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 被他逃了,等候知音!

目录:诡道传人| 作者:龙雅人| 类别:恐怖灵异

    “俺是谁?俺不就是俺吗?咋滴,怕了不成?”

    童言听此,冷冷的道:“还要演戏吗?你手中之物,应该是崔判官的勾魂笔吧?”

    这家伙亮出的东西,正是一支长约二十公分的黑色毛笔,在露在外面的笔杆上刻着两个醒目的字,正是勾魂二字。

    相传崔判官有两件宝贝,一为生死薄,二为勾魂笔。这两件宝贝一来是他管理人的阳寿所用,二来也是他的法宝。如此贵重之物,定然不会轻易离身,更甭说交给地狱的判官了。

    如此一来,童言几乎可以肯定,这里绝不是地狱,而面前的这个判官,也很可能是个冒牌货。

    说来也真是好笑,这家伙本想拿出判官笔吓吓童言,没想到竟弄巧成拙,反而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面对童言的质问,他先是摇头苦笑了一会儿,接着竟身形一变,直接变成了另一个人。只见他是个袒露上身,相貌奇丑无比,两颗锋利的獠牙凸在嘴外,一对眉毛呈囧字形,一双耳朵又大又红,手里攥着勾魂笔,屁股上竟然还长着一条长长的黑色尾巴。

    此人是谁呢?他不是旁人,正是位列十大阴帅之一的豹尾。

    都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豹尾曾重伤青冥,在血盆苦界的佛堂之中更是意图害童言性命。没想到过了这么久,竟然会在这儿撞见。

    “豹尾,没想到竟然是你!演了这么一出大戏,你可真是煞费苦心啊?说,你到底要干什么?不想让我进入酆都,莫不是不想让我看到什么吧?”

    豹尾呵呵一笑道:“你的确够聪明,竟然能猜到这一点。没错儿,我奉命阻止你进入地府,识相的,乖乖的留在这里。如若不然,你一定会死的很惨!”

    童言轻笑一声道:“豹尾,我之前遇到的那个鬼将军,应该也是你变化的吧?你不想让我进入酆都的真正目的,是不想让我见太子爷,我说的对吗?至于你之前说太子爷已经魂飞魄散了,恐怕也是骗我的,太子爷他并没有死,他还活着。我说的是也不是?”

    豹尾听此,低头笑了几声,没有否认的道:“他活不活着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根本就进不了酆都。你知道你进入的是何阵法吗?我告诉你,此乃九曲幻阵,甭说是你,就算是地仙修为的高手来了,也一样闯不过去。况且,你根本就没有机会继续破阵了。现在,我就送你上西天!”话声刚落,他立刻将勾魂笔高高举起,笔锋一转,童言顿觉眼花缭乱,身体也随之摇摇晃晃起来。

    豹尾所用的是崔判官的勾魂笔,此笔名为勾魂,最大的本事就是勾取人的魂魄。

    如果童言的魂魄飞离肉身,再想对付豹尾将没有任何优势。所以当务之急必须稳住魂魄,并尽可能的快些解决掉这可恨的豹尾。

    可他现在头晕目眩,眼中的豹尾就如同有四五个一般,想出手除掉这豹尾,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稳住心神,我必须稳住心神!”想到这里,他不管其他,当即盘膝坐了下来,口中快念道:“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童言此刻所诵念的正是“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想稳住心神,诵念佛门经文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

    随着经文一遍一遍的念起,童言心神渐渐平稳下来,也随之闭上了双眼。

    豹尾继续转动勾魂笔,可童言的魂魄却牢牢的禁锢在肉身当中,无论他如何努力,就是无法将魂魄勾出来。

    他心里有些冒火,索性将勾魂笔收了起来,单手一招,一柄金色大锤立刻凭空出现。

    “臭小子,我就不信要不了你的命!”说到这里,他一个箭步上前,举锤便向童言的脑袋砸了过去。

    只听到“当”的一声巨响,令人不敢相信的事情生了。豹尾再不济也是十大阴帅之一,在这阴曹地府之中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可他全力的一击,竟然没能突破童言身上的佛气,反而将自己震退了好几步远。

    与此同时,童言不再诵念佛经,随即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孽障,你有心害我性命,今日我定饶不了你,受死吧!”话声刚落,他猛地腾空而起,手中的金刚降魔杵金光绽放。被他向前一掷,瞬间化为金光,直向着豹尾射了过去。

    豹尾一看,顿时脸色大变,想要躲避,却是为时已晚。只听到“啊”的一声惨叫,金刚降魔杵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他仅仅挣扎了一会儿,便身化黑气消失的无影无踪。

    童言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击有没有要了他的狗命,但周围的景象却在此刻生了巨大的改变。原本的油锅地狱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的周围竟变成了一片树林。

    童言单手一招唤回金刚降魔杵,那豹尾的勾魂笔没有留下,看样子还是被他给逃了。

    这幻阵果然厉害,闯到现在竟然还没有顺利破阵,也不知道前方还有什么再等待着他。

    童言没有多想,抬腿继续向前。正在这时,悦耳的古筝之声竟从前面的林中传了过来。

    童言细细品味,此曲旋律时隐时现,犹见高山之巅,云雾缭绕,飘忽无定。转而又气势恢宏,跌宕起伏。如此名曲,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不正是那鼎鼎有名的又是何曲呢?

    可是到底是何人在弹奏如此名曲?莫非是个文人雅士?

    童言微微皱了皱眉头,循着古筝之声缓步向前。

    穿过前方茂密的灌木丛,一位身着灰色破旧大褂的老鬼随即进入了童言的视线之中。

    这鬼披头散,头已经花白,一双略显粗糙的大手正在古筝之上缓缓弹奏着,看来这一曲,便是出自此人之手。

    童言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接着开口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在此作曲?”

    老鬼听此,这才停下双手,然后抬头笑道:“我在此地寻觅知音,不知小友可是我要等之人?”

    这老鬼是谁呢?答案很快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