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时间是良药

目录:如果没有与你相遇| 作者:李思卿| 类别:都市言情

    自从和李南山约饭,吃得有点尴尬以后,他们很少再在厂子里碰到。以前李南山时不时会到厂房里看看,顺便跑到质检室,和她聊几句。最近几乎没见着他出现,语西多少对他有点愧疚,答应的帮忙,最后被方济东捣乱,成了一场闹剧。李南山大概也举得多尴尬吧,好好的事情,被她搅和成那样,还让他在朋友面前失了脸面。她想找他道声歉,结果又见不着他人影。

    这天下班,沈语西还没到厂门口,就被李南山喊住。

    “语西,咱们能一块吃顿饭,聊一聊吗?”李南山率先开口。

    “好啊,我也正想跟你道歉呢。今天的饭我来请,你别跟我抢,就算我给你赔罪了。”

    李南山心事重重,也没和她计较。他们去的餐馆不大,菜品品种也不多,只是价格实惠,味道也还不错。

    他们随便点了几道菜,等菜的间隙,沈语西说:“对不起啊,那天本来是去给你撑场面的,结果却害你丢脸。”

    李南山低着头,捧着桌子上的水杯,沉默了一会才说:“没关系,又不是你的错。本来就是我虚荣心重,想在老同学面前扬眉吐气一回。不过我们关系很好,他也没笑话我。”

    “估计是骂我了吧,毕竟他以为我是你女朋友,可没想我居然还有一个‘老公’。肯定骂我水性杨花,在外胡乱勾搭,不知检点吧!”沈语西无奈地笑笑。

    “季阳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说出的话算不得数。我其实想问问,那个人不是你老公,对吗?”李南山盯着她,似乎很期待她的答案。

    沈语西摇摇头:“不是。”

    李南山心里刚松了一口气,正开始庆幸,沈语西又说:“他是我的爱人,我爱他。只是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我们没有办法在一起。”

    李南山垂下眼睛,心底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过了一会,他抬起头,对沈语西笑笑:“那个,我其实……”

    “南山哥,我知道你对我的情谊,但是我没有办法回应你。我肯定会辜负你对我的心意的,我也不能假装喜欢你,和你在一起,这对你是不公平的。我太爱他,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忘记他,就算我和他不在一起,我也不会爱别人,他会永远在我的心里的某个地方。”

    “语西,你不爱我没关系,我可以等……”

    “不,我不能让你做我的备胎,这是在伤害你。你也不用委曲求全,你人善良,又踏实肯干,一定会有更好的姑娘在等着你。”

    李南山送她回家,在她家的楼下,李南山问她:“语西,我们还能做朋友吧?”

    “当然,就算我们做不了朋友,你还是我的老板。”

    “那握一下手吧,以后做一辈子好朋友。”

    沈语西笑笑,伸出手和李南山握了下手,说:“那好朋友,我现在要回家了。”

    沈语西回到家里,方济东正坐在客厅看电视。见她回来,他抬头冷漠地看她一眼,语气不善地问:“大半夜的,你去哪儿了?”

    “你好像没资格管我吧?”他的态度让沈语西不舒服,冷冷地回应他。

    “李南山送你回来的?在外面快乐不思蜀了吧,居然还知道回家。”

    沈语西正要去卧室换衣服,听见方济东阴阳怪气地语气,她一下来了脾气:“你又跟踪我?方济东你堂堂一个公司的大老板,老干这些下三滥的事,不觉得跌份儿吗?”

    “我没有这闲工夫,我只不过是刚好站在阳台上看见了而已。我多么大度,一点没有耽误你们亲热拉手。”方济东凉凉地回答。

    沈语西站在原地停了一会,她慢慢地开口:“方济东,你的心思真龌龊。谁送我回来,我和谁在一起,我们做了什么都和你没有关系。你现在住在这里,只是因为我们还算是朋友。你说过我们要好好相处,但是,前提请你不要干涉我的生活好吗?”

    方济东直直地望着她,似乎要看穿她的真实想法。他过了好一会才问:“沈语西,你实话告诉我,你真的只是把我当作朋友吗?”

    他的眼神让沈语西有些心慌,她心虚地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她没有底气地开口:“当然。”

    方济东没有追问,而是转过头继续看电视。沈语西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只好默默地转身去了卧室。

    他们俩没有办法好好相处,有时候一天也说不上几句话,就算说了,也是横眉冷对。后来两人都干脆沉默,相处如陌生人。

    沈语西依然期盼他的工作赶紧结束,她每天面对着他,心理压力巨大。

    这天下班,沈语西回到家里,方济东竟然罕见地没有在家。她本想打电话问问他在哪里,要不要回家吃饭。后来想想算了,不能对他过分关心。

    她做了自己的晚餐,吃完饭收拾了厨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其实她并没有看进心里,时不时地瞄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快十点钟,方济东竟然还没有回来。难道是在外面应酬?不会喝酒了吧?他的胃不好,但那样的场合又不能拒绝。喝多了再进医院可怎么办?

    沈语西思来想去,犹豫了很久,终于拿起手机将号码拨了出去。电话居然关机,是没电了吗?还是丢了?她倚在沙发上忍不住胡思乱想,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就算有事按说也会跟她打声招呼吧?

    沈语西不知不觉地竟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等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她从沙发上跳下来,跑去卧室。卧室里空空荡荡的,并没有方济东的影子。床上的被子整整齐齐,完全没有人睡过的痕迹。他竟然一夜都没有回来。沈语西给他打电话,已经换成嘟嘟的忙音。她失魂落魄地洗脸换衣服,准备去上班。却猛然发现方济东的行李不见了,她跌坐在床上,好大一会才缓了过来。她清晰地认知到,方济东走了,悄无声息地走了,连一句话都没有跟她留。

    沈语西一整天都有点魂不守舍,质检报告填错了都浑然不觉。李南山见她精神不济的样子,便关心地询问:“你生病了吗?要不要回家休息一下?”

    沈语西失落地摇摇头:“没事,可能昨天没睡好,有点头疼。”

    “那你回去休息吧,你剩下的工作让李洁来完成就行。”

    看着李南山手里那份质检报告,沈语西有点内疚,但自己确实无心工作,只好答应:“对不起啊,给你添麻烦了。”

    沈语西回到家里,房间里安静凄凉。方济东在的时候,她能感觉到家的味道,是温暖的、安心的。

    她坐在沙发上,呆呆地望着阳台,阳台上还挂着他的一件衬衫。衬衫的袖口处绣着两个花体字母:YX。她洗的时候还问过他,这两个字母代表什么意思?他当时抱着手臂站在洗手间门口,似笑非笑地反问她:“你说呢?”

    “我怎么知道你衣服上的字母是什么意思,卖什么关子,不想说算了。”她继续低着头搓洗衣袖,其实他的衣服都不脏。他的洁癖严重,有时候一身衣服穿了半天就要去换掉。理由五花八门,不是噌上了油渍,就是落了点灰,要么是沾了什么不好的气味。从外面转了一圈回来一定要换一身,更奇葩的是,明明衣服上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也没有奇怪的味道,他也要去换。原因是他换习惯了,不换觉得不舒服。

    只是苦了她,就算他只穿了一分钟,换了下来,她也要拿去洗一洗,否则他绝不会再穿。而且还只能手洗,他的衣服,她的破旧洗衣机,完全不是一个阶级的。

    她将衬衫洗好,方济东依然站在门口盯着她,不阴不阳地说了一个字:“笨。”

    “你说什么呢?我给你洗衣服,你还骂我笨。简直是没有良心,不知好歹。”沈语西把衬衫撑好,挂在阳台上。袖口处有些褶皱,她去拉的时候,才猛然想到YX,不会是她的名字缩写吧?

    她想了想又否定,她才不会自恋到,以为方济东会把她的名字绣到衣服上。也许只是巧合罢了,方济东的神情语气分明是在故意引她遐想,她才不要上当,免得被他取笑。

    她保持淡定地回到房间里,方济东对着她笑,仿佛看穿了什么一样。这让她有点无处遁形,心里有些恼,狠狠瞪他一眼:“你笑什么?”

    “你猜到了吧?那两个字母。”他用十分笃定的语气说。

    “我猜到什么了?”她不动声色地反问。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我想什么了?我什么都没想,无非就是什么衣服的品牌,还能有什么意思。装神弄鬼的,无聊。”

    “那是我在小姨那里定制的,字母是小姨应我的要求亲手绣上的,并不是什么特别的牌子。”方济东冷冷清清地说了这么一句。

    “哦,是吗?小姨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沈语西继续装不懂,方济东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沈语西面上无所谓,心里却还是不平静的。方济东你个大傻子,总有办法让她心酸难过。

    现在衣服还在,人却已经走了。被她的冷漠一次次伤到,可不得走吗?不过,她也松了一口气,不用天天担心猜测方济东的目的。虽然心里很是空落落的,但是会慢慢习惯的。她能习惯三年没有他的日子,以后也会习惯的,时间是最好的良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