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苍天没眼

目录:武当掌门| 作者:中原盟主| 类别:武侠修真

    陈友谅在走进来的时候也发现了站在大厅中央身形娉婷,肤色白皙,美貌无双的李师师,在那一瞬间,他怔了半晌……

    他完全没想到……李师师会这么美,那娇嫩的红唇,白皙无暇的面容,娉婷婀娜的身段,无不注释着美人的标准。X

    就连眸子间的那抹冷意,都是那么的美,远看似江南女子,柔情似水,近看如冰山美人,眸子寒光闪烁。

    这是一种很矛盾的第一感官,但陈友谅确实是心动了。

    自古才子江南地,美人皆在流水家。

    李师师的美艳带着成熟与妩媚,但又不失纯净与甜美,一个女人美艳到这个地步,足矣足矣!

    陈友谅嘴角挂上一抹笑意,不过他的双眼,就好像永远是这么阴翳的,哪怕他嘴角再怎么扯动笑脸,再怎么表示内心的欢喜,但那双眼睛注定是改变不了的了。

    陈友谅在途径李师师身旁的时候,嗅着李师师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淡淡的清香,不由得深吸了一下鼻尖,一股香风吸入鼻腔,陈友谅感觉与美人在一起,人都精神了不少。

    原本看着大雪瓢泼影响心情的陈友谅,顿时变得精神了起来,一扫之前的那种不悦心情。

    尹奎进来后就站在大门口的方向,他知道陈友谅有事情要处理,他只能尽到一份将军的职责。

    暗夜拉着李师师来到桌案前,陈友谅走到桌案前一挥长袍,坐了下来。

    暗夜抱拳行礼道:“拜见汉王。”

    “嗯!”陈友谅挥了挥手,此时低头看去,当他看到桌案上铺着一张画的惟妙惟肖的绝世佳画,他第一时间就入迷了。

    画中美人娇柔如水,男子身形挺拔,他直接忽略了男的,定睛看着女子,画中女子的双眼就好像直视着他,让他怦然心动。

    他暗呼此女,太美艳了,如能拥有如此美人,夫复何求?

    这时候暗夜咳了一声,道:“汉王,你要的李师师我已经带回来了,案上佳画乃张无极所作,画中男子正是出手阻挡我暗杀元惠帝的武林好手。”

    陈友谅闻言,缓过神来,带着意犹未尽的神色,看了画中男子一眼,他从画中男子面貌上看出了修炼过的痕迹来。

    这是张无极画功了得,把画中男子太阳穴画的凹陷,这是修炼上乘功法才会出现的迹象。

    普通功法不会影响到太阳穴。

    这男子……未曾听闻,他如果有暗夜这样的实力,没理由在中原武林没半点事迹,想到这,他看向暗夜道:“暗夜,回头调查调查此人,我怀疑此人非中原武林人士,调查清楚是哪里的人。”

    “是汉王。”汉王领命离去。

    这时候陈友谅看向李师师,看着李师师的美貌更胜画中女子,但他心中就好像挥之不去画中桥本凉的身影,已经装不下她人了。

    李师师虽然容颜美艳,但对他来说,目光都被画卷上的女子给吸引了。

    此时看着李师师最多带着欣赏的神色。

    陈友谅平静的说道:“早有听闻荆南李师师大名,今日一见,师师姑娘确实称得上国色天香,美艳无双啊!”

    李师师冷笑着看陈友谅,也没说话,她就想知道陈友谅掳走她到底想干什么,另外,他心里恨透了这个人,竟然杀了壬妈妈与施悦妹妹,她要报仇。

    “师师美人,这是何意?本王看得起你,欣赏你的美丽,你这般对待本王?”陈友谅突然一拍作案,站了起来冷声道。

    李师师闻言,冷声道:“你杀了我壬妈妈与施悦妹妹,你还指望我会给你好脸色?”

    “杀了你壬妈妈?”陈友谅一愣,转尔挥了挥手道:“一些刁民,杀了就杀了,有什么好可惜的?”

    “本王坐拥三十万雄兵,迟早踏平大江南北,你要识相的就乖乖做一个小女人,要什么妈妈妹妹没有?本王封你为王妃。”陈友谅心里不爽,不就死了几个普通人嘛?

    对他来说,大西北哪天没死人?但又怎么样,天道有轮回,该死的人命运就是这样。

    “呸,我才不稀罕,我就是嫁一条狗也不会嫁给你,更何况,就你这种不顾他人生死的人,能当皇帝?”

    “那肯定是天道瞎了,让你这种草菅人命的屠夫当皇,苍天没眼。”李师师冷眼看着陈友谅,冷言冷语。

    站在大门口处的尹奎见状,怒吼一声道:“贱婢,你敢出言不逊,老子劈了你。”

    李师师回头冷眼看着尹奎,冰冷的声音道:“来啊!我李师师虽然是一介女子,但也不会怕你这种草菅人命的屠夫,你们都该死,天下绝对不会是你们的,哈哈……”

    李师师说到最后都笑了起来了,这一刻,要么死了就死了,只要他不死,他始终会找陈友谅报仇,绝对不能让壬妈妈与施悦妹妹白死。

    陈友谅阴沉着一张脸看着李师师,就在尹奎的大刀劈落在李师师身上的时候,陈友谅伸指一弹。

    “哐当……”

    内力外放,陈友谅已经是筑基境的高手。

    尹奎大刀被弹飞了出去,尹奎看向陈友谅抱拳道:“汉王,此贱婢出言不逊,诅咒大汉朝不得天下,我杀了他。”

    “你下去。”陈友谅沉着脸挥了挥手,转尔看向李师师,眸子闪烁着精光道:“你想死?呵……本王就不让你死,你不是说我得不到天下吗?”

    “本王就留你一条命,迟早要让看到大江南北,辽阔中原都将会对本王俯首称臣。”陈友谅说这话的时候霸气侧漏,衣衫鼓鼓吹动。

    李师师冷眸看着陈友谅,丝毫不为所动,就好像看透了陈友谅是绝对得不到天下的。

    陈友谅满腔热血,但看到李师师冷眸看来,脸上闪过阴寒的神色。

    “来人。”

    “嗖嗖!”

    外面顿时走进了四名带刀侍卫,他们进来后陈友谅摆了摆手道:“把李姑娘带下去,好生伺候,莫要怠慢了李姑娘。”

    “是,大王。”众人上前带着李师师往宫外一座独立的泉园走了进去。

    在护卫们离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