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208章 为难

目录:六零俏军媳| 作者:秋味| 类别:都市言情

    说话当中沧溟两兄弟放学回来了,两人没有回家,直接来医院了。

    看见病房里的沈易玲与红缨道,“大姐,舅妈。”

    “放学了。”红缨看着他们两个道。

    北溟扑向红缨哭诉道,“大姐,妈妈她……”

    “大哥,大哥,你快来看看妈妈有什么不一样。”国瑛激动地说道,也转移了北溟的注意力。

    北溟推开了红缨,转身看着病床上的妈妈。

    沧溟跑到病床前,双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妈妈略显苍白的脸,看了个仔细,惊喜的发现,抬眼看着国瑛道,“妈的脸色好了很多,这嘴唇也红了。”

    “嗯嗯!”国瑛高兴地点点头道,“舅舅的话,看来真的管用。”

    “那咱们就继续努力。”沧溟挥舞着手臂浑身充满干劲儿道。

    “沧溟你们在这里,我们回家做饭去。”红缨看着孩子们说道。

    “好!”沧溟点点头道,“正好我们跟妈妈说今儿在学校干了什么?”

    “那好我们走了。”沈易玲看着孩子们道。

    沧溟看着红缨说道,“大姐,来的时候,把我们的描红拿来,学校不留作业,我们得完成妈妈布置的作业。”

    “嗯!”红缨点了点头道,双眸扫了一下空荡荡的病房,看来要拿的东西还有很多,最起码的被褥,毛巾都得拿来。

    少不得晚上必须有人在这里守夜。

    红缨和沈易玲出了病房,红缨就迫不及待地问道,“舅妈,您询问过主治医生,结果如何?”

    沈易玲停下脚步,抬眼看着她,面容严肃地说道,“你要有心里准备。”

    “我知道了。”红缨抿了抿唇说道,攥紧双拳,现在有我来保护这个家。

    “好了,快走吧!”沈易玲拉拉出神的红缨道。

    两人直接回了家,沈易玲拿起电话先给丁国栋打了个电话,将主治医生的话转述给了他。

    丁国栋虽然心里已经有准备了,可是心情还是跌落谷底。

    放下电话久久不能平静,这事要怎么告诉爸妈。

    老人家还不急疯了。

    可这事又不能瞒着,迟早得说啊!于是拿起电话拨通了丁姑姑的电话。

    “姑姑。”丁国栋紧了紧手里的听筒道。

    “国栋,领导有什么指示啊?”丁姑姑闻言打趣道,言语中尽是戏谑之意。

    “姑姑,没下基层啊?”丁国栋深吸一口气道。

    “幸亏你的电话来得及时,明儿我就下基层了,这不是马上就秋收了。”丁姑姑笑着说道,“说吧!有什么事?”

    丁国栋闭了闭眼难过地叫道,“是有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听声音这么的严肃,快点儿说。”丁姑姑言语轻松地说道。

    “姑姑,您是家里最为坚强的人,所以这件事要先告诉你。”丁国栋沉声说道,满心无力的很!

    丁姑姑闻言皱起了眉头,“怎么?你跟侄媳妇吵架了,还是侄媳妇家又出事了。”自言自语地说道,“不该啊!政策现在趋缓了,还是你管不住自己的嘴,惹祸了。”紧张兮兮地胡乱的猜测。

    “姑姑,我没事,我们都很好。”丁国栋赶紧说道。

    “那你突然来这么一句干什么?”丁姑姑微微摇头道,“到底想说什么?痛快点儿。”

    丁国栋极快速的将事情说了出来,好半天都没有听见丁姑姑的声音,不放心地对着听筒叫道,“姑姑,姑姑。”

    “确定吗?”丁姑姑找回自己的声音沙哑地说道。

    “易玲刚和主治医生谈过,非常确定。”丁国栋无奈地说道。

    “好了,这件事我知道了,大哥、大嫂那里有我。”丁姑姑直截了当地说道,“好了,我挂了。”

    “啪……”的一声将电话给挂了。

    再不挂电话,她怕自己控制不住了,吸吸鼻子,起身搓着双手在办公室内走来走去,直到消化了消息,平复下来情绪,一抬眼窗外已经是夕阳西下了。

    丁姑姑直接骑车回了杏花坡。

    丁姑姑站在门口,望着院子里炊烟袅袅,抿了抿唇,微微扯起嘴角,朝里面喊道,“大哥、大嫂,我回来了。”

    丁妈闻言从厨房走了出来道,“小姑子你可是稀罕了,怎么回来啊!”

    “我想你们了呗!”丁姑姑故作轻松地说道。

    “这话可听着怪怪的。”丁妈狐疑地上下打量着她道,“我可不相信,夏收后,几个月了我可没见你回来一次。”

    “这不是回来了。”丁姑姑一脸尴尬地说道,转移话题道,“我哥呢!”

    “你哥,你还不了解,天不黑不回来。”丁妈一脸笑意地说道,“怎么找你哥有事?”

    “没事。”丁姑姑微微摇头道,接着又问道,“嫂子,做了什么好吃的,在这儿我都闻到香味儿了。”夸张的吸吸鼻子。

    “杏儿寄来的风干鱼、海参……”丁妈转身朝厨房走去,边走边说道,“这丫头带着那么多孩子,还弄这些干啥?我又不是不会,哪里用她寄。”

    丁姑姑单单只是听见杏儿两字,瞬间又红了眼眶,别过脸,抬起胳膊,擦了擦双眼。

    丁妈进了厨房,坐在炉灶前的小板凳上,一抬眼正好看见丁姑姑擦眼泪,“小姑子,你咋了?”

    “哦!没什么?”丁姑姑回过头来,勾起唇角,露出大大的笑容道。

    “没什么?你眼睛都红了,出了啥事了。”丁妈担心地问道。

    “嫂子,别瞎想,我是眼睛里飞进个小虫子。”丁姑姑直接跑到了水盆边,“还没弄出来,我洗洗脸。”蹲下来双手拘水,扑到自己的脸上。

    这下子分不清是泪还是水了。

    丁妈满脸疑惑地看着她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咱家种了驱蚊虫的草药,不该有虫子啊!”

    丁姑姑闻言差点儿栽倒在洗脸盆里,就这么水淋淋的转过身道,“谁叫我倒霉呢!”走进厨房转移话题道,“启航呢?”找了凳子坐在了丁妈的身边。

    “跟着你哥呢!”丁妈提起来宝贝孙子,满脸的笑容,滔滔不绝的说着小家伙的趣事。

    “国良把启航送来真是送对了,我感觉你哥都年轻了。”丁妈乐呵呵地说道,“不然家里就剩下我和你哥,大眼瞪小眼的,有了启航,一天不知道要多说多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