,“我可以进去吧!”韩颖的声音从她们的背后传来。

    “小韩!谢天谢地你终于来了。”沈母看着韩颖道。

    丁国栋直接一脚将王医生给踹到了一边儿,“韩姐,拜托你了。”

    韩颖直接进了产房,换上了干净衣服,戴上了手套。

    进到产房那些‘医生’给吓得都不敢靠近产床,一个个缩在墙角。

    沈易玲脸色苍白,双眸雾蒙蒙的,张着嘴如岸上的鱼一般张着嘴呼吸着稀薄的空气……

    看情形不妙啊!韩颖检查了一遍,眉头紧皱。

    沈易玲感觉眼前有人影,眨眨眼,泪珠话落,待看清眼前的人是谁后,嘴张张合合的。

    韩颖爬在她的嘴边才听见她说道,“韩姐,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求你了。”声音嘶哑,细弱无声。

    “易玲,你……这件事我不能做主。”韩颖脸色煞白的转身出去,打开产房的门,“沈院长……”

    “小韩,你别不说话啊!”沈母看着脸色难看的韩颖道,激动地抓着韩颖满血的双手道,“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韩颖眨眨蓄满泪水的眼眶道,“情况不乐观,保大还是保小。”

    一句话重重地砸在三人的心上,沈母身子一软坐在了地上给吓蒙了。

    沈校长由于抱着丁如鸿闭上了眼是一下子泪流满面。

    “保大。”丁国栋想也不想地说道,“我们保大。”抓着韩颖的胳膊道,“韩姐听见了吗?我们保大,保大,没有大的我要小的干嘛!”

    “可是易玲的意思是救小的。”韩颖看着他们说道。

    “不听她的,不听她的。”丁国栋使劲儿晃着韩颖的胳膊道,“听见了,我们保大,保大。”

    “大小我都要。”丁海杏清脆甜美的声音犹如似的传来。

    “杏儿。”丁国栋激动地看着丁海杏红着眼眶,哆嗦着嘴唇道,“我……你嫂子……她……”

    “我知道。”丁海杏如一阵风似的,消失在他们面前道,空气中只留下,她的声音,“等我们出来再聊。”

    丁海杏走进产房,浓重的血腥味儿充斥的鼻翼,给自己念了个清洁咒,消消毒。

    疾步走到产床前,直接从治疗箱,倒出两粒药丸,塞进了沈易玲的嘴里。

    “嫂子,是我,能听的见吗?”丁海杏看着脸色如白纸一般的沈易玲。

    沈易玲眼睛雾蒙蒙的看不清眼前的人影,却听得出丁海杏的声音,可是却无力发声。

    忽然感觉一股热流充斥着四肢百骸,感觉身上也有了力气,眨眨眼,看清了丁海杏激动地说道,“小姑子,小姑子,孩子……”

    “放心,我会把那小家伙亲自揪出来,打他的屁股,折腾妈妈这么久,该揍。”丁海杏拿出针灸包,直接用清洁咒给消毒了。

    手指捏着针,如闪电一般扎进穴位,然后才去迎接小侄子的到来。

    “小淘气,还真是要姑姑亲自来迎接你吗?”

    有了药丸、针灸、真气三大加持,丁海杏顺利的将小家伙给迎来了。

    “你来的正好。”丁海杏看着进来的韩颖道,“清理一下孩子,羊水污浊。我来照顾我嫂子。”

    韩颖被丁国栋催着进来帮忙,进来时,就生了。

    这速度快的,太不可思议了,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小家伙。

    “还愣着干什么?快清理啊!”丁海杏催促道,“注意口腔、耳道……”不忘提醒道。

    “是!”韩颖接过孩子先口腔清理的一下,拍着他的屁股,终于一声高亢的婴儿声溢出他的小嘴。

    “听见了吗?听见了吗?”丁国栋激动地说道,搀扶着沈母坐下道,“爸、妈,咱没听错吧!”

    “没错,生了,生了,听声音是个健康的孩子。”沈校长高兴地又喜极而泣道。

    韩颖将孩子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的清理一下,顺便检查了一下,才给孩子穿上小衣服,包了起来。

    在回头时,就看着丁海杏正在给沈易玲清洗,手法熟练,根本就不用自己帮忙。而沈易玲除了因为失血而脸色苍白,精神却还好,真是跟她刚进来时那种频死状态,简直是判若两人。

    这简直是太神奇了,丁海杏察觉她的目光,头也不回地说道,“去把孩子抱出去,报个平安。”

    “哦!哦!”韩颖赶紧抱着孩子出去,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