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喊个救命

目录:我和妖怪的恋爱时光| 作者:一朵菜| 类别:都市言情

    “醉舞楼。”元影念着这个名字,转眼就看见慕谚宸往醉舞楼走去,她也赶忙抬脚追了上去。

    慕谚宸要见的可能就是风无尘他们,只要去醉舞楼一切都好解决,现在也不知道离殇是否得手那些。

    跟着慕谚宸进了醉舞楼,她忽的想起来当时她是问路来的这,那么那群人应该不在这。

    元影停下脚步犹豫了一下,就这么一下慕谚宸就进来旁边一个房间内,她根本来不及挤进去。

    门口有这两个守卫,她现在也不知道该去哪找离殇了,只得偷听偷听一下墙角了。

    元影蹲在地上,耳朵贴在窗户纸上偷听着,听到的第一句就是慕谚宸冷冰冰的质问声。

    “你再说一遍!”慕谚宸阴鸷的盯着眼前的几人。

    屋子里包括慕谚宸一共有五个人,剩下的四个人相视了一眼,其中刚才举起圣旨的人又再次说道:

    “陛下说的要利用这群傻道士来解决妖怪,并且用妖怪收服天下。”

    “利用妖怪?怕不是我们被利用了!”慕谚宸怒气冲冲的说道,“北国妖怪是挺多的,我们不驱除它们也不进攻,大家都相安无事。现在大肆引收道士进国,捉妖除魔,不仅如此还用它们的内丹炼制变异蚂蚁来祸害人。这不是非要和妖怪起冲突吗?”

    听到慕谚宸的话,死人都安静的面面相觑了起来,他们觉得皇子说的对,又觉得皇子说的不对。

    “马上停止,凤来宫的道士没几个是好东西,他们肯和父皇合作这件事,肯定是有利可图。”慕谚宸吩咐道。

    四人为难的互看着,还是刚才那人说道:“皇子,我们和那凤来宫的宫主都说好了的。他们捉妖,我们派人用制造变异蚂蚁,然后我们实行到战争中,最后被变异了的人都由他带走。”

    “他带走?他带去干什么你们知道吗?我曾见过一个变异并不算成功的变异人。就这么一个不成功的变异人都会瞬移,和突然袭击,到时候我们能掌控局面吗?到时候他们反咬一口我们怎么办?”

    面对慕谚宸的逼问,四人无一人能回答,这些问题他们也不是没考虑过,只不过要成大事者哪管那么多?

    “父皇瞒着我,肯定知道我一定会拒绝的。疯狂太疯狂了。”慕谚宸气愤的说着。

    见状其中一个劝道:“皇子,现在都城已经都是我们的人了,但是其他郡县我们还没有收下。自攻下婅凉国,至今我们都没有恢复元气,如果现在不用陛下这个计策,我们收不下那些郡县啊。”

    “对付这些我早就有了计划,倒是你们竟是给我添乱,如果我们的将士被这些蚂蚁咬到了变异了怎么办?那群道士凭什么就能控制住他们,这简直就是赌命!”

    “那我们……”

    听着慕谚宸说的这些,他们也是觉得当初他们太欠考虑了,如今都有些犹豫不决的。

    蹲在门口的元影偷听得脚都麻了,忍不住想要站起来直直脚,然而刚洗站起来,头就撞到了一个坚硬的物体。

    她连忙紧闭上了眼睛,她记得这顶没这么矮的啊,怎么一下就让她撞上了?

    揉着脑袋睁开眼睛,刚好对上了一双写满算计的双眼。当看清来人的脸时,一股寒意直从脚底往脑袋里钻!

    风无尘!

    此刻,元影愣愣的、一动不动的,她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反正是不好逃出去了。

    对面的风无尘见元影这幅样子莞尔一笑,露出一口黄牙,他道:“好久不见,妖姬。”

    听着风无尘的话,元影皱了皱眉头,不说话。风无尘有口臭,对着她说话一股耳臭就扑面而来。

    风无尘嘿嘿的笑了两声,转而对身边的风无烬说道:“把这妖姬送我房间去,我要亲自取她的内丹。她是妖姬,内丹功力肯定深厚,说不定能制作出一大堆变异蚂蚁。”

    话落他又对元影扬起了一个坏笑,随后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同时他对里面的人说道:“殿下何必惊慌呢?”……

    “我不想为难你,前面第二间就是我师父的房间,请把。”风无烬低垂着眼眸指着前面的房间说道。

    闻言元影笑了:“呵、呵呵……”

    “你不想为难我?原来这一切就是个局,你骗我跟你去完成比赛,好让我被带走,好解剖研究我。

    原先在鬼山山脚下的林子里,你信誓旦旦的话和承诺让我在比赛那天选择了相信你。现在看来我的信任是多么的可笑,我知道凤来宫的宫主是个什么德行,然而我还是相信了凤来宫的弟子。”

    元影愤怒的瞪着他说道。

    风无烬依旧低着头,低声有说了句:“请”。

    “请你妹啊,你叫我走我就走?我偏不。”元影冷笑着。

    闻言风无烬抬头,急切的道:“你被变异蚂蚁咬了,解药只有我师父有。”

    元影闻言一笑,嘲讽道:“哦?什么解药啊?他的**吗?”风无尘是个什么东西她还不知道?当初控制女鬼说出的话还让她现在都觉得恶心!

    “休要乱说,解药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你当我是三岁孩子那么好骗?还是放我是聋子?刚才你师父可是说了要挖我内丹的。”还想唬她呢?

    风无烬蹙眉,“你并不是妖怪,根本就没有内丹,你身上的妖气也只是因为被变异蚂蚁咬了散发出来的。”

    元影不在说话,冷眼盯着风无烬,见状风无烬有低下了头。

    然而现在元影脑袋里却想的是怎么离开,打她是打不过的,现在她好像没办法靠自己离开这里了,只有靠别人了,那个和她一门之隔壁的人。

    思及此,元影快速的解除了自己身上的隐身术,顺带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让自己看起来似乎被扯了衣服。

    并且在守门的侍卫震惊时,一把推开了房间门——

    她冲了进去大声喊道:“救命啊!有人要——”

    话倒此就被打断了,因为元影后背被射中了一只箭弩!

    中箭的一瞬间,元影双眼瞪得大大的。玛德,早知道推门要被暗杀,她就在门外大喊大叫了!

    “呕……”一大口鲜血猛地一下从嘴里吐了出来,双脚瞬间失去力量让身体往地上跌去。

    站在房间内的六个人,对这突然发生的事感到震惊,但是慕谚宸和风无尘却快速的反应了过来,两人都快速的冲向倒在地上的元影。

    在相互察觉到对方的动作时,都下意识的看了对方一眼,然而再下一秒地上的人已经被门外的风无烬扶了起来。

    “皇子,这是一个被变异蚂蚁咬了的人,我们正要带去试试解药,却不想她突然发疯打扰到了您。”风无烬笑着解释道。

    闻言,风无尘连连附和着。然慕谚宸却是扬起了一抹笑。

    风无烬这个解释真是一点都没有说服力,要知道元影可是被他的暗卫保护着,困住元影的房子是最十几里外的林子里。

    现在这个时间能出现在这,除非她不是人!

    但是她怎么可能不会是个人?风无烬就曾冤枉过元影是妖怪,这次又说她被咬了,前面比赛的事他后来也停说了。

    不管元影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但是这个人他认可了,那么就是他的了。

    风无烬见慕谚宸没说什么,转身就想带走元影,然而此时慕谚宸猛地拍了他一掌,一瞬间他的手上就没了元影。

    “皇子这是何意?”风无尘疑惑的问。

    慕谚宸冷冽的看了眼风无尘对门外守着的下属喊道:“青瓷!”

    进来的是一个黑衣人,他全是劲装,一看就是个暗卫。

    “刚才你动的手吗?”慕谚宸质问着。

    上次御花园里突然出现的此刻就是他的暗卫青瓷,他会出击是因为他曾说过,“见她一次杀一次”!

    所以在御花园他看见元影的。时候才会发射那么一箭。

    后来知道是场误会后,他就收回了这个命令,然而今天却又被他的人伤害了!

    “是。她是突然出现在门口并且闯进来的,属下并未能看清她的面貌,因此才误伤了。”青瓷低头解释道。

    闻言慕谚宸把元影甩到了他手上,对他道:“马上带她离开医治她。”

    青瓷以雷厉风行著称,当他过来的时候他就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这不接到了元影的身躯后,他便立马快速的出了房间跳跃到了一楼,消失在了醉舞楼里。

    “皇子,你这是什么意思?”风无尘不悦的问道。

    他好不容易抓到一次那蛇妖不在她身边的情况,眼看着就要到手的妖姬和地位,他恨不得杀了眼前的人!

    闻言,慕谚宸嘴角泛起一冷笑,转头对风无尘道:

    “正如道长所见,她被变异蚂蚁咬了,你要拿来测试解药。因为被咬了,她突然闯了进来,被我的手下给伤了,那么现在她就不能去试解药了,我得先给她治疗箭伤。道长就去再找一个人来试试解药吧,外面可有一大堆被咬了的人。”

    听到慕谚宸的解释,风无尘瞳孔猛地一缩,隐忍着怒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