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芷若泪眼

目录:武当掌门| 作者:中原盟主| 类别:武侠修真

    张无极看两女离去后,他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但从目前中原的局势来看,是有点乱了起来了。X

    张无极心中有些惆怅,在乱世往往的出英雄的大好时机,但自己穿越这一世,并没有如他心中所想那样可以建功立业,成就一世英明。

    这是所有男人心中都想着去做的事情,正因为如此,义军四起的情况下,才有那么多人加入义军,欲要与义军征战四方。

    最后辅助义军夺得中原天下,功成名就,成为开国元勋。

    张无极也有这样的想法,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宁愿不当什么武当掌门,他宁愿弃笔从戎踏上一条带领义军走向胜利的道路。

    然后自己称王称霸,那种感觉想想都很爽,可惜,他也就只能想想了。

    张无极无奈的摇了摇头。

    ……

    五天后,满世界找张无极的武当派弟子们都收到了召回书,在收到召回书后,他们都开始往武当山方向赶了回去。

    在赶回去的路上,他们都顺便往附近的山门登门而去,告知他们武当派五月初五论剑,诚邀他们前往。

    那些受过邀请的,都被他们二次提醒而让这些门派的当家做主人连连表示一定会前往参加武当论剑之事。

    弟子们能得到诸多肯定的消息,自然是开心的离开。

    毕竟能让更多的人前往武当论剑,就证明了武当派的能量已经无形中在他们心里上升到很高的地位,开始有几十年前武当派鼎盛时期的迹象了。

    他们也相信,有张掌门的带领下,武当派只会越来越强,最终影响到所有门派,就跟少林一样,一声令下,召集武林各派,武林各派无不响应。

    一想到这情景,武当派的弟子们都更加的卖力了。

    此时,山门前,武当派一名弟子前来登顶峨眉金顶,一袭灰白相间的道袍,后天六等的实力。

    这实力在武林来说算不得高手,但也不失门面。

    弟子田欢登门拜访了峨眉派后,告知峨眉武当派论剑在即,希望峨眉届时能准时到场。

    在金了点头。

    对同样是武林正统的武当派弟子,灭绝师太并没有表现出那种强盛的气势来,相反露出一副比较和蔼的笑容,站起来对着武当弟子抱拳恭送。

    武当弟子田欢简直是受宠若惊啊!连连抱拳道谢离去。

    在离去的时候,田欢心中无比的激动,想不到现在武当派都强悍到这地步了,连江湖人称狠辣无情的灭绝师太都这么给武当面子。

    能成为武当弟子绝对是他们莫大的殊荣。

    灭绝送走了武当弟子田欢之后,站她身边的灭亡师太上前来说道:“师姐,近日芷若这丫头好像是发了狠一样修炼,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灭绝师太闻言,皱了皱眉头,哼道:“谁知道她又要耍什么小性子,这丫头前几天都不知道去哪里野了,回来就一直这样。”

    灭亡略带无奈的神色,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其实是芷若又对武当张无极念念不忘了呢?前些时日有人来峨眉说芷若会见奸夫无极。

    想来前段时间芷若离开峨眉,也是到外面避一避,以免门派中的其她弟子们会说闲话。

    灭绝这时候瞥向灭亡道:“师妹,你是不是又找韦一笑去了?”

    灭亡闻言,先是一愣,转尔点了点头道:“嗯!见到了,他还是那样……”

    灭亡在说到韦一笑的时候,嘴角扯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就好像很喜欢聊韦一笑一样。

    灭绝见状,摆了摆手道:“合适的话,你就离开峨眉吧!”

    “师姐……”

    “不用说了,这本就是大爱的世间,你有执念也无法避世红尘,与其这样痛苦,倒不如离开。”灭绝说完大步离去。

    灭亡问道:“师姐……那……芷若……”

    “芷若的事情,想都没得想,我倾囊相授,把毕生绝学都传了给她,我是不允许她动情的,另外师妹你不用劝我,我意已决。”

    “有的事情,总的有人付出,每个人都追求完美人生,那么谁来承受现实的残酷?”灭绝沉声道。

    灭亡只能长叹了一声,师姐对芷若这方面的事情,那是铁了心的决定绝不容许芷若嫁人了。

    那芷若这辈子,可就很苦了。

    灭绝离开,走向芷若闭关所在的后山壁崖中。

    此时,芷若一袭粉红色长裙,眸子如水般直视着远处峰峦叠嶂,山谷崎岖,起伏高低不平。

    良久,芷若嘴角微微抽扯了片刻,想到张无极送给她的那一幅画,此时正贴心的放在她的胸口,她伸出葱白嫩指,略带颤抖取了出来。

    打开画卷,一股油墨的清香散逸而出,看着画卷中的女子,她嘴角微微抽动了片刻,转尔如水般的眸子默默的落下两行泪珠来……

    “啪嗒!”

    泪,如决堤的河水,沾湿了画卷女子的姿容。

    “呼啦啦!”

    突然,一道轻功声音响起,灭绝从远处飞行而来。

    芷若听到有人施展轻功而来,她仓促间连忙把画卷给折起来……

    在把画卷收起来的匆忙瞬间,灭绝师太还是看到了画卷上的女子面容,那正是芷若的。

    她伸手一招,画卷直接飞往灭绝手里而去。

    芷若心里一惊,浑身一颤,接而带着紧张的神色看着灭绝说道:“师傅,那是徒儿的东西……”

    “丫头,什么时候你的东西都要跟师傅分那么清楚了?”灭绝重重的哼了一声道:“我倒想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这东西你看了又看,我原本不想参与进来,但看着你每日以泪洗脸,我倒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灭绝沉声哼道。

    随后灭绝展开了画卷,当看到画卷中的女子娇容,她心里也是一惊,要不是有几滴泪水沾湿了画中女子的发丝,那这幅画简直可以堪称完美啊!

    再对比一下芷若的美貌,她隐隐觉得这画中的女子看起来更加的自信明媚动人。

    现在的芷若,相反有点死气沉沉了,就好像对这世间充满了厌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