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六十二章 徐晓婉?许晓婉?

目录: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作者:西林葳蕤| 类别:都市言情

    老太太只是个侧脸,他这一定神,旁边张家兄弟就察觉到了,但不知他在看什么,二人对视一眼,就把目光移向了徐振华。

    他和许建森更熟悉一些,由他来问会更好一点吧!

    徐振华皱了皱眉,他直觉这家伙看的正是妮妮那里。

    这家伙对妮妮和小念倒是挺喜欢的,就说他上次回沈城在饭店里还特意离老远的跟这两个孩子打招呼呢!

    “怎么了?你看着谁了?”

    许建森摆摆手,“没什么,看错了。”话虽是这么说,可他心里却有些嘀咕,这人怎么侧脸和大姑长的这么像啊?

    想到这老太太正照看徐振华的两个孩子,那肯定就是林彤的母亲了,当初他帮助林彤的时候,不就是觉昨她有几分长的像大姑吗?

    这么一想,他愣住了,心跳的速度突然加快,霍地转身徐振华,“我还没见过妮妮的姥姥呢,我过去打声招呼吧!”

    徐振华还没来得及拦住他,他就已经大步往那走去。

    徐振华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跟上他,一前一后。妮妮看到二人,咧着嘴大声叫道:“许叔叔好!”然后张开双臂扑向爸爸,“爸爸,好多人啊!三舅结婚真热闹啊!”

    徐振华抱起妮妮,喊了一声“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许建森,许司令的儿子,今天是特意来参加三哥的婚礼的。”

    徐晓婉笑着回头,她听过许多次许建森这个人,当初她做手术,医院里患者多排不上号,就是这位许同志帮忙说的话才早早做了手术。

    上次在沈城在饭店里,也碰到过这小伙子,不过离着远,他也只是跟孩子们打了声招呼,她倒没有注意那小伙子到底长啥样?

    她抬头看到对面的年轻人,愣了一下,脸上神色突然变了,嘴里喃喃的道:“二……二哥?”

    她接着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眼前这个相貌英俊的二哥,虽然有七八分相像年轻时的二哥,但是脸上的神色却一点都不像。

    她喃喃道:“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许建森眼里复杂光茫闪烁,眼前的老太太,和大姑长的很是相像,但比大姑年轻,看得出年轻时很漂亮。

    但这个老太太姓徐,不姓许,难道说,这世上真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

    不,不对!

    她分明也是将我认成了别人,“二哥?”他的父亲,排行就是老二。

    许建森喉头动了动,父亲和大伯,这几十年,一直没断了寻找小姑,没想到,她竟然就在他们身边不远的地方。

    原来,自己有好几次就和小姑擦肩而过。

    听到她有些失落又有些解脱似的低解,他忍不住往她身边靠近了一些,叫了声“许晓婉?许士忠、许士诚的妹妹许晓婉?”他这个猪脑子,以前她怎么没想到呢?徐——许,只是读单上略有不同。

    徐振华将岳母的失态,和许建森的话听的清清楚楚的,他脸色不由变了变,岳母自身确实有秘密,但家里人谁也不知道这秘密是什么?难道说,这就是她老人家的秘密?

    徐晓婉听到这问话惊讶的嘴张成了一个圆形,眼泪猝不及防的就落了下来,多少年了,这个秘密被她们夫妻俩深埋心底,自打孩子爸没了以后,所有人只知道她是徐晓婉,没有人知道,她其实是姓许,许晓婉才是她的真名真姓。

    老太太不可自抑的眼泪像流水一样,无声的却汹涌的往外流,把小念和妮妮吓了一跳,妮妮一看姥姥哭了,扁扁嘴

    伸手朝姥姥去,“姥姥不哭,姥姥不哭……”小丫头说着抽着鼻子哭起来,握着小拳头朝许建森挥去,“叔叔坏,我不喜欢叔叔了,弄哭姥姥……”

    这一老一少这么一哭,远处的还好,坐的离着近的来宾都愣了,这不是新郎的母亲吗?这大喜的日子哭成这样是啥意思?

    顿时旁边议论声纷纷,朝着这边指指点点的,就有林建设的同事跑出去找林建设,张家的客人跑出去叫张家人过来。

    张大姐一看不对,忙过来大声说老太太,“大姨,你看看你,不是一直盼着儿子这一天呢吗。这咋还高兴的哭上了……”

    她瞅了一眼周围,低声劝道:“大姨,你就是有啥不高兴的事,也别现在哭啊,这,这,这多不吉利啊。快别哭了,别哭了……”

    徐振华看着这一幕直苦笑,谁能想到老太太心底里藏了这么大一个秘密呢!

    这身世,简直比他的还要让人惊讶!

    而许建森,早在老太太无声落泪的那一瞬间就明白了。

    他心里暗恼,当初怎么就没想到去看一眼老太太,要是那时他就见了老太太,和大姑如此相像的小姑,肯定逃不出他的法眼,那他们兄妹也就能早相认四五年了。

    他顾不上和小姑相认,几乎是跑的,跑去前台服务员那里问了问,他要赶紧给父亲,给大伯打电话,通知他们,小姑找到了。

    徐晓婉拿手绢擦眼泪,可那眼泪却越擦越多,这时候,饭店里很多人都往这看过来,议论声已经蔓延到全部大厅,大家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新郎的母亲在大庭广众之下哭的这么伤心。

    林建设和林彤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后面跟着小步挪腾的张永晴,再远一些是阴着脸的张母。

    亲家母这是什么意思?这大喜的日子哭这么伤心,像死了丈夫似的,她这是不想让她女儿过上好日子了吗?

    张老爷子腿脚不好,又把儿子打发走了,他只好招呼不远处玩的高兴的孙子,“扶爷爷进去看看。”

    “妈,出什么事了?”林彤一看孩子和徐振华都在,母亲无声的在落泪,这心里一下就揪了起来,“妈,你怎么哭了?”

    徐晓婉不知道该怎么说,又对自己搅了儿子的婚礼感到抱歉,“对不起,老三,是妈不好,妈没忍不住……”

    她这样一说,林老三还以为她是因为自己结婚,激动的喜极而泣呢!

    林彤比三哥更熟悉了解母亲,她才不信没有事发生呢,她看向徐振华,眼晴里充满了疑惑“到底出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