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武当现状

目录:武当掌门| 作者:中原盟主| 类别:武侠修真

    “我们老爷说你是有大爱之人,是真正为民着想的武林高人,让我对武当的现状再加以支持,这有黄金百两,张掌门……”沈立摆了摆手,一名手下给他抬进一箱黄金,黄金里面有十条金块。

    沈立目光闪烁,眼角余光看着张无极。

    张无极一看到黄金,立马就激动了,但看沈立目光……好像不对劲啊!这会不会是他在试探?如果是的话,那拿了黄金岂不显得庸俗?

    于是张无极生动的把激动的表情演绎成生气,怒道:“沈管事,你当本座是凡夫俗子,会看重这些身外之物吗?既然如此,本座就不奉陪了。”

    沈立见状,被吓了一跳,刚才……张掌门不是激动的浑身发抖吗?难道是气他太低俗了?

    一想到这,沈立连忙抱拳行礼道:“张掌门……是在下唐突了,请您不要生气。”

    “沈管事,我张无极为人两袖清风,岂能帮了你沈家就受你沈家金钱贿赂,如此行径,本座与凡夫俗子有何区别?你若真有心就登顶武当,看看武当来投的难民,给他们一个温饱。哼!”张无极一甩衣袖,那愠怒的神色让沈立信以为真连连道歉赔不是。

    在沈立的一番好说歹说下,张无极才缓和下目光来,看着沈立道:“这种事下次不可为之,否则本座绝不原谅。”

    “张掌门,不会了,真不会了,张掌门请坐下来,叫掌柜的快点上菜,再不上菜他这里不用开了。”沈立请张无极坐下来,回头对着手下喝道。

    “好的沈爷。”那名手下去说了之后,掌柜的连忙回到厨房中催促着大厨们。

    很快一桌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就摆放在台上,沈立道:“张掌门,这杯我……”

    “吧唧吧唧!”

    “这味道不错……”张无极看到菜就动筷了,哪还记得住你沈立是谁,这几天在江边吃的东西虽然香,但吃多也腻歪了,现在看到红烧肉、椒盐牛排、蒜香排骨这些美味,当场就忍不住了。

    沈立尴尬的举着杯子,暗道这道长是性情中人啊!不好钱财,不好色诱,只好口舌之欲,他暗自想着回头一定要跟苏州老家那边的人叮嘱一声,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张掌门,什么事都能摆平。

    一顿饭过后,张无极带着不舍的眼光看着沈立手中捧着的那一盒金条,那可是黄金啊!他前世就是买戒指给李莉都是TM买镀金的,真金的戒指他都没摸过。

    唯一摸过的应该是他修手机那会,摸了一把手机主板的零碎黄金配件了吧?

    张无极暗叹:好想摸一把黄金啊!要是能摸一把,应该很爽吧!

    如果萌妹知道张无极的想法,肯定得说怪不得张诺博士说你吊丝本性在八十一世纪活不下去了……

    吃饱喝足,张无极告别沈立离开了十堰坝,往武当山而去。

    此时的武当山,正从从四面八方涌来上千人,这些人有孤单只影,也有三五成群,也有江湖豪客侠士。

    这些江湖豪侠的到来是想看武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他们可以尽一份能力。

    那些难民来到武当山,在看到武当山山门前一大锅粥,几十笼包子热腾腾的,感动的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流。

    每一个难民脸上身子都很脏,但苏雨潇却不嫌他们脏乱,看到一些小女孩,孤苦伶仃的样子,她眼眶通红,替小女孩抹了一把脸,让她们坚强的活着。

    小云与小艺两人也在一旁帮忙打粥,眼眶通红,好几次看到那些饿的不成样子的难民,哽咽的说不出声来。

    泪水在他们眼眸打转,每当想滴落下来,他们就悄悄回头抹一把。

    人群中的难民吃着热腾腾的粥,面包是葱香肉馅的,久违的肉香味让他们感动的泪水横流,吞咽都带着哽咽。

    不知道是谁,呐呐自语的唱起了爱的奉献,随后感动了大片的难民,他们也跟着浅唱,最后都放声高歌,难民哭成一片。

    一旁看着的一群壮汉豪侠,看到这一幕都被感动的默默擦泪。

    是谁说男儿流血不流泪的?在今天这环境中他们就流泪了,而且这泪水,流的很不是滋味,胸口就好像被大石头压着,难受异常。

    “这位老伯……呜……你的粥……”小云看着一名年过半百,瘦骨嶙峋,满头白发的老者,他赤着双脚,由于天气寒冷,导致他的脚跟爆裂,鲜血从中溢出,他就好像毫无感觉一般,踩在地上。但当他挪开脚,白玉石阶上就有着凝固的血液,看起来触目惊心。

    小云哽咽着,老者点了点头,带着苍老的声音说道:“谢谢,你们都是好人,长命百岁。”

    老人说完回头走到两名小男孩身边,一手递过一碗粥给大一点的孩子,一个手递过包子给年龄小一点的孩子,道:“孩子,你们饿,多吃点……”

    “爷爷,不要,你吃吧!我们不饿了,你快点吃,趁热吃……”

    “咕噜!”

    两个小孩子肚子还在咕噜咕噜响,可见刚才吃过了一点还是不够饱,这时候看到他们爷爷递过来的东西,肚子又叫了起来。

    老人笑道:“嗨!爷爷不饿,听话,现在长身子,快点吃。”

    两个小孩闻言,对视了一眼,都摇了摇头。

    这一幕看着大家的眼里,大家都被感动哭了,苏雨潇更是梨花带雨的再拿着四个包子走过去,说道:“老人家,你们多吃一点。”

    “这苏姑娘就是好心啊!”

    “是啊!这老头也不简单,从濠州那边一路逃难过来,儿子被强行征兵,儿媳觉得生活困难,想不开自尽,留下两个孤苦伶仃的孩子。”

    “哎!要是人人都能如张道长所说,都献出一份爱来,世界肯定会变得很美好。”

    “呜呜……”

    哽咽声从这里传出,大部分妇孺孩子都被这种气氛感染,哭的一塌糊涂。

    突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叫起。

    “苏姑娘,你这就不公平了吧?凭什么那老头可以拿多四个包子,大家不都是一碗粥一个包子吗?”一名年轻壮汉,带着一个孩子,高声喊道。

    另外好几个年轻点的人,也跟着喊道:“是啊!这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