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325章 这孩子还是蛮懂事的嘛

目录:唐时月| 作者:柳一条| 类别:历史军事

    唐时月正文卷第325章这孩子还是蛮懂事的嘛?莒国公府。

    唐俭面无表情地看着跪在跟前的两个儿子,目光在唐授衣的脸上停留了许久。

    “六儿,从明日起,你就不要再去宫中当值了。”唐俭没有听从两人的报怨与怂恿,淡声向唐授衣交待了一句。

    唐授衣一愣:“为什么啊,爹,这次错不在孩儿,是那李丰故意找茬儿,儿子不服!”

    入宫当值金吾卫,是他们这些官宦子弟镀金搏前程的一条明路,运气好的话能得皇上看重,更是能一步登天,平白省去十数年的奋斗。

    唐授衣当初为了求得这一禁卫名额,可是在唐俭的跟前求了好久,现在只因一个小小的安平候就让他离开皇宫,这算什么?

    如果是他自己的过错也就罢了,可这一次,明明是他占理啊!

    唐授衣有点儿崩溃,连自己的亲爹都不给自己做主了,他还能依靠谁?

    唐俭没有理他,扭头又看向唐嘉会,继续道:“还有你,明日亲自到安平候府,去给安平候道歉赔罪。不管安平候重伤是不是因为你的缘故,总是因你而起,也当由你去平息。”

    唐嘉会面色充血,拧着脖子抬头与唐俭对视:“爹,我也不服!那李丰,就是一个十足的无赖,儿子的属下根本就没施重手,只是轻碰了他一下,他就吐血装昏,无耻之极!让我跟这样的人低头,不可能!”

    兄弟二人同时磕头不止,恳求唐俭收回刚才的吩咐,犟得一批。

    唐俭失望摇头,这两个蠢货,直到现在都不没有明白过来,真是让爹失望啊。

    “唐授衣!”

    唐俭直接点名,目光锐利似剑,直视唐授衣,“为父先来说说你的事情,那根福,第一次与你冲突确实错不在你,可是之后呢?”

    “连杨震都出来替他们说情,那李丰更是亮出了他玄甲军监军校尉的身份,你为何还不依不饶,进而将一件简单至极的事情给弄到了如此不可收拾的地步?”

    “如果当时你适当地抬抬手,把事情揭过去,不止可以得到杨震与李丰的人情,甚至还能让尉迟敬德对你另眼相看,日后纵是为父想要把你送去玄甲军中历练,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这么好的机会,你不止让它平白溜走,而且还一下得罪了这么多人,甚至把你四哥都搭了进来,你还敢说你没错,你还敢心有不服?!”

    唐授衣身形一颤,这事儿,还能这么理解吗?

    金吾卫跟玄甲军明明是对头来着,他们兄弟跟尉迟家的哥几个不也是经常约架吗,什么时候他们唐家跟尉迟家竟然可以好到彼此相托的地步了?

    “尉迟家还有玄甲军如何且不去说他,但说杨震与李丰。”唐俭道:“杨震是内侍总管,总理宫内一切事务,而且经常侍候在皇上的身边,深得皇上信任。”

    “这样的人,地位不高,但却能直达天听,能在皇上的跟前递得上话。得罪了他,平日里或许没有什么所谓,但是在一些紧要的关头,尤其是在一些关系着你或是咱们唐家生死存亡的事情上,有时候随便一句不轻不重的话,就能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你这么扫他的面子,难免他的心中不会记恨,在皇宫里,多了这么一个可以在皇上身边讲话的人如此记恨于你,你不会觉得后脊发凉吗?”

    唐授衣一拧脖子:“他敢!一个阉人而已,他没那么大胆子!而且皇上是圣明君主,怎么受一个阉人的蛊惑?”

    李世民最忌内宦干政,所以对于内侍的管理尤为严格,但凡有人敢在宫中搞什么小动作,直接都是以最严苛的刑罚去处置。

    所以,唐初时期,内侍的地位不高,且多为人所鄙。

    唐授衣一个守门的侍卫就敢对杨震这个内侍大总管大喝小叫不给一点儿面子,并不只是因为他是莒国公府的六公子,实是这个时代内侍的行情就是如此。

    “内侍卑贱确实不假,但是你怎就敢保证杨震没有那个胆子?你拿什么来保证?!拿你的前程还是拿我莒国公府未来的命运?!”

    唐俭看着直到现在都还冥顽不灵的儿子,失望摇头,“在宫里,虽不必事事都与人为善跌了身份,但是也没有必要处处得罪他人给自己树敌!”

    “你这个样子,为父怎么放心还让你继续呆在宫里,让你继续去为咱们唐府树敌吗?!”

    唐授衣低头不语,老子一发脾气,儿子一下就怂了。

    “再说那李丰!”唐俭扫了唐授衣一眼,同时目光也在唐嘉会的身上停了停,“你们以为他只是废太子的替身那么简单吗?”

    “皇上已经有近十年都没有亲自册封过县男以上的勋爵,可是这一次,他却破例给了李丰一个二等县候,而且还是实邑封地,你们难道就没有想想这是为什么吗?”

    唐嘉会诺声道:“我们也是事后才知,好像是李丰向朝廷献上了两样可以为主粮的种子,皇上大悦,所以才特别赐下了县候的爵位。”

    土豆与玉米的事情,是在李丰满封候之后才从朝堂上散播出来,唐嘉会知道的时候,李丰满已经吐血被抬到了太医署,已然为时晚矣。

    “他的功劳再大,还能大得过父亲,大得过咱们莒国公府?”唐授衣不以为意,觉得老爹实在是太过小题大作。

    左右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候而已,如何能与他们莒国公府相较?

    有封地并不意味着有实权,守着一片封地养老的贵族多了去了,见了他们莒国人府的人还不是一样得夹着尾巴做人?

    唐俭再次摇头,“土豆与玉米的成色如何,还需验证,不便多说。为父要告诉你们的是,那李丰的身份恐怕并不单纯!”

    俩儿子面面相觑,一头雾水,老爹这是何出此言?

    “爹,你这是什么意思?”唐授衣问道:“李丰还能有什么身份,封候之前,他也不过就是一罪民而已,有什么好担忧的?”

    唐俭往厅外看了一眼,见外面空无一人,厅里的下人也早在之前全都被他给支了出去,现在厅内就只有他们父子三人。

    “接下来我要说的话,出得我口,入得你们二人之耳,切勿再让第四人知晓。”唐俭满面慎重地低声向两个儿子言道:“为父猜测,这个李丰,十之七八就是废太子本人。一个月前被风光大葬到昭陵的那具尸体,很有可能只是一个替身!”

    “咝!”

    唐嘉会与唐授衣同时长吸了口气,满脸地不敢置信,老头子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这种事情也是能开玩笑的吗?

    “爹,就算是你想要吓唬我们,也不必拿废太子来开玩笑,这些话若是传到外面,那可是要翻天的啊!”唐嘉会也不由自主地小心往门外看了看,见确实没有外人,这才轻松了口气。

    唐授衣也出声附言:“是啊,爹,如果李丰真是废太子,他这么折腾图个什么啊,放弃了废太子的身份就等于是放弃了皇家的血脉与荣耀,皇上能允许他这么做?”

    唐俭抚须言道:“正常情况下,皇上确实不会允许这么荒唐的事情存在,但是废太子如果还是废太子,你们觉得他还能活多久?”

    “前段时间皇上突然大发雷霆,让赵德全肃清朝佞,三日之间,抓了许多人,也杀了许多人,你们还记得吗?”

    唐嘉会与唐授衣同时点头,那件事情闹得满朝人心慌慌,直接现在还有许多人心有余悸。

    “听说是与废太子在黔州被人行刺有关。”唐嘉会的消息灵通一些,轻声道:“那些被抓的官员,大多都是废太子之前的政敌,皇上那是在敲山震虎。”

    “不错!”唐俭点头道:“据我所说,废太子近三个月来,在黔州所遭遇到的刺杀已然不下于五次,且每次都凶险万分,险死还生。”

    唐嘉会与唐授衣好似有所明悟:“父亲的意思是,废太子想要借此来金蝉脱壳,逃脱刺客的觊觎?而皇上也在刻意配合,旨在让废太子平安活下去?”

    这两个逆子终于开窍了一回,不容易啊。

    “到底是谁想要杀掉废太子?按常理讲,太子已废,再无威胁,杀与不杀,似乎都没什么关系……”

    唐俭叹了口气,果然,他还是对这两个蠢货期望过高了。

    “太子虽然被废,可他毕竟还是嫡长子,是皇上的亲生骨肉,只要他还活着,未来什么事情不能发生?万一皇上心软,废太子再次复起,以前对废太子落井下石的那些人,能安生?”

    唐俭直接把话挑明,讲述其中的利害,“所以,想要让废太子活,就必须先要让废太子死,只有死掉的废太子,才能让人放心。”

    “父亲所言在理。”唐授衣道:“可是这也俱都只是父亲一厢情愿的猜测而已,那李丰虽与废太子有几分相似,但是无论是性格秉性还是声音神态,完全就是不相干的两个人,他不大可能会是废太子!”

    身为莒国公之后,又是宫中的金吾卫,唐授衣与唐嘉会对李承乾都极为熟识,自认为不可能会认错。

    “秉性可改,声音可变,这没什么稀奇。更何况,传言废太子在涪川时还曾落水失忆,有一些改变不奇怪。”

    唐俭道:“原本,我对这个猜测还是将信将疑,有些不敢确定。但是今日,你们与李丰的冲突一起,老夫就越发肯定他的废太子的身份了!”

    两儿子有点儿懵逼,完全跟不上老爹的节奏啊。

    “爹,这是何故?”唐授衣惑声问道:“他如果是废太子,拉拢咱们唐家都还不及,为何还要故意与我等结仇,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玩意儿,唐俭已经决定对这个儿子放弃治疗。

    目光转到没有言语的四儿子身上,唐俭问道:“四儿,你来说说,李丰为何要这么做?”

    “父亲!”唐嘉会恭声回道:“李丰刚到长安,深得皇上器重,受封安平候,风头正盛,按常理,这个时候他不会故意给自己树敌。”

    “可是现在,他却偏偏这么做了,而且还做得这么彻底,为了能拉上儿子,把事情闹大,他甚至不惜把自己给弄成了重伤垂死。”

    “开始的时候儿子一直都想不明白,直到方才父亲点明了他可能是废太子的身份,儿子才豁然开朗起来。”

    “正是因为他是废太子,所以他才会故意招惹是非,故意闹出一副被我莒国公府给欺凌暴打的声势出来。只有这样,别人才不会怀疑他的身份,才会相信,他确实是一个没有任何根脚与依靠的平民县候。”

    “我和六弟,全都成了他棋盘上的棋子,被他给利用了!”

    唐俭欣慰点头,这才是他唐俭的种。

    “既然如此,那爹为何还要让我与六弟去向他道歉?”唐嘉会不解道:“咱们莒国公府若是向他服了软,废太子的谋划岂不就落了空,皇上知道了怕是也会怪罪下来吧?”

    “愚蠢!”唐俭怒道:“不过就是一废太子而已,他的谋划又如何,难道我莒国公府就合该被他利用?我唐俭的儿子就合该被他欺辱?!”

    “他不是不想暴露吗?老夫就偏偏不能如了他的意,就是要把他架到火上去烤!”

    “明天你们去时把声势造大一些,最好让全城的人都知道,咱们莒国公府服软了,不敢得罪他安平候!到时候,老夫看他该如何收场!”

    “至于皇上那边,老夫自有应对,你们无须担心!”

    唐俭的小暴脾气终于发作,老夫聊发少年狂,胡子都撅了起来。

    唐授衣瞬时泪流满面,趴在地上哭得稀哩哗啦。爹啊,我就知道你还是心疼儿子的。

    连皇上的面子都不给,老爹霸气,牛得一批。

    “老爷!老爷!安平候府派人送来了三车礼物,万贯钱款,说是要为白日里的事情向四公子与六公子赔礼道歉!”

    老管家唐渔小跑着从外面进来,老脸通红,很激动。自他家老爷从户部尚书的位置上退下来之后,已经有好久都没有人来送过这样的厚礼了。

    “老爷,人就在外面候着呢,要不要请进来见一见?”

    唐俭坐直了身子,目光往厅外瞄了一眼,脸上渐渐浮现出了一丝笑意:“三车礼物,万贯钱款,出手倒是挺大方,这样看的话,这孩子还是蛮懂事的嘛,看来之前是老夫对他有些误解。”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