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四章 三榜榜首

目录:武当掌门| 作者:中原盟主| 类别:武侠修真

    ??“两位老先生客气了,在这幅画还没成型的时候,我看着也很丑,但什么东西都有两面性的,在事情还没结果的时候,还是不要妄下定论的好。X”张无极虽然嘴上说着不客气的话,但却也暗讽他们还没结果就妄下定论。

    差点让他这巨作化为尘埃啊!

    两位大学士被张无极这么说,脸上多少挂着尴尬的神色,不过他们都知道这是他们的不对,毕竟刚才画卷也不是张无极亲自送上来的。

    这是被人嘲讽着送上来的,他们看都不想看直接就扔了。

    人群中的何痴梦看向一旁呆滞着的刘宗洋,连续碰了刘宗洋好一会,刘宗洋都还没反应过来,再一看刘宗洋胯下某处,裙摆略微突兀。

    何痴梦懂了,这魁妃她没希望了,主要原因还是刘宗洋对自己的画作都没信心,反倒是看到了张无极的画作,顿时来了雄性本能反应。

    由此可见张无极这幅画有多大的影响力了,让一名本来就是画作大师的人,自己作出来的画没有引自己入胜境,反倒是别人作出来的画令他入胜。

    良久,刘宗洋才缓过神色来,双眼带着一抹淫`秽的神色上下打量了何痴梦一眼,何痴梦情绪有些失落,原本想着今晚献身给刘宗洋的,现在却有点兴趣缺缺了。

    归根到底还是觉得刘宗洋不是一个稳重的人,这样的人托付终生,很有可能伤害的是自己。

    有了这样想法的她,隐隐与刘宗洋保持一定的距离。

    刘宗洋愕然的看着这一幕,想问何痴梦这是为何,但现在人那么多,他也不好意思问出来打脸。

    不死心的韩墨与木上生,还以为刘宗洋能踩张无极,没想到又被张无极打脸了,这让他们脸上火辣辣的啊!

    什么屁的术有专攻,人家张无极就tm全才好吗?

    突然,台下有人问道:“张掌门,你这画卖不卖?”

    “卖的话我给一百两。”

    “才给一百两?我给你五百两,只要你卖给我。”

    张无极闻言摇了摇头道:“这画谁也不卖,谁也不给。”

    张无极这么一说,柳月梅顿时不乐意了,今晚是她举办的花魁争艳盛宴,理当所有人作出来的诗词歌赋都是她们的。

    毕竟最后拿奖励的时候,她们给出一百两黄金。

    柳月梅虽然不乐意,但脸上也没有表露分毫来,笑盈盈道:“张掌门,我得纠正你这话呢!万一你要是成为了今晚的榜首,那可是可以获得一百两黄金哦!然而你所作的诗词歌赋都将会是我的。”

    “哦?是吗?那这榜首我不要就是了。”张无极笑呵呵的说道:“以免我乱七八糟的东西,脏了柳妈妈的不是?”

    张无极也没有称柳月梅为姑娘了,直接喊她妈妈,这等于彼此已经站在了对立面上。

    对这柳月梅,张无极是没有半点好感的,所以没打算给她什么好颜色看。

    柳月梅闻言,脸上闪过些许尴尬的神色,也知道她刚才说张无极画的乱七八糟已经在张无极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了。

    但为了能拿到张无极这画,她还是得厚着脸皮说道:“张掌门……”

    “柳妈妈不用说了,画卷我是不会给你的,至于你们怎么评分,怎么奖励,那是你们的事情。”张无极说完让李师师把画卷卷起来。

    李师师点了点头,虽然她还没看到画卷的真容,但她相信画卷上的东西肯定很火爆,不然也不会让下方的众人纷纷叫嚷着要出几百两买张无极这幅画。

    现在不看就不看吧!等回头再看是什么东西,竟然如此引人入胜。

    柳月梅心里难堪不已,但脸上却得保持着笑容,还想说什么,奈何张无极已经留一个背影给她,带着李师师下台了。

    在台下的杨玉环脸上闪过尴尬之色,心里暗骂自己是猪,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惹这张无极呢?

    如果知道张无极有这么好的画功,而张无极好像也准备答应帮她作画,她自己为什么要换宋濂呢?搞得现在别说魁首了,就是魁妃都没她的份。

    杨玉环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就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难受啊!

    下了高台的张无极与李师师回到原本的位置上,张无极放眼看去,发现依云脸红的低着头,胸脯的起伏不停让张无极暗暗称赞:不错不错,有那么大了,就不知道手感如何了。

    再低头看去,发现依云双腿交叉一起,隐隐有些颤抖的样子,张无极露出意味深长的神色。

    李师师疑惑,上前拍了一下依云,依云一下惊醒了过来,双腿一夹,一股舒爽的感觉,让她浑身突然颤抖不休了起来。

    李师师愕然的看着,这时候张无极走到依云身旁,替依云遮挡了她颤抖的娇躯,免得别人笑话她。

    发生如此同样事件的不单止依云一个人,还有朝廷一些高官的女子,此时正带着面纱坐在包厢中,一想到张无极画出的巨作,浑身都燥热的不行了。

    有的女子在单独包厢,甚至忍不住放手过去轻触……

    ……

    钱志杰站在台上,此时脸上最尴尬不过了,原本他想设定一点要求来难住张无极,没想到张无极没难住,相反还让张无极作出一副哪怕是他都把持不住的惊人巨作。

    好一副春宫图,看的他身子也一阵燥热。

    莫香风看向钱志杰问道:“钱大人,你看……”

    “还有什么好看,这么多画作中,就张掌门的可以堪称惊艳,其他人的平平凡凡,毫无波澜。”

    “就是!这钱大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知道你们有没听说过,张掌门之前在苏州城,好像因为一个女子不从张掌门要求的姿势,直接把苏州城最大的金凤楼给拆了。”

    “我也听说了,敢情张掌门喜欢解锁新姿势啊!不然那姑娘也不至于不配合他。”

    “钱大人是踢到铁板上了,这一脚踢的应该很疼了吧?”

    “哈哈!他疼不疼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了。”

    众人的交流让台上钱志杰脸上闪过尴尬与羞怒的神色……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