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8章 挑唆(加更)

目录:掌家小农女| 作者:墨轻愁| 类别:都市言情

    曹氏见李晟不但和女儿交换了生辰八字,竟然还定了婚期,就在三日后。曹氏那心里悬着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定了。

    最为关键的是,李晟到此下的聘礼,不包括那些礼品,光是礼金就足足给了两千两,这个数字可是将曹氏给吓到了。

    她知道自己的这个女婿有钱,却没有想到,他竟然还如此大方,这真是沈安安三生修得的福气。

    将那两千两到手的时候,曹氏嘴巴都要笑歪了,甚至于连那称呼都直接改了。

    “她姑爷,难得你对我家妮子这么好,她年纪还小,还有很多不懂事的地方,你还请多担待。”

    李晟不由客气道:“爹,娘你们放心,只要我李晟在一日,就不会让安安受到欺负,不会再吃其他的苦。当然她的兄弟姐妹,就是我的兄弟姐妹。”

    李晟这番话,可谓是发自肺腑,可把沈家两口子高兴的。曹氏忙应道:“哎,哎,有你这句话,咱们老两口就是死了也放心了。”说完,曹氏不由朝沈三郎打着眼色,并说:“她爹,咱们新女婿都这么说了,你也表示一下啊。”

    沈三郎看得出李晟时真的喜欢自己的女儿,心里也很高兴,加上这次他给他们沈家挣足了面子,老实巴交的她,嘴里只能傻笑,然后对曹氏说:“该说的你不都说了,对这个女婿,我没意见。”

    惹得旁边的媒人都笑了。最后媒人敲定了成亲的日子,道:“好了,既然大家都说好了,那么三日后,咱们就上门来接新娘子了。”

    “好,好,没问题。”曹氏和沈三郎嘴里都应着了。

    等到李晟要走时,曹氏才想到自家的野姑娘,这都快要成亲了,整日的跑的人没影的。不由拉着他说,“女婿啊,你要是看到安妮子,让她赶紧回来,过几日就要成亲,咱们得做个准备不是?”

    “好的,我看到她一定会给她传话。”

    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沈家这边喜气洋洋,一派欢乐景象。甚至于连一向抠门抠到家的曹氏,今天也因为女儿的婚事被定了下来,给村里人家家户户的派发喜糖。

    听到沈家在发喜糖,赵家赶紧将大门紧闭着。

    虽说王氏给了他们赵家很大的面子,可是李晟这个做儿子的根本就不认账,甚至于人都搬出去了,这可咋整?他们要的是李晟,而不是王氏。

    这会赵家老两口,气的闷在屋子里,不敢出门,生怕走出去了,就被村上的人笑话了。

    一会后有人开始敲他们家的门了。

    “婶子快开门?婶子。”

    春花娘听到是隔壁王婶子,忙将门打开一条缝。那王婶子将身子一侧,顿时进了屋。

    进屋后,王婶子嘴里就打着紧张说道:“哎呀,婶子可是不好了。”

    春花娘见王婶子这神色,心里约莫有了几分不好的感觉。却还是端着架子问了句:“王婶,你这是咋的了,这一惊一乍的。”

    见他们老夫妻神色不对,但是还不知道那件事情,王婶子顿时继续咋呼道:“我说老婶子,你们这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我刚听说啊,那李家二少爷带着聘礼和两千两的礼金,找沈家那二闺女提亲了。”

    “什么?两千两。”

    “真的还是假的?”听到这个数字,春花娘身子抖了抖。要不是她及时撑住,估计当场都得气晕过去。这个排场和礼金数,和王氏给她女儿的,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你骗人。”只见春花娘,这会只气得两眼发直,脸上的表情僵硬,并且黑沉着脸,这模样真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王婶子见她这样,心里对她也有些同情,忙在一旁宽慰道:“老婶子,咱们是什么关系,多年的老邻居了。加上你对我们家平日里都帮衬着,我会骗你?我就是特意给你们打听的。”

    “照这样看,这个李家少爷做事情做的有些不地道,虽说你们春花时做妾的,不能和那正室相比较,可是差别也不能太大。毕竟人家李家也是那个名门望族,他们不会连着一千两的礼金都拿不出吧。”王婶子这么劝慰春花娘,其实也没安着啥好心,只盼着赵家能多要点礼金,她这边也好沾点光,要是赵家念着她的情谊,以后他们两家的关系也会更亲近不是?

    “一千两?”春花娘嘴里喃喃道,她这辈子都没有见过那么多的银子。

    王婶子见春花娘有些动心了,忙趁机煽风点火。“那可不是,再怎样咱春花也是个黄花大姑娘一个,和沈家那丫头又有姐妹情分。那李家二少爷给沈家丫头两千两,给咱春花一千两礼金也不为过吧。”

    春花爹原本躺在床上听到堂屋,这两人的对话,忍不住也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声说道:“咱们得去要,为咱春花讨个公道。”

    春花娘听了,不由叹了口气说:“他爹,你咋也这样说?万一那王夫人不肯给咋办?那样不是让咱妮子以后难做人。再说了,他们李家也出面将我们的账给还了,我们现在再上门去闹,岂不是有些不通情理。”

    没想到春花爹听了之后,气的猛力拍打着床板,因为用力,他更加的气喘,于是便引发了他一连串的咳嗽。那口浓痰卡在喉咙中,吐不出来,春花爹就在那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吓得春花娘,连忙三两步跑回房里,连忙帮他扶了起来,一边猛力拍打着他的背,一边着急的问道:“他爹,你别急,咱们慢慢说。”

    “水,水!”

    王婶子忙从旁边给他端来了水,喝了水后,春花爹嘴里的那口气,才慢慢的吐了出来。

    他道:“这是咱闺女的面子问题,咱们就算是舍了这老脸,孩子的面子不能丢了啊。”

    春花娘听了觉得说的也有道理,一会后她点了点头说:“你容我再想想。”

    王婶子也不急,坐在一旁,慢条斯理的说着。“春花娘,你可要考虑清楚了。毕竟咱这村子就这么大点,这件事情被传的大家都知道了。咱春花也是好姑娘,虽说不及那沈家丫头会做生意,可是在咱们这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好姑娘,可不能吃了这哑巴亏。”

    被王婶子这么一提醒,春花娘顿时醍醐灌顶,不由点了点头说:“对,咱们得找他们去评评理去。王夫人不给咱们做主,我们就去找那李老爷。听说李老爷做事公平公正,一定会给我们一个说法的。

    接下来,几人就在商量着到底怎样拿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头,找李家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