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叶飞扬

目录:万古魔君| 作者:燕云十三| 类别:散文诗词

    ?

    山林内并不宁静,兽吼声时不时响起。

    接下来凡是碰到挡路的蛮荒古兽,杨玄再未动用过火焰武魂。

    这玩意强归强,一把火扔出去却连点骨头渣子都剩不下。

    对于杨玄来说,蛮荒古兽的血肉是大补之物,他得储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如此两个时辰过后,天地元气已经变得非常稀薄了,山林间也再难见到任何一株灵药。

    目光一扫,漫山遍野怪石嶙峋,几乎寸草不生,一片荒凉的景象,让杨玄感觉像是来到了一片蛮荒大山。

    “小子,前方百里外有战斗,你可以去看看,对你了解这个世界肯定有所帮助。”

    在此时,炼狱童子说道。

    “你是说有人类在战斗?”杨玄又惊又喜。

    “不仅有人族,还有些少量异族人。”

    “好,我这过去瞧瞧。”

    管他什么种族,只要有人好办了。

    杨玄怕怕帝塔内的各大种族全都死绝了,仅剩下自己这么一个外来人。

    激动之余,他身如疾电,全速赶往事发地。

    虽然炼狱童子没多言,但他明白,发生战斗的地方应该处于这片山脉外。

    ……

    这日清晨,大荒山脉外,一片杂草丛生的乱石林内,两方人马正在激战。

    漫天的光芒飞舞,喊杀声与惨叫声此起彼伏,附近乱石纷飞,随处可见血淋淋的尸体,血腥味弥漫不散。

    一具具的尸体横陈在地,其有两人身躯强壮,头生牛角,要不是牛族人,是某种异种族。

    “退后,全都退后!”

    突然,一方人马在为首者的掩护下快速倒退,动作整齐划一,不见丝毫杂乱。

    “停,咱们也休息会。”

    另一方人马也没追击,所有人在领头者的命令下原地停下。

    一时间,战斗停息,双方人马相距几十米对持。

    “贾海云,我们云岚谷与你们黑风寨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们一来对我们大打出手到底是何居心?”

    一声怒喝,说话的是退后的一方的为首之人。

    这是一个蓝衣男子,大约二十二三岁,身材修长,黑发如瀑,剑眉星目。

    虽然年纪不大,但修为却达到了命陨境七重天,举手投足间都散发出一股远超同龄人的威势,气度非凡。

    “叶飞扬,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识相的速速将龙鳞草交出来。”

    一个其貌不扬,修为与蓝衣男子相当的黑衣男子开口,声音冷冽。

    此人显然是蓝衣男子嘴里贾海云了,在他身后还有一群黑风寨武者。

    “你怎么知道我们有龙鳞草!”

    叶飞扬先是一惊,随即明白了什么,他转身扫视着十几个同伴,冷冷道“是谁,给我滚出来。”

    龙鳞草是他们大半日前从大荒山脉深处好不容易采摘到的极品灵药,若无内奸暗地里通风报信,贾海云等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飞扬哥,你别看着我,我绝不是内奸。”

    “究竟是谁,赶紧点站出来。”

    一群十几个来自云岚谷的年轻武者左顾右盼,全都在扫视着身旁的人,然而却迟迟无人站出来。

    “我数三声,要是还没人站出来,那别怪我施展搜魂术了。”

    叶飞扬脸色一沉。

    搜魂术是他们云岚谷的不传之秘,只有真正的核心人员才能修炼,一旦施展此术,能探知到任何人半月内的所有记忆。

    “飞扬哥,你动用搜魂术,我们也想将内奸给揪出来。”

    有人大声道。

    “是啊,是啊!”

    其他人亦纷纷开口。

    “不必多此一举了,内奸已经被我杀了。”

    在此时,贾海云阴恻恻的声音传来,他随手一指不远处的一具男性尸体。

    “是这个蠢货将消息传给我的,想以此为条件投靠我黑风寨,可惜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被我一刀给宰了。”

    “原来是周枫。”

    “我早觉得这小子不对劲了,没想到真是他。“

    “死的好,这个吃里爬外的狗杂碎,妄我们云岚谷对他这么好,他竟然勾结外敌,陷我们于不义。”

    十几个云岚谷武者破口大骂,每个人脸都充满了怒火。

    这些人除了两个女子以外,其余人全皆是年轻男子,年纪最大的也不过二十三四岁,其修为最低也达到了天人境八重天。

    当有几人甚至还是异族人,有的头生独角,有的脸有着少许鳞片,体形高大而壮硕。

    “哈哈,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呆在你们云岚谷有什么好的,迟早要被我们黑风寨吞并。”

    贾海云大笑。

    他们黑风寨与云岚谷是方圆数万里内的两大势力之一,建立至今已有不少年头,虽然也一直以来相安无事,但小规模冲突不断。

    “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凭你们黑风寨也想吞并我们云岚谷?”

    叶飞扬怒极反笑,一对冰冷眸子盯住了贾海云。

    “若是在以往,我们黑风寨自然不敢动你们云岚谷,但今时不同往日,你们云岚谷谷主半年前前往古域重伤而归,现在应该正在闭关疗伤。”

    贾海云似笑非笑地道。

    “周枫连这件事都告诉你了!?”

    叶飞扬终是变了脸色。

    他们云岚谷谷主闭关疗伤的事情是极为机密的事,在云岚谷内只有几个长老与少数核心天才知道,而这周枫恰好是其一人。

    谁知这家伙为了投靠黑风寨,不仅出卖了他们,连带着将他们整个云岚谷也给出卖了,当真是死不足惜。

    “没错,正是这个周枫告诉我的,所以不仅你们要死,连你们云岚谷也会在今日被我们黑风寨据为己有。”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黑风寨正在进攻我们云岚谷!?”

    “聪明,在我来的路,我们黑风寨寨主与数位长老已经带着大群人马赶往你们云岚谷去了。”

    贾海云冷然一笑,道“你们云岚谷若是乖乖开启防御大阵缴械投降还好,若是拒不投诚,那么今日得在我们荒州除名。”

    此言一出,云岚谷武者全都脸色狂变。

    而众多黑风寨年轻武者却是满脸冷笑,一个个虽然年纪不大,但体型魁梧,凶神恶煞,且人数足足是叶飞扬等人的两倍还多。

    “我们云岚谷建立至今已有几千年,期间经历了数次大战,但始终屹立不倒,绝不会被你们黑风寨击溃。”

    话虽如此,叶飞扬心却焦急万分。

    因为黑风寨寨主可是神力境巅峰的强者,仅凭他一人,他们的云岚谷的防御大阵坚持不了多久。

    一旦防御大阵被摧毁,那么双方势力必将爆发血战,到时候他们云岚谷还不知道能有多少人活下来。

    “很担心是吗,可惜,你回不去了。”

    贾海云阴笑,眸杀机透射。

    他与叶飞扬本有仇,这次不仅是来抢夺龙鳞草,还准备将叶飞扬一并除掉。

    叶飞扬神色冷绝,蓄势待发。

    他明白,接下来会有一番死战。

    唯有杀了贾海云等人,自己才能返回云岚谷。

    虽然明知回去也是送死,但他却屹然不惧。

    此刻,一个云岚谷年轻武者来到叶飞扬身旁,视死如归地道“飞扬哥,这贾海云是铁了心要杀咱们,咱们与他们拼了。”

    “没错,等杀光了他们,我们还得赶紧回去救援。”

    其他云岚谷武者也接连开口。

    他们云岚谷有一座护谷大阵,但大阵再强也挡不住黑风寨的大举进犯,要是回去的晚了,他们在云岚谷内的亲朋好友危险了。

    “还想杀光我们,你们这群废物行吗?”

    “是,也不看看刚才一番混战,你们这一方死了多少人。”

    “贾大哥,咱们休息的也差不多了,这动手,男的全杀了,那个两个女的则留下来乐呵乐呵。”

    一群黑风寨武者喝斥声,淫笑声不绝,全然没将十几个云岚谷武者放在眼里。

    他们不仅人多势众,整体修为也要对面的那些云岚谷武者强出一筹,有信心能将十几人斩尽杀绝。

    倒是叶飞扬天赋高,实力强大,还得依靠贾海云才能对付。

    “贾海云,我刚才已经手下留情了,你最好别逼我。”

    叶飞扬的声音很冷。

    他的修为与贾海云一样,但实力却要贾海云强出少许,先前的战斗也是留了手,不然他有自信能斩杀贾海云。

    “大言不惭,你有几斤几两我一清二楚。”

    贾海云怒目而视,手长刀一抖,一股凌厉无的气势释放,冲向叶飞扬。

    “你竟然领悟了三重刀意!”

    叶飞扬眼睛一眯,脱口道。

    在他身后,十几个云岚谷武者承受不住,相继退后。

    每个人都觉得有把利刀架在脖子,随时有可能割开他们咽喉,让他们死于非命。

    “嘿嘿,想不到,我在几天前领悟三重刀意。”

    贾海云脸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不说他所修炼的各种秘技,仅靠三重刀意,他自认为能杀得了叶飞扬。

    “三重刀意罢了,你还真当你同阶无敌了吗?”

    叶飞扬衣袍鼓动,周身蓝色电光迸现,一股毁灭性十足的气势犹如雷霆风暴一般狂涌而出,轰隆一声压迫向贾海云等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