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元倭联手

目录:武当掌门| 作者:中原盟主| 类别:武侠修真

    大都金銮殿上。

    元惠帝高坐在金黄色的龙床上。

    下方正站着四名东洋武士,这些东洋武士腰间配着一柄两指宽的弯刀,气势很是雄浑。

    为首的正是带领侵华支队的井岗大佐,其余几名都是他的心腹手下。

    一旁站着丞相脱脱,脱脱一脸淡然,就好像没看到这几名武士一样。

    井岗大佐神色严峻的说道:“大帝,我们没有很大的野心,我们只想拥有一个门派得以栖息,只要你同意给我们一块地盘,我们可以相助你们大军拿下西北陈友谅,西南朱元璋与东南张士诚。”

    “大和帝国绝对会给你们卖力,这一点大帝你不用担心。”井岗大佐说道。

    坐在龙床上的元惠帝闻言,沉吟了起来,东洋倭寇,贼子野心,他们早就知道了。

    多年来一直有犯他们东南沿海边境,狼子野心的,对他们进入中原,很有可能就是引狼入室。

    元惠帝有大毅力和大野心,如果不是早年被伯颜控权,元蒙帝国又何至于有今天这样的局面?

    现在他想改变局面已经没办法真正去改变了,只能想办法战一波。

    能赢了,元蒙继续掌控天下,不能赢的话,他也不会让各路义军好看。

    他现在犹豫着要不要和东洋倭寇合作,合作吧!可能会引狼入室,不合作吧!自己面对三方面义军,压力也很大。

    别看他们现在几十万大军溃压张士诚,一旦三大义军直逼他们大都来,他们也只有落败的份。

    当然!这样的几率他们也知道不太可能,所以并没有过多的害怕。

    根据脱脱丞相的话就是可以和他们合作,但以后他们在中原武林所受到的待遇,只能算是正常人的待遇。

    并没有任何的优待,不然膨胀起来又将会是另外一支义军了。

    元惠帝沉吟良久方才说道:“你们有什么高手可以相助我们?”

    “我是一名半元婴的高手,如果在武林需要的同时,我们可以清楚元婴境界的高手来相助。”

    “只要大帝你能答应我们的要求,给我们划分一个屈居之地,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吗?”元惠帝平静的问道。

    “没错,我们要求的并不多。”

    “告诉我,帮助我们是不是还有下一步的计划?”元惠帝在问话的时候,双眼直视着井岗大佐。

    井岗大佐闻言,嘴角扯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元惠帝看出来了,他们是有接下来的计划,他一直都知道对方是有接下来的计划,但他却也知道,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井岗大佐笑了笑道:“不影响大帝的利益。”

    “合作可以,但我大军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必须听我们大军的支配。你们所要的地盘,事成之后,长江中游一段路,可以给你们。”元惠帝说道。

    “大帝,我可以要一个明确点的地段吗?比如长江中游那一段路?是一整条路还是……”

    “一整条路……你还真敢想。”元惠帝抽动了一下嘴角。

    一整条路,那可是意味着一个行省了。

    “呵呵,开个玩笑,我也知道这不可能。只是想确认一下什么路罢了。”

    “这点会有人和你具体谈一谈,现在我需要用到你们的兵力,给我拿下襄阳府,我要大军顺利拿下东南地区,你能做到的话,跟你谈话所需要的地域不够,你再来找我。”元惠帝说道。

    “大帝……这样不妥……”

    “如果你不做,那就不要再来寻求合作了,一点小事情都做不好,没什么好聊了。”元惠帝说道。

    井岗大佐闻言,脸上闪过不甘心的神色,但看到元惠帝已经离去,剩下脱脱丞相在,他只好看向脱脱问道:“相爷,不知道长江中游那一段路?”

    “方圆十里,具体到时候再谈,你们先做出点成绩来再谈具体的?”

    井岗大佐闻言,他知道了想轻松说服元惠帝,那也是不可能的了。

    毕竟元惠帝现在就给了他们一个明确的目标,你要是能给我拿下襄阳府,我再跟你好好聊这方面的事情。

    连襄阳府都帮不了他们拿下来,那他们的合作也没必要再继续下去。

    井岗大佐最终只能颓废的离去,但想到大和帝国进驻东南地域的事情,他又不得不咬牙,一定要坚挺下来。

    回去后,他开始安排麾下的人,快速赶往襄阳府去。

    他要早点落实好襄阳府的事情,然后让元军给他们地盘,给他们一个栖息的地方。

    不然的话,他们始终是一个没有身份的人游荡在中原武林。

    井岗大佐这里紧密安排着,在襄阳府几十里外的元蒙大军也厉兵秣马,每日前进十里,直接给襄阳府很大的压力。

    元蒙的大军好像也有高级谋士在其中,其实是一个行军的策略方式,为的就是造成襄阳府人心惶惶,张士诚等人坐立不安。

    ……

    三天过后,井岗大佐的人前来投奔答失八大将军,答失八这些时日的连战连捷让他整个人都充满了一往无前的气势。

    他虽然不是武林中的高手,但他的实力却堪比一些筑基境界的高手,所以一身军威赫赫。

    井岗大佐看着这些铁血军队,他们都暗暗感叹,果然,军队才是最容易磨砺人的地方。

    他们虽然都是高手,但却没有军人们的那种热血沸腾,为了战争,可以奋勇直前。

    襄阳府军,张士诚这里人心惶惶,张士诚紧急召集下方所有兵将开始商议着怎么应对。

    大部分的将领都说要死守,而张士义却说死守已经没有意义了,大军南下成了必然之势。

    听到张士义这话,张士诚才后悔莫及,如果张士信在这里的话,或许张士信给出的建议绝对不是一退再退。

    但在……现在哪里还有张士信的身影?剩下的只有张士义之前的谋略失策,还嘴硬着说不是他的谋略问题,而是天时地利所影响。

    张士诚再一次想起了之前慈祥大师跟他说的话,他虎口主富,却没有帝王之命。

    还说他最后兄弟会惨死……

    想到这样的结果,他木讷的看着天空,到底何为天意?莫非张无极就是天意,杀不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