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七百五十章 不眠之夜(六)

目录:朝阳警事| 作者:卓牧闲| 类别:都市言情

    “没见过,没印象。”

    “你再看看,再想想,看清楚想清楚再说。”

    王师傅接过手机,仔仔细细看了一会儿,依然摇摇头:“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真没见过,也可能无意中见过但没印象。我们这是服务行业,每天都跟人打交道,迎来送往的,不可能只要来吃过饭的都记得。”

    纪开元收手机,低声道:“你没见过,没印象,别人呢,在店里干的其他人可能见过。”

    “也有可能,可现在就我一个人在这儿,其他8点才上班。”

    “有没有集体宿舍?”

    “有,在后面小区,我们租了一套房子当宿舍,不过只有七八个人住那儿。那些对象的都喜欢在外面租房子,不愿意住宿舍。”

    “行,麻烦你带我们去宿舍问问。”

    “现在去?”

    “现在。”苗海珠很认真很严肃的看着他,强调道:“王师傅,麻烦你,我们真的很急。”

    “好吧,陪你们去。”

    等王师傅锁上门,让他上警车,一起赶到宿舍所在的小区,跟在门卫室里打瞌睡的保安说了一声,直接把车开到8号楼下。

    这是一个老小区,门洞大开,没装防盗门,上楼是楼梯,同样不用刷卡,省了很多事。

    苗海珠和两位老爷子跟着王师傅一口气爬到六楼,喊了好一会儿门,一个小伙子终于醒了,穿着秋衣秋裤从卧室里跑出来开门。

    客厅不大,也没沙发之类的家具,苗海珠和两位老爷子只能站着说话。

    “王师傅,小伙子,麻烦你叫醒住在宿舍的其他同事,我们要了解点情况。”

    “全叫醒?”

    “全部。”

    “好吧。”小伙子刚到饭店上班没多久,还没顾上去派出所备案登记,看见警察心里有点发慌,先跑进男生宿舍所在的次卧,叫醒住在这儿的厨师、配菜工和服务生,又穿上衣服跑过去敲女生宿舍的门。

    苗海珠三人在客厅里等了大约五分钟,住在这儿的饭店员工全出来了,不止七八个,而是十一个,估计王师傅平时也不怎么来,总之,把本就不大的客厅挤得水泄不通。

    “不好意思,打扰各位休息了。”苗海珠再次亮出证件,微笑着说:“我姓苗,叫苗海珠,是燕东公安分局的民警,这么晚吵醒大家,主要是想请大家帮我看看有没有见过这个人,对这个人有没有印象。”

    老纪和老吴很默契地掏出手机,翻出被害人的照片,把手机举到众人面前。

    没想到刚举起来,一个女孩突然挤上前,紧盯着手机上的照片道:“见过,有印象,这不是川味饭店的服务生吗?”

    苗海珠欣喜若狂,急切地问:“哪个川味饭店?”

    “建国巷里的那个,离这儿不远,前面都是卖手机的店,后面全是小饭店,我们店里的人经常去那儿吃饭。”想到警察不一定信,女孩又强调道:“我们平时在店里吃,但有时候也去外面吃,比如有人过生日,或者想聚会什么的。”

    苗海珠心想你们去哪儿吃饭不重要,重要的是被害人曾在附近打过工,并且与俞秀芬有可能存在关联,不禁追问道:“你再看看,看清楚是不是同一个人!”

    女孩用肯定地语气说:“不用看了,就是他,我们去过很多次,而且川味饭店就一个服务员和他这个服务生。”

    “他姓什么,叫什么名字?”

    “好像姓腾,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不过你们可以问俞姐,俞姐应该知道,他和俞姐好像是老乡。”

    “俞秀芬。”

    “嗯。”

    天底下没那么多巧合,就算人不是俞秀芬老公杀的,也能顺藤摸瓜查清被害人在燕阳的社会关系。纪开元激动的热血沸腾,收起手机问:“小姑娘,这么说俞秀芬也跟你们一起去过川味饭店?”

    不等小女孩开口,一个矮矮胖胖的女孩禁不住说:“去过啊,一起去过好多次。”

    “俞秀芬昨天有没有上班?”

    “没有。”

    “有没有请假,知不知道她为什么没来?”纪开元追问道。

    “请过假,打电话请的,老家好像有什么事,她老家了。”

    “她自己请的,还是她家里人帮着打电话请的?”

    “她自己打电话请的,这几天生意挺好,店里那么忙,老板娘气坏了,还在电话里跟她吵了几句。”

    “她什么时候请假的?”

    王师傅冷不丁来了句:“有一个星期了吧,反正我有好几天没见过她。”

    苗海珠问:“有没有她手机号?”

    “我手机里没存,店里有。”

    刚才那个小女孩脱口而出道:“我有。”

    “太好了,谢谢。”苗海珠凑过去看看她刚翻找出来的号码,存到自己手机里,随即脸色一正:“各位,我们正在查一个大案,俞秀芬和刚才给你们看的那个照片上的男子很可能卷进去了。案子正在侦查阶段,我们刚才问的这些,包括刚才发生的一切,请大家严格保密,谁要是给俞秀芬打电话通风报信,谁要是泄露出去,我们查实之后会追究谁的刑事责任,知道了吗?”

    “知道,我们保证不给她打,保证不说。”

    “警察同志,您放心,我们不会乱说的。”

    “光保证不行,我要登记下你们的身份证,如果风声真走漏了,我们肯定要倒查。”

    “好吧,我去里面拿。”

    保密工作不能当儿戏,苗海珠不敢在关键时刻出差错,挨个登记完身份证,又很认真很严肃地叮嘱了一番,才与湘聚楼的员工道别,然后同两位老爷子一起马不停蹄地赶到位于建国巷的川味饭店。

    已经是凌晨四点多,饭店早关门了。

    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敲了几下门,门居然敲开了,老板老板娘和店里唯一的女服务员都睡在店里,见警察深更半夜找上门吓一大跳。

    “三位,不要紧张,我们只是了解下情况。”苗海珠微微笑了笑,同两位老爷子一起坐到他们面前,掏出手机翻出被害人的照片问:“杨老板,老板娘,小许,这个人应该不陌生吧?”

    饭店老板看了一眼,不假思索地说:“不陌生,这是小腾!”

    老板娘则惊问道:“警察同志,小腾好几天没来上班了,电话也打不通,你们知道他在哪儿,他是不是出事了?”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