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相逢(204)加完班赶上末班车的心情该自怜还是自嗨

目录:尚不知他名姓| 作者:吃碗大锅粥| 类别:恐怖灵异

    少年睁开眼睛,触目所及仍是无尽的黑暗。他眨眨眼,一时分不清自己是醒来了,还是依旧沉浸在昏迷之中?

    直到身体各处的疼痛在一瞬间复活了过来,像无数的利刃直指他的心脏,少年才确定自己是真的醒了。

    他试着动了动身体,却发现仍旧是动弹不得。可即使是这样些微的动作,却已经使他疲累不已。少年闭上眼睛,像一个破风箱似的喘息着,好一会儿才又睁开眼睛,身体各感官的感觉方跟随着痛觉渐次苏醒,

    眼睛适应了黑暗,少年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像是被谁随手丢在这里的一团垃圾似的。身边有几张歪倒的座椅,远处模模糊糊的能看到塌歪了一多半的舞台,好像荒废了多年似的,让人难以相信,刚刚不久前那里还有光鲜的歌者在如梦如幻的灯光下登台献艺。

    潮水般的嗡嗡的声音似乎很远,又很近。那尚不知名姓的少年一时间有些分不清楚,这声音是自己的幻觉,还是自己血液流过血管的呼啸声,抑或,真的是人声?

    不应该啊。少年努力回想着,他想起来,自己昏过去之前,这个演唱会的观众们都是被疏散走了的,所以,此刻这里应该空着的,虽然不是空无一人,但也不应该出现这种人声鼎沸的情况。

    除非,自己昏过去的时间太长,以至于换了地方自己还不知道?少年努力睁大了眼睛,要让自己的目光穿透那浓重的似乎化不开的黑暗,看的更清楚一些。

    舞台上的装饰花字兀自吊在舞台上空,摇摇欲坠。少年勉强分辨出那是用字母拼出的“迪迪”。

    没错,应该还是在体育场的演唱会现场。而且,他也确定自己所听到的,是人群的吵嚷声无疑。

    那么,发生了什么?

    少年有些头痛。他努力回想着,让自己一点点找回昏过去之前的记忆。

    打斗,老刘,老牛,还有……

    少年一激灵,想要从地上挣扎起来,竟忘了自己还被什么东西紧紧捆缚着,随即被紧紧束缚着他的东西狠狠一勒,徒增了几分痛楚。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只见从上到下竟全都被粗壮的黑色藤蔓缠绕的牢牢的。

    对了,是藤蔓。少年记起来,这些藤蔓是从老刘的手中冒出来的。按说,藤蔓是钟阿樱所用的武器,其他人,除非是两通者根本无法使用。可是老刘那个样子,怎么看也不是个两通者,那么,他为什么也能操纵藤蔓呢?

    难道钟阿樱让两通者也进化了?进化到外表看不出的地步了?可如果是那样的话,钟阿樱最为信任的老大,那个名副其实的两通者为什么没能享受到这种“进化”呢?那这样一对比,是不是说明,两通者并没有进化,老刘只是以其他的方式掌握了藤蔓的使用方法。那么,又会是什么方法呢?

    少年想来想去,只绝得自己在一个庞大的迷宫里转着圈,怎么也想不通,走不出。

    他微微转转脖子,眼角的余光似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乎捕捉到一丝一闪而逝的光亮,那光亮很不寻常。虽然很微弱,但明显带着些许的能量的波动。

    那应该是修习者的术法所带来的光亮。

    随即,夹杂在人群沸腾之声里的两声低低的轻叱证明了少年的猜想。只听有人在不远处低吼道:“你把他放了!”

    正是牛五方的声音。少年心里一喜,又一忧。喜的是,听声音自己这老朋友应该是没有受什么重伤,而且还惦念着自己的安危;忧的则是,尽管还没有危及生命,但牛五方的声音分明有些气喘,极像是真气消耗太过后的表现。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问题。

    正在那少年揣度牛五方处于何种情势的时候,就听老刘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听起来老刘心情很不错,应该是占了上风的那种洋洋自得:“放人?哼,你有本事就来把他救回去,没本事的话,就……”老刘似乎低低笑了几声,才接着道:“没本事的话,别说救他,你自己就等着变成九虺的美餐吧……嘿嘿,我的小九儿,肯定会喜欢你这般肥美的大餐的……”

    又有亮光带着微弱的噼啪声,自那少年的眼角闪过。似乎还夹杂着牛五方略显吃力的吭哧声。

    老牛不知道撑了多久了。少年暗自想着,尤其是听到老刘提到“九虺”的名字时,他便更是在猜测,如果真的是自己想到的那个“九虺”的话,老牛肯定对付不来的。

    九虺之虫,两口善吞。

    少年必须要确定,老牛此时面对的,是否真的为这个九虺。他张开干裂的嘴唇,轻咳一声,重新“撕”开自己就像是锈住了的嗓子,忍着痛唤道:“老牛……”

    许是失血过多,少年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只觉得嗓子干痛无比,而且声带的振动所牵扯到的肌肉,竟也给身体的疼痛更添了几重。

    少年忍不住倒吸口气,才颤着音,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更大一些,继续唤道:“老牛,你在对付什么东西?”

    “你终于醒了?”幸好,老牛在纷乱的环境里,敏锐的捕捉到了少年不算大的声音,他是由衷的松了口气:“你昏了这么长时间,我真担心你这老家伙这次就……”

    “我总是不够那么幸运……”少年苦笑道:“别扯别的,快说,你在对付什么?我在这里看不到……”

    “你未免管的太多了吧?”没等牛五方回答那少年,老刘的声音却越来越近了,显然他正朝着少年身边走过来:“就算知道了,你这个样子还能给他帮忙?”

    说着,老刘的脸出现在少年眼睛的对面。他低头俯视着地上一动不能动的少年,轻蔑地笑道:“不用劳我老朋友的大驾,让我来告诉你,老牛现在正忙着对付我的九虺,是两口善吞的那个九虺,你听说过吗?呵呵,你什么都知道,一定听说过。好了,你明白了?明白老牛的命运了?可是,你明白又有什么用?你想帮他?怎么帮呢?”

    老刘狞笑的脸越凑越近,少年几乎都能看到他脸上的每一条褶子里的恶意:“替下他,你去给九虺填肚子,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