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6章:灭杀元婴中期修士

目录:绝品女仙| 作者:安筱楼| 类别:都市言情

    ?四派之地的结界很是不同,虽然似乎能看到结界内外的景致,但事实上,修士很难发现结界另一面的情况。

    所以一般修士忽然进入结界另一面,或者遇到突然出现的修士都会惊讶。

    不过对于突然出现的两个元婴修士,池青并没有讶异。

    在这两个修士快要进入结界之前,小铜镜便已经提醒池青有元婴修士出现,所以看到突然出现的两个元婴修士池青并不吃惊,甚至在两个修士出现之前还提醒了闫上卿。

    倒是闫上卿一开始没信池青的话,待得看到真的如池青说的出现了两个元婴修士,看池青的目光就更不一样了。

    池青却没有注意这一点,而是快速控制着布好的阵,待得听到突然出现的修士说的话,更是眼睛微微一眯:“你们说的周运可是五行门的元婴上使?”

    “看来对周运出手的真的是你们了,那就受死吧!”

    两个太上门的修士见开口说话的不是闫上卿,反倒是还没有到元婴修为的池青微微惊讶,却也不在意,反正无论是谁开口,只要是对周运出手的人,那便是死。

    几乎是说完,两个元婴中期的修士便快速出手。

    一个攻击向池青,一个追向闫上卿。

    唯一明显的不同是,出手对付池青的修士对池青并不在意,所以出手更快也更随意。

    毕竟在元婴中期修士看来,池青这修为,也不过是假婴大圆满,灭杀不过是随手的事情,真正伤了他们同门的修士,必定是另一个元婴修士。

    所以,这修士打算随手灭了池青后,便和同门一起击杀他们更重视的元婴修士的闫上卿。

    只是下一刻,这对付池青的修士脸色便变了。

    因为在他看来很好对付的池青只是随手捏出法诀,竟就让他的攻击无法继续,就仿佛四周有什么将他固定住一般。

    要知道,他可是元婴中期修士,一个区区假婴修士怎么能做到这种程度。

    好在很快,他便发现,影响他的是这四周布置的阵法。

    眼前这假婴修士能够控制他攻击的原因,便是接助的阵法,想来这阵法应该是另外一个元婴修士专门布置交给这假婴修士的,才会有这等威力。

    想到假婴修士只是接助别人布置的阵法之威对付他,元婴中期修士放下心来。

    单纯依靠别人弄出来的阵法,可和运行自己布置的阵法不同,毕竟自己布置的阵法随心所欲,用别人的阵法则需要熟练,更何况修为不同,以这假婴修为的修士控制这阵法,说不得会有很多破绽。

    只是很快,攻击池青的元婴中期修士脸色便变得难看。

    因为池青运行阵法,竟是让他看不出一点破绽,不但如此,对付的越久,竟是越吃力。

    这可和他想的不一样。

    想到旁边同门还在,若是他连一个区区假婴修士都不能很快拿下,以后说不得会被怎么嘲笑,攻击池青的修士脸色阴沉,终于取出一张符纸:“是你逼我的,没想到你一个区区假婴修士竟要逼得我浪费一张破阵符,我必定要让你魂飞魄散!”

    阵法虽然无比厉害,但是这世上还存在专门抵挡阵法的符文,只是这种东西是消耗品,且不能真的破阵,只是能让阵法停顿一个很短的时候,但是这停顿的时间对于元婴修士来说,却是不少。

    几乎是这修士取出破阵符,小铜镜也在池青丹田内提醒这破阵符的用处。

    池青听到破阵符能停顿阵法,微微眯眼。

    落在攻击池青的元婴修士眼中,却以为池青这是怕了:“本来想让你死的痛快一些,可谁让你让我浪费了一张破阵符呢,你现在害怕已经来不及了。”

    几乎是破阵符祭出,让符阵停顿的瞬间,攻击池青的元婴修士便祭出术法直接攻向池青。

    想到马上就能处理掉池青,攻击池青的修士嘴角微微勾起。

    只是下一刻,攻击池青的修士脸色便僵硬起来。

    因为,他丢出去的术法竟是被池青接住了,不但如此,池青竟然还分好不损。

    这怎么可能?

    只是他已经来不及继续思考这个问题,因为,池青接助他的攻击的同时,原本已经祭好的术法,也已经向他攻击而来。

    攻击池青的修士本来不太在意这样的攻击,只是待得这术法攻击靠近,脸色便变得不自然起来。

    因为这攻击,分明不比他祭出的攻击灵力弱,不,别说比他的攻击弱了,分明比他的攻击灵力更强!

    若是叫这一击即中,恐怕是不死也要重创。

    发现这一点,攻击池青的修士赶忙施法防御,但是紧接着,这修士的眼睛变忍不住瞪的更大,他的破阵符对于一般的阵法,最少也能控制上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几个呼吸的时间足够他施法几次,可他这会才将将祭出一个攻击而已,这阵法竟是已经重新恢复,再次控制他,让他完全无力祭出术法防御。

    这代表着,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威力强大无比的术法对着他罩下。

    一时间,攻击池青的修士眼中终于露出恐惧,而在术法落下的最后一刻,攻击池青的修士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一个假婴修士的灵力怎么会如此强悍?

    只是再没有机会让他搞明白这个问题了,因为他已经失去所有生息。

    这一切几乎是一个罩面的功夫发生完成,攻向闫上卿的太上门修士才将将祭出两道法术,而池青这边却是已经结束战斗。

    攻击闫上卿的修士看到同门瞬间被灭杀的一幕,完全不敢相信,几乎是失声开口:“这怎么可能,你不过是一个假婴大圆满修士而已,怎么可能能做到灭杀一个元婴中期修士,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别说攻击闫上卿的修士不敢相信了,就是和池青相处许久的闫上卿也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这可是他对付起来都有些吃力的元婴中期修士啊,即便是这元婴中期修为的修士面对池青的时候轻敌,可这才多少时间,池青竟然就灭杀了对方。

    也因为这震惊,在攻击他的太上门修士失声忘记继续和闫上卿交手之际,闫上卿也忘记了要追击。

    池青表情却是淡然:“灭杀所有胆敢设计让四派修士变成寄生修士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