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我不介意

目录:武当掌门| 作者:中原盟主| 类别:武侠修真

    “诗诗……我不想隐瞒你,我有喜欢的人了。”张无极摇了摇头道。

    “我知道,是雨潇妹妹吧?我不介意的。”沈诗诗微微摇头,睫毛微微颤动,认真的直视着张无极的双眼,道:“无极,不管如何,我这辈子都赖上你了,你也不要想着逃走,因为你再怎么走,你也逃不出武当山。”

    张无极闻言,无奈的摊了摊手,看着沈诗诗问道:“你到底看上我哪里?我跟你说,你其实不用这样,不要因为我救了你就想以身相许,我不是这样的人……”

    “我也不是这样的人。”沈诗诗美眸瞥着张无极,轻咬红唇,呢喃道:“我是真想把我的一生托付出去,而你显然就是那个值得我托付终生的人。”

    “你我了解甚微,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误了一生,另外……那什么,我用手的,你不必放在心上。”张无极说完尴尬了下来,跟人家女孩子说这事多尴尬啊!

    沈诗诗一开始还不理解是什么意思,突然看着张无极的手,再一想起春宫图……她脸色顿时羞红了下来,嗔怪道:“谁问你这个了,臭无极……”

    “那什么……我是想说,你放心,你的清白还在,我那是秉着医者救人的心态,要不这样……你当我是一名年过半百的老头,我给你治好病,你给我一些小赏钱就好。”张无极尴尬道。

    沈诗诗闻言,娇怒道:“张无极,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你看了人家女孩子的身子,你还说人家清白还在,你……”

    沈诗诗说着,葱白玉指指着张无极,眼泪都在眼眶里面打转了,由此可见她心里此时不好受,毕竟古代最讲究的就是清誉了。

    一个大家闺秀,被一个年轻小伙看了身子,还看了私密花园,还用了手来替她治病……想想都让她羞涩又愤怒。

    羞的是张无极用手乱碰她的私密地方,怒的是张无极碰了她还说她清白在,不打算负责。

    “喂……你别这样啊!咱可以做兄弟啊!你这样多不好?”张无极看着沈诗诗就要哭了,他都有点急了,万一惹来了沈老爷子,沈老八他们,到那时候可就不好解释了。

    “谁要跟你做兄弟,我要做你的妻子。”沈诗诗咬牙切齿,娇哼一声,昂着头,再不昂着头眼泪就要掉落下来了。

    张无极道:“行……做妻子做妻子,但你别哭啊!搞得我好像欺负了你似的。”

    “这可是你说的。”沈诗诗说完从衣袖掏出一张纸来。

    张无极看到纸张上的内容,眼都直了,这丫头是故意的,订婚什么鬼的都是假的,他要的是一纸婚书。

    看着父母见证那里,沈万三的名字笔走龙蛇,铿锵有力,张无极顿时哀嚎了一声,这沈诗诗是有备而来的啊!

    “这个,诗诗,我也不怕跟你坦白,我这人缺点很多。我睡觉老放`屁,爱打呼噜……”

    “没事,那天我不也睡的挺香的。”沈诗诗低着头,红着脸,轻声呢喃。

    张无极还能说什么?人家女孩子都坦白到这份上来了,他要再拒绝,再废话就真是个娘们了,婆婆妈妈。

    但一想到武当山上的苏雨潇,张无极脸色又不太好看了,毕竟再怎么说他与苏雨潇两人都算是情定终生了。

    现在又跟一个沈诗诗签一张婚书,要是被苏雨潇知道,苏雨潇还不得被气死。

    实则不然……

    大概十天前,沈诗诗已经寄了一封信到武当山了,这封信是给苏雨潇的。

    这封信的内容无外乎是说张无极为了给她治病,然后才跟她擦出爱情火花什么的,沈诗诗信中也有说,等她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再亲自登顶武当山,跟苏雨潇道歉。

    苏雨潇在收到信的一开始,很愤怒啊!但后来听说大丰城中,治病救人的乞丐药无极就是张无极后,她才没那么生气。

    再细细打听大丰城张无极发生的事情,她又心疼张无极了,好在有一个沈诗诗在暗中帮助张无极。

    这也就让她心里稍稍宽慰,觉得沈诗诗不是一个花瓶,至少能给张无极一点帮助,好让张无极红尘锻心的时候少受点苦。

    “是不是担心雨潇妹妹说什么?”沈诗诗说完又从衣袖里拿出一封书信。

    入目熟悉的字体,字体清秀,工整平齐,落笔处写着“苏雨潇”三个字。

    这些字张无极认得出来,正是苏雨潇写的,上面写着看了别人家的女孩子就不能耽误了人家,如果喜欢的……可以带回武当山看看。

    武当上家大业大,不在乎多一个女人什么的。

    不过这话怎么看都有点酸酸的感觉。

    “现在你放心了吧?”沈诗诗娇哼一声道。

    张无极白了沈诗诗一眼,道:“你都算计好了,我还能说什么?”

    “那你是签呢还是不签?哼!不签我就走了,再也不理你了。”沈诗诗觉得她这么美丽,张无极绝对把持不住对她的喜欢,加上看到苏雨潇的信,张无极肯定会跟他签下婚书。

    不料张无极都不知道他还能在这个世界呆多久,能不与女人粘上关系的,他都尽量避开她们。

    此时再一听沈诗诗这么一说,张无极顿时开心的说道:“行,那你先回去吧!”

    沈诗诗闻言,蹭一下站了起来,绫罗绸缎的裙摆被张无极的凳子压在地上,此时强行站起来,长裙被扯了开来,露出一身月白色的华服。

    张无极尴尬了,连忙闪开到一旁,道:“这可不关我的事,这是你自己起来的。”

    沈诗诗皓齿轻轻咬着嘴角,白皙玉手把衣裙褪去……

    张无极看着这一幕,顿时慌神了,问道:“你……你这是干什么?”

    “你说干什么?今晚本小姐就占用你这房间了。”沈诗诗娇哼一声,婚书丢在台上,张无极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沈诗诗说完,踩着优雅的步伐,一步步的上了张无极的床。

    张无极见状,扶着额头,无语的很。

    不过他今晚并不打算睡觉,有冰晶玉髓补充灵气,他更多的是想着先提升实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