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五章 四大才子

目录:武当掌门| 作者:中原盟主| 类别:武侠修真

    ??“公子你看,在画小圣身后的那个是书小圣,名叫韩墨,几年前科举的状元,写起一手字来,骄狂的时候字如关张孔武有力,温驯的样子又如温柔女子一般柔弱。X”

    “当年他赶考的时候,一篇治国策略上交内阁,深受当今相爷看重,亲笔书信他四个字‘才华横溢’被人传唱至今。”

    “不就一个相爷看重,有何值得如此传唱。”张无极撇了撇嘴道,年轻人的心里嘛!看到别人如此赞誉同龄人,心里多少是有些不痛快的。

    “这公子或许就不知道了吧?脱脱丞相可不是什么普通人呢!他是二十多年前的金科状元,写诗作词无所不能。”

    “在其伯父伯颜的授教下,一手字可以说当今天下,能与之攀比的寥寥无几。”

    “他很少送人牌匾词句,但却为了书小圣送出四个才华横溢的字来,由此可见书小圣确实是有些才华的。”依云小声道。

    张无极闻言,看了过去,那韩墨嘴角始终挂着一抹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他们也就三十左右的年龄,这年龄正是花丛采花的好年龄,想必花魁夺艳盛宴上会一鸣惊人吧?

    张无极看向其余两人问道:“那两个呢?”

    “那两个左手边那个长相有些阴柔的叫玄月琴,有点像女人的名字,但其弹奏的音律却往往会引人入胜,带人进入一种如梦幻般的景象中。”

    “当然!我也是听人家这么说,具体是不是真有如此效果就得听过他琴音的人才知道了。”

    依云言罢看向最后那名男子,那名男子双眼精光闪烁,双眼打量着四周围,看到好看的女人就会暗暗点头,熟记在心。

    “那个就是四小圣最后的一位棋小圣了,他虽然排名末尾,但他的才华也是无需置疑的,琴棋书画他样样精通,虽然比不上画小圣与书小圣等人出神入化,但也不是普通人能比较的。”依云说完带着艳羡的神色道:“如果我也能认识这样的才子就好了,有他们写诗的感觉一定很美妙吧?”

    依云话音刚落,张无极便白了他一眼说道:“依云,我那天不是给你念了一首诗?”

    “你的不算……”

    “怎么就不算?难道我念的诗比他们差?”张无极白了他们一眼,这时候刘宗洋与韩墨等人就落座在张无极身后不远处一张桌子上。

    他们也不要什么雅间,毕竟他们出来就是为了拉关注的,去包间还有谁知道他们出来谈论风花雪月?

    在坐下来的时候就听到了张无极说他已经念了一首诗,然后还说这首诗不会比他们差。

    这听得他们暗暗摇头啊!毕竟能与他们比诗词歌赋的,在整个中原武林,也就一些比他们年龄稍大一点的施耐庵,高启等人了。

    不过到现在这些人都不来大都,想来是不愿意过来丢人现眼吧?在他们看来,今年这花魁夺艳盛宴,不单止是美人夺艳,他们才子也要争个才高八斗回去。

    这将是一个莫大的殊荣啊!

    “不是……主要是公子的诗……有辱斯文了。”依云说到最后声音都小了很多。

    “这有什么,自古男女相处,无不是为了释放身体的**,郎情妾意两浓浓,鱼水之欢醉今宵啊!”张无极一句话,高调的卖弄了一下文采。

    张无极得意的扯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就是看不得别人比他还要高调,比他还要成万人迷。

    果然,张无极才说完这话,书小圣韩墨就来了兴趣,接茬道:“这位兄台鱼水之欢只醉今宵,韩某不才,想给你出个对联,不知道兄台可对得上?”

    张无极闻言,摇头不语,并不想与他们争强好胜什么的。

    “难道这位公子不敢吗?”书小圣韩墨看张无极不理他,脸上略带愠怒之色,难道是看不起他?

    依云在一旁轻轻的拉了一下张无极的衣袖,然后对韩墨投去一个很抱歉的神色来。

    张无极见状,只能应声道:“不知道兄台想出什么对联?”

    “就来个简单点的大家玩玩?”书小圣抱着随便玩玩的心态说道。

    “无所谓。”张无极耸了耸肩,他虽然是学历史专业,但他对古文也很有研究,虽然不说才高八斗,才华横溢,但也不差。

    “行,你就便玩玩,兄台请听题。”

    书小圣韩墨先是打量了四周围环境一眼,接着笑道:“佳馆佳酒佳菜佳人,大都佳处,这位兄台请……”

    张无极闻言,也是看了现场众人一眼,看到诸多男人对酒馆的一些漂亮女子投去痴情之色,一些女子又对这四名琴棋书画四小圣投去爱慕之色。

    张无极轻咳了一声,道:“痴人痴心痴相痴情,为何痴情?”

    依云闻言,细细的咀嚼了一会,突然看了众人一眼,发现众人对酒馆佳人此时……不正是跟张无极所说的那般,痴人痴心痴相痴情吗?他鼓起双手惊喜道:“哇!公子对的好工整啊!”

    众人咀嚼了一会张无极所说这下联,都暗暗点头,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一丝丝惊色。

    酒馆端菜送酒的女子,此时也略带诧异的神色看着张无极。

    张无极倍感有面子啊!就差站起来,捋须站直摆出一副装比的样子,突然好想来一把扇啊!要是有一把扇,岂不是可以很愉快的装比?

    有了这想法,张无极脑海挥之不去啊!都有种不干道士,要做风流才子的冲动了。

    韩墨微微沉吟,点了点头笑道:“兄台此下联对的工整无缝,但在末端却似在问众人为何痴情,那就请张公子提一提横批?”

    张无极闻言,再次沉吟半晌,细细一看,韩墨等人在这大冷天的还摇曳着一把扇子,心里顿时不平衡了,直言不讳道:“佳人好酒恰逢骚客。”

    一开始众人都还没领悟到这是什么意思,但看张无极的目光落在刘宗洋等人手中摇曳的扇子中。

    突然有男人哈哈一下笑了起来。

    “哈哈!这横批提的好,非常好。”

    依云等人都还没理解就看韩墨脸色阴沉了下来。

    刘宗洋与玄月琴几人闻言,彼此对视一眼,默默的合上纸扇……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