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节哀顺变

目录:万古魔君| 作者:燕云十三| 类别:散文诗词

    幻境台,顾名思义就是一座幻阵,位于庄园南面一座湖中心。..。

    当伊秀儿用上百块灵石‘激’发幻阵后,湖心阵台上的杨玄与独孤宇身子一颤,神魂出窍,来到了一处奇异的地方。

    这是幻境空间,上方满天星斗,光华璀璨,脚下则是一座悬浮于高空上的坚硬战台。

    “唰!”

    独孤宇对幻境台显然很熟悉,手腕一抖,一把古朴长剑出现。

    看剑柄的样子,与他抱在怀里的那把连鞘长剑几乎一模一样。

    杨玄虽然第一次进入幻镜台,但他两世为人,对这种幻阵并不陌生,意念一动,手中多出了一把很普通的上品灵剑。

    “这次比剑,咱们只比剑术。”独孤宇说道,周身战意升腾。

    “行。”杨玄点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

    独孤宇深知杨玄剑术不俗,也没多说什么,将修为压制到与杨玄相当的程度,纵身凌空掠来。

    他的速度快若疾电,但他手中的剑更快。

    人还未到,一道剑光宛如流星划破虚空,极速在杨玄眼前放大,直指他面‘门’而来,无比的锋锐,冷芒四‘射’。

    “好剑术!”

    杨玄大声喝彩,一招稀松平常的直刺罢了,但独孤宇俨然已经练到了信手拈来,炉火纯青的程度。

    杨玄没有畏惧,反而很兴奋,手中剑的斜斜向上一撩,划过模糊的轨迹,当的一声弹开了独孤宇的长剑。

    然而,这才是开始。

    无论是杨玄还是独孤宇,都从未想过一剑就能拿下对方。

    当当当!!!

    一道道绚烂的火‘花’飞溅,两人身形辗转挪腾,不断挥剑,‘激’战起来。

    “很好,你的剑术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独孤宇眸光如电,越战越勇,手中长剑当空一劈。

    这是虚招,剑在途中,迅速振腕疾刺,直击杨玄的咽喉。

    “来得好!”

    杨玄剑眉一挑,跨步闪身。

    手中长剑瞬间疾挥,化一片剑雨寒芒,挡住了独孤宇的必杀一剑不说,还展开了犀利的反击,剑身喷吐剑气,如暴雨梨‘花’一般,连续十几剑闪电攻向独孤宇。

    独孤宇无畏无惧,剑势一变,手中利剑疾如奔电般,化为无数道匹练,挟着阵阵慑人锐啸,与杨玄对抗。

    一时间两人周身笼罩剑影光幕,好似变为了两团剑刃风暴,叮叮当当的碰撞起来,一股股劲风肆掠开来,天地间狂风大作,火‘花’刺目。

    同一时间,幻镜台外,一道十几米大的影像在阵台上空浮现。

    伊秀儿与东方云几人,可以通过影像,清楚的看到杨玄与独孤宇的战斗。

    “我就知道杨玄的剑术也不弱!”何少天感叹道。

    “是啊,居然能与独孤宇这个剑狂战成平手,这实在让人没想到。”千醉砸嘴。

    “平手?这可未必。”

    何少天想到自己与杨玄比拼‘肉’身的战斗,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苦笑。

    “怎么,两人谁也奈何不了谁,难道不是平手吗!?”

    李宁蔚讶然。

    通过影像望去,杨玄与独孤宇剑术不凡,出神入化,短时间内绝对难以分出胜负。

    “杨玄让着独孤宇呢,等着瞧吧,百招过后,独孤宇就会败北。”

    伊秀儿知道杨玄的‘性’格,嘻嘻笑道。

    ……

    “杨玄,你的剑术很强,我接下来会使出毁灭剑意,你且小心了。”

    久战不下,独孤宇不再留手,催动毁灭剑意。

    轰!

    一股恐怖的气势从他身上释放,让杨玄的攻势一滞,不由得飞退出去,‘激’发了杀戮剑意。

    独孤宇在剑道上的天赋极高,是个为剑而生的剑道天才,想要击败这种天才,杨玄也不得不动用杀戮剑意。

    “战!”

    两人齐声大喝,势可凌天,挥剑冲向对方,展开大对决。

    刹那间影像剧烈‘波’动,有种承受不住要崩溃的迹象,惊的伊秀儿赶紧投入了大量灵石。

    幻镜台在圣域大陆并不稀罕,但承受力有限,想要提升其承受力就得消耗更多的灵石。

    “动用剑意了,不知毁灭剑意与杀戮剑意比起来,孰强孰弱。”

    李宁蔚目不转睛,边关注着影像内的战斗边道。

    “剑意有杀戮,毁灭,不朽三种,其中杀戮剑意与毁灭剑意难分伯仲,何况杨玄与独孤宇都领悟了三重剑意,还真不知道此战孰胜孰败。”千醉说道。

    “杨玄必胜。”伊秀儿挥舞着粉拳道。

    东方云与何少天没有说话,但两人心中都明白,杨玄会赢。

    这是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影像内,战斗异常‘激’烈,两人身形闪烁,以快打快,虽然没动用什么秘技,但靠着剑意,每一击的破坏力都很惊人。

    望着两人周身剑气,光华万道,千醉只觉得脊背凉飕飕的,赶紧取下酒葫芦灌了几口压压惊。

    这就是剑者,以杀伐凌厉而著称。

    尤其领悟了剑意的剑者,几乎每一剑都相当于一种强大秘技。

    “酒鬼,我就纳闷了,你这个葫芦看上去不大点,里面装的酒够你喝吗?”

    伊秀儿疑‘惑’不解的道,老是看着千醉饮酒,却不见这个巴掌大的葫芦内的酒水见底,这实在是古怪的很。

    “呵呵,他这个可不是寻常的酒葫芦,而是一件空间秘宝。”李宁蔚笑着道。

    “嗯,这葫芦名唤碧‘玉’天罗葫,一种太古妖藤上长出来的果实炼制而成,里面空间巨大,足以装下一座方圆数千丈的大湖。”

    千醉眉飞‘色’舞,略带得意的道。

    要说他身上什么东西最珍贵,那无疑就是他的碧‘玉’天罗葫与腰间挂着的黯然**箫了。

    其中前者是太古秘宝,后者则是一位炼器大师炼制,吹奏出来的曲子能让人忘却烦恼,身心舒畅。

    “战斗快结束了!”就在此时,何少天开口道。

    闻言,其他人纷纷定睛朝影像望去,就见杨玄在付出轻伤的代价下,一剑‘洞’穿了独孤宇咽喉。

    “好可怕的一剑!”

    千醉惊呼,这一剑太快了,一闪而逝,仿佛刹那芳华,穿透一切阻挡,刺破万古。

    连独孤宇都没来不及作出反应,就被秒杀了。

    东方云,何少天,李宁蔚三人,同样震撼。

    杨玄的实力太强了,难怪能战胜霸无道,即便如今只是比剑,一剑之威也能击败剑狂独孤宇。

    在四院,独孤宇的剑术是出了名的强,难有人能撄其锋,但如今杨玄竟然击败了独孤宇,其剑术堪称同代之最。

    噗!

    影像破灭,杨玄与独孤宇神魂归窍,相继睁开眼来。

    在幻镜台内战斗,若是被杀死,神魂也会受到强大冲击。

    若是意志不够坚定,那就真的死了。

    而独孤宇身为一名剑者,意志自然不必多说,除了神魂回归‘肉’身后脸‘色’略显苍白以外,并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

    “独孤兄,承让了。”杨玄抱拳道。

    “我败了。”

    一声轻叹,独孤宇愿赌服输,从储物戒指拿出一枚‘玉’简递给杨玄,“这里面记载着我如何领悟的毁灭剑意,你看完后还我。”

    “多谢。”

    杨玄接过‘玉’简,凝神查看,发现里面只有一幅影像。

    影像内,夕阳西下,晚霞满天。

    一座鸟语‘花’香的山谷内,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少年正在练剑,周身剑光霍霍,卷起满地的落叶与杂草。

    在他旁边不远处的翠绿草坪上,一个身着水绿‘色’长裙,体态曼妙的貌美少‘女’席地而坐,一双芊芊‘玉’手拨‘弄’琴弦,发出悠扬动听的琴声。

    少‘女’不知何人,但少年正是独孤宇。

    看他脸上略带稚气的模样,应该是两三年前。

    在美妙的琴声下,他脸上带着笑容,身形龙腾虎跃,手中长剑划出漫天剑影。

    一时间少‘女’抚琴他舞剑,一切显得无比和谐。

    但好景不长,突然有大群武者杀气腾腾的冲入山谷,对两人展开围杀。

    最终,少‘女’为了保护独孤宇中剑身亡,香消‘玉’焚。

    而独孤宇愤怒之下,浑身爆发出一股恐怖气势,用手中的利剑将所有的敌人斩杀一空,不过他也是身受重创,伤心‘欲’绝的驻剑跪倒在少‘女’的尸体前,发出一道道撕心裂肺的悲号声……

    看到这里,杨玄收回意念,将‘玉’简还给了独孤宇,安慰道:“独孤兄节哀顺变。”

    他已经知道独孤宇是如何领悟毁灭剑意的了,心中不由得深受触动,因为这种领悟的方式实在太过残忍,没有任何人能承受得了。

    或许,正是这份痴情,独孤宇才能极于剑,利用练剑来麻痹自己,忘却悲伤。

    “杨玄,希望你不要把看到的东西告诉别人。”

    独孤宇说罢,转身远去,背影显得无比的孤寂与落寞。

    “杨玄,‘玉’简里面到底是什么?”

    伊秀儿见独孤宇走了,快步来到杨玄身前。

    “你没听到独孤宇的话吗?”

    杨玄收回目光,伸手在小狐‘女’洁白的额头上轻敲了下,叹气道:“我只能说,独孤宇是个有故事的人,除非他自己走出来,不然谁也帮不上忙。”

    “哼,谁没有点故事,不说算了。”

    伊秀儿翻了翻白眼,也未再多问。

    “今日一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没想到杨兄除了‘肉’身强大外,连剑术也如此厉害!”

    李宁蔚甘拜下风。

    他并没有看到杨玄与霸无道的战斗,但窥一斑而知全豹,看了杨玄与独孤宇的剑术对决,也明白杨玄的实力非同凡响,同代罕有人能敌。

    哈小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