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目录:农门锦绣| 作者:面包西施| 类别:都市言情

    农门锦绣正文第一百八十八章?什么?他要娶那个贱人?

    小陈氏闻言,立即反对道:“不行,我不答应!”

    “你给老子闭嘴!”罗福等着她,说,“有本事你给老子生个儿子出来啊!”

    生儿子,当她不想么?可是一连生了闺女之后肚子就没有动静了,这小半年来,他把公粮都交给柳金花那贱人了,碰都没碰自己一下,咋生?

    于是,小陈氏又是一番哭天抢地的撒泼打滚,她自己也知道,自己一没柳金花长得好,二没人家会哄人,现在人家更是有孕在身,要是让她进了门,以后罗家还有自己说话的份儿吗?

    罗颖也是醉了,心里默默吐槽:个个都喜欢用撒泼打滚这一招儿,这年头就不能有个新鲜点的招式吗?

    柳金花其实最初还真没想过要嫁给罗福,毕竟罗福不管是床上功夫还是身家条件都不是她姘头里最好的,可是今天小陈氏居然敢拿剪刀追着她打,她就一肚子火,心里就有种想报复她的意思,于是她立刻做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哭道:“福哥,要是杏儿姐,不答应就算了,金花下辈子再……呜呜呜……”

    小陈氏瞪着眼,骂道:“你个贱人,烂货,克死了你男人还不算,还想克我家罗福……”

    “闭嘴!”罗福呵斥道,“我看我要是死了,不是金花克死的,就是你个嘴贱的烂货诅咒死的!”

    “罗福,你个混蛋你,为了一个千人骑的婊*子,你骂我!这个贱人跟那么多人男人都睡了,谁知道孩子是不是你的?为了个野种,你上赶着做便宜爹,也不怕人笑掉大牙!”

    男人最恨被女人带绿帽子,小陈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让自己没脸,罗福再也忍不住,“啪”的一下,又一个巴掌打过去!

    小陈氏又被打,柳金花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大家伙都去拉架了,所以并未注意到,但是只看热闹的刘罗两口子看到了,心里觉得小陈氏这段位,跟人柳金花比起来,好比青铜对王者,以后的日子难过了哟!

    某村妇看不过眼了,说:“我说罗福,你媳妇说的没错儿啊,这越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谁知道肚子里种是谁的?”

    “就是,这男人啊,就只顾着自己裆里的兄弟快活,连自己的结发妻子都打,真是太不是东西了!”

    “要说还是那勾引别人男人的狐媚子该死!”

    ……

    小陈氏听这流言偏向自己,就有了些底气,这时候村妇马氏钻出了人群,一对三角眼,瞪着柳金花,道:“这等下作东西,村长,是不是该沉塘啊?”

    马氏的相公,前两年跟柳金花的流言是满天飞,不过马氏生了好几个男娃,在家里的地位十分稳固,被她一闹,他男人后来也就怂了,没再去找柳金花,但是马氏这人记仇啊!现在有这样的机会,自然不能放过!

    小陈氏一听这话,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大声附和道:“对,沉塘!沉塘!”

    柳金花的心凉了一半儿!要知道村里敌视自己的女人可不少,万一一个个都央求把自己沉塘……

    思量间,只听村里不少妇人赞成马氏的意见,罗福急眼了,他认定柳金花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而且一定是个儿子!

    罗福恳求村长:“村长,我愿意负责!我要抬金花进门,再说,金花还有了我的孩子。”

    这时,大陈氏来了,双手叉腰,双眼环顾四周,冷声说:“沉塘?沉什么塘?我宝贝金孙还她肚子里,谁敢沉塘?”

    “金孙?”马氏嗤笑道,“我说罗家婶儿,您也不怕是给别人养孙子,还是觉得便宜奶奶做起来爽。”

    “我呸!谁不知道你记恨柳金花抢了你男人,自己没本事守住男人,还有脸在这里说三道四,谁要是让我没了孙子,那就别想过舒坦日子!”

    这时,村长说:“行了行了,大年初一闹得这么难看!既然你们要娶就娶吧!肚子里的孩子总是无辜的。”

    “村长……”小陈氏张嘴刚想说什么,就被大陈氏呵斥,“你给老娘闭嘴,不下蛋的母鸡,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再瞎嚷嚷,就滚回你陈家去!”

    呵斥完小陈氏,大陈氏和颜悦色的对柳金花说:“金花啊,你好好养着,甭担心,以后咱就是一家人了,只要你给我们老罗家生下金孙,我就让阿福抬你做平妻,以后你横着走都成。”

    罗福笑着说:“对对对,金花啊,我以后肯定对你好,对咱儿子好。”

    罗菊香立刻上前来冲柳金花喊了声:“小二嫂。”

    小陈氏的脸瞬间涨成猪肝色,觉得自己是个外人。

    最终这件事情还是以罗福把柳金花抬进门结束了,村里不少男人都羡慕罗福,一个穷汉还特么俩媳妇!

    而小陈氏哭着收拾包袱回了娘家,罗家也没有人去追,罗福更是送节都懒得去送,一门心思扑在柳金花这边,柳金花享受着罗福母子俩无微不至的照顾,尾巴都翘上天了,不过心里暗暗可惜,小陈氏赌气回了娘家,不然可以气死她!

    针对这件事情,罗颖问过刘一帆,自己将来若是生的都是女儿怎么办?他会不会为了生儿子也去找个小三儿?

    刘一帆听完后,低声告诉罗颖,戏谑道:“只要你答应夜夜喂饱我兄弟,我就保证不偷腥!”

    然后罗颖送他无数个白眼,这家伙总是三句离开那件事儿,简直就是污妖王嘛!

    不过以后还是要盯紧点,毕竟外面诱惑多,这家伙不仅皮相好,现在还有钱,肯定很能招蜂引蝶。

    下午,两口子带了些东西,又去村里给一些交好的村民拜年,拎着东西经过秀娥家的时候,庄氏眼馋的紧,罗颖视而不见,以前罗颖还真想过过年的时候去拜个年,现在她对庄氏连句“新年快乐”都懒得说了。

    初二上午的时候,夫妻俩带着弟妹拎着东西去了刘大有这边来拜年。

    刘四宝也回来了,没干过农活儿的他,长得十分白净,只是性子不知道怎么样?

    刘大有和王桂花十分热情,好吃的好喝的,悉数端上桌,不像以前一样藏着掩着自己带着孩子吃,更让人意外的是,王桂花还给每个孩子一人一个红包,钱不多,但是跟曾经一毛不拔的她比起来,真是太让人意外了!

    罗颖心中默叹:果然人在经历一些重大打击后,都是会变的。

    刘一帆作为刘家的长子长孙,也给大宝、二丫、四宝一人一个红包,每个红包都是二两银子,这个红包算是比较大的了,二丫更是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刘大有一家子一再留饭,但是因着家里有客人,两口子也只是小坐了会儿便回家了,中午饭是在自己家吃的,饭后,一家子拿着东西去给肖家人拜年,因为肖家跟牛爷爷他们一起住的,所以顺便也给牛爷爷他们一起拜个年。

    那几个小的站成排,双手作揖,齐声朝长辈们说着一串串吉祥话,乐的肖家二老嘴都合不拢。

    罗颖把年前买的银簪子拿出来,亲自给肖老太和肖氏插上,牛奶奶见了,一脸艳羡道:“你们有福,孩子们个顶个出息,还孝顺。”

    肖老太原来觉得罗颖花钱太厉害,败家!但是抛开这一点,还真是挑不出毛病,对她也孝顺,她这会子听牛奶奶这么说,嘴巴上嗔怪罗颖浪费,其实心里开心的不得了,眉眼嘴角都是笑意。

    肖老太和肖氏成天逢人就夸自己外孙多好,天天炫耀自己的银簪子,银饰在现代不值钱,可是在这里不一样,做工精致的,一根的价值换成一亩地,足够两个人吃一年了!

    这边流传着一句古话:外孙吃升掉升,意思就是说,给外孙吃了多少都是浪费了的,因为是外孙,甭想他们会报答。所以刘一帆夫妻对自己外家这么大方,可不又招来人嫉妒?

    这时候,罗颖送给秀秀一对银丁香,还给了她一个红包。

    牛奶奶连忙拒绝:“使不得使不得!”

    罗颖佯怒道:“有啥使不得的?我这个做姐姐的给妹妹买对银丁香都不成啊?”说完,罗颖还亲自给秀秀带上,古代女子很小就用针把耳朵穿了洞眼,没钱的就用茶叶棒塞着,有钱的就带丁香。

    “你这孩子……”牛爷爷老两口也感动坏了,更莫说出手就是百多文的银丁香和两颗福珠的红包,就是这些年空手上他家拜年的都没有一个。

    罗颖和刘一帆清楚的记得,那天牛爷爷说:别人不干的事情,我来干!不收你工钱!

    在别人逼自己结算工钱,索要赎金的时候,牛爷爷一把年纪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罗颖心里感动万分,她知道他们老两口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秀秀,所以罗颖投桃报李,以后也会对秀秀多几分关怀。

    实际上刘一帆和罗颖两口子针对这次仗义相助的村民都有自己的一套感谢方式,那就是带着他们一起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