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天演盘

目录:万古魔君| 作者:燕云十三| 类别:散文诗词

    自古以来,天机宫都是通天界最神秘,最受人敬畏的门派,神圣不可侵犯。

    每一代天机宫传人出世,都会受到各方实力尊崇。

    因擅长推演天机,能提前预知吉凶祸福的缘故,天机宫历代传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极力拉拢,其奉为上宾。

    “一走多年,老夫终于回来了……”

    大山湖边,天玑子驻足而立,感慨万千。

    昔年,他出走大山,为求寻找机缘,与天争命,谁知这一走几乎就成了永别。

    若非得遇杨玄相助,他最终只会化作一堆尘土。

    “师尊!”

    杨玄喊了一声。

    “放心,为师没事。”

    天玑子摇摇头,随手卷起杨玄与杨心怡来到湖底深处,开启了一座尘封已久的传送法阵。

    传送法阵位置隐蔽,没有丝毫气息外泄,寻常人哪怕深入湖底,也很难发现它的存在。

    “随为师入阵吧。”

    闻言,杨玄,杨心怡,忙跟着天玑子迈上传送法阵,来到一处与世隔绝的秘地。

    这里,有山有水,植被茂盛,天地元气极其充沛。

    不用说,这就是天机宫山门所在,虽然过去了漫长的岁月,整个山门驻地却并未荒废下来。

    “此地难道一直以来都有人打理!?”

    杨玄挑了挑眉头,就听一道大喝声忽地自远方群山当中传出,“何人胆敢闯我天机宫山门重地!?”

    “可是师尊的传人?”

    杨玄一脸讶然地望向天玑子,他本以为天机宫恐怕早已无人了,谁知刚来就听到了人声,而通过这道洪亮的声音也可判断出对方的修为低不了,绝对是个高手。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破空而至,那是个满头斑白,身穿粗布麻衣的老人。

    老人看似苍老,一双眼眸却并不浑浊,他上下打量着天玑子,杨玄,杨心怡三人,目光最终定格在天玑子身上。

    “您老是……”

    “老夫玄天玑。”

    “掌教祖师…真的是您啊,小的萧尘参见祖师爷。”

    “萧风是你的……?”

    “是我祖爷爷。”

    “呵呵,原来是小风子的后人。”

    小风子全名萧风,正是天玑子当年唯一的传人,天玑子想到这里,又问了一句,“你祖爷爷呢,是否尚在人世?”

    “唉,祖爷爷千年前就归逝了,临走之际一直叮嘱小的要打理好天机宫的一切,等待祖师爷归来。”

    “你爷爷算出老夫会回来?”

    “嗯,祖爷爷是这样说的,至于您老何时能回来,祖爷爷却无法推算出来。”

    “原来如此,你祖爷爷是怎么死的?“

    听到这话,萧尘眼中闪过一抹愤恨之色,咬牙道:“千年前,古天庭的人找到了这里,欲抢夺我派秘宝天演盘,祖爷爷与我父母为了保护天演盘不被夺走,与来人同归于尽了,而小的因为提前躲了起来才能幸免于难。”

    “古天庭!”

    天玑子脸色一冷,道:“放心,你祖爷爷与你父母不会白死,老夫早晚会为他们讨回一个公道。”

    “多谢祖师爷。”

    萧尘感激地道。

    “这两人是老夫的传人,你们认识一下。”

    留下句话,天玑子就消失了。

    “老朽萧尘,不知这位公子与姑娘如何称呼?”萧尘回过神来,笑着望向杨玄与杨心怡。

    “晚辈杨玄,这是晚辈的妹妹杨心怡,萧老就直接叫我们名字好了。”

    “这怎么行,两位是祖师爷的得意传人,辈分比老朽还要大。”

    “萧老言重了,您老贵为帝皇境高人,晚辈在您面前,又岂敢提什么辈分?您老若是不嫌,咱们平辈论交即可。”

    “平辈论交?”

    萧尘愣了愣,遂点头大笑,“哈哈,如此也好。”

    萧尘看得出来,杨玄是个了不得的天才,这类人即便当下修为不高,早晚也能有一番大作为,前途不可限量。

    ……

    在萧老的热情款待下,杨玄与杨心怡就在天机宫暂时住了下来。

    天机宫有外宫与内宫之分,其中外宫是诸多杂役居住的地方,不过由于千年前的一战,所有的杂役都死了,故而整个外宫就沉寂了下来。

    便是内宫,也仅剩下萧尘一人。

    内宫养心殿,杨玄与杨心怡就住在这里,两人也没闲着,每日大部分时间都在修炼。

    大约三日后,天玑子出现了,一来就递给了杨心怡一个古老的圆盘。

    圆盘半米大,上面刻有诸多玄奥纹路,十分精妙,巧夺天工。

    “这莫非就是是天演盘?”杨玄眼光独到,沉声问道。

    “正是天演盘,此盘乃我天机宫掌教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圣物,能演算天地万物之运势,强大如仙灵,也无法摆脱此盘的演算。”

    天玑子点了点头道。

    “这么厉害,那师尊可否借助此盘,测算下弟子的来历?”杨玄略带期盼地问道。

    “不行,你的来历太过神秘,完全脱离了天演盘的掌控,事实上为师早就算过了,可天演盘上未能显露出丝毫的信息。”

    “这样啊……”

    “世上本无秘密,你也无需丧气,为师相信你有朝一日定能知道自己的身世真相。”

    天玑子说着,随手就将天演盘递给了站在一旁的杨心怡。

    “师尊……”杨心怡不知天玑子此举何意,顿时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我天机宫一脉相承,而你练成了天演术,就是天机宫下任掌教继承人,而作为天机宫下任掌教继承人,你有资格掌握天演盘。”

    “心怡何德何能,可管不了天机宫这么大一个门派呀!”

    “为师说你行你就行,切记把此物保管好。”

    “大哥。”

    “师尊都这样说了,你就拿着吧。”

    “好吧。”

    见杨心怡收起了天演盘,天玑子脸上露出了几分欣慰的笑意,他转头对杨玄道:“你去吧,不必担心你妹妹。”

    “有师尊照拂,弟子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

    杨玄笑了笑,旋即望向杨心怡,“丫头,大哥有事在身,过些日子再来看你。”

    “大哥一路小心,记得一定要回来找我。”

    杨心怡明白杨玄去意已决,虽然也很想跟着杨玄走,但也知道自己修为太低,跟着去只会拖累杨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