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862章 可惜了

目录:万界之全能至尊| 作者:小项圈| 类别:散文诗词

    ………………

    …………

    ……

    灵子世界,尼德莱斯西方边境之外,伪万界晶壁结成的巨大水晶牢笼之内。

    奥修因和耶辛从空间漩涡里飞出来后,先是看了一眼对面的路西尔,然后又打量了一下周边。

    非凡的眼力,让俩跟路西尔一样,很快就将眼前的这种水晶牢笼的底细看穿了个大概。

    “模拟位面晶壁性质而做出来的隔绝结界吗?真是不错的创意呢。”耶辛语气里带着几分赞叹地点评道。

    “其他人都已经送回去了吧?”奥修因则是冲着江言问了一句。

    “放心,你们两个之前带出去的下属,这会儿都已经被送回了各自的地盘,想必这会儿已经开始各自疗伤了。”江言对着现身的奥修因和耶辛笑了笑,道“话说回来,本座这边收到的情报所示,你们那边的行动进展得好像不太顺利?”

    “没办法,那群恶魔种竟然从魔神那里借到了力量来强行大幅度提升了本身的实力,变得有些难缠。”奥修因摇了摇头“而且,们还特意提前选好了战场,我们找过去后,并没有在那附近找到魔神殿的踪迹,想必是已经提前隐藏起来了吧。”

    听到这,江言看向了还在打量着周围的晶壁牢笼的耶辛,问道“圣主冕下,你的圣图也没有找到魔神殿的踪迹吗?”

    闻言,耶辛这才收回了目光,冲着江言摇了摇头,苦笑道;“阁下也太看得起吾了,魔神殿乃是当年的魔神倾注了大量心血打造出来的神器,本身就具有不弱的威能,加上虚空环境的掩护,就算是吾,要在茫茫虚空里将不知道藏在哪里的们找出来,也是有些为难了呢。”

    “是吗……那就算了。”江言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随后终于将视线转向了对面如临大敌的路西尔。

    “按照计划,这家伙,就交给你俩解决了,没问题吧?”

    “阁下不出手吗?”耶辛问道。

    “不好意思,本座需要集中心力,帮你们维持这片战场,约束好战斗的余波影响。”江言耸了耸肩,指了指周围的晶壁牢笼,随后扫了一眼耶辛,笑眯眯地试探着提议道“其实,如果圣主冕下愿意将圣杯借于本座,让本座借助圣杯的永恒之力对牢笼进行加固,那本座倒是不需要再耗费太多的心力来对其进行维持了。”

    “阁下还真是不忘惦记着吾的圣器呢……”耶辛失笑道,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但也没有再说什么让江言出手的话了。

    显然,拒绝将圣杯借到江言的手里。

    这也是必然的,自从江言把这种东西也放进梦世拍卖会的清单里之后,现在灵子世界里基本上所有对于法则之理有着一定认知的人,都已经知道了梦主拥有着连法则之理也可以解析并在一定程度上进行复制的神奇能力。

    耶辛很清楚如果把圣杯借给这位梦主一段时间的话,恐怕对方肯定会借机对圣杯里的神器法理进行解析和复制,那就等于白白送个大礼给了对方。

    这么吃亏的事,耶辛自然要拒绝。毕竟,们之间的关系可没好到那种可以白送礼的程度,反而存在着竞争敌对的关系。

    现在之所以合作,只不过是这种竞争敌对的关系,在面对魔神势力的时候可以暂时放下罢了。

    对面,路西尔似乎趁着几人闲聊的时间里,暗暗尝试了什么,脸色忽然间有了些变化,最后扫了一圈周围的晶壁牢笼,感受着发送出去的传讯被其直接阻挡了下来。

    “这也是汝做的手脚?”路西尔猛地朝着江言看了过来,又惊又怒地问道。

    “啊……你是说,刚才你暗中发给其余魔神祭祀的求援讯息吗?”江言咧了咧嘴“那么不好意思了,对于这方面的屏蔽技术,本座姑且还是有那么一些心得的。你就别白费心思了。”

    “嘁……真是烦人的乌龟壳!”路西尔阴沉着脸暗骂了一下,随后看向奥修因和耶辛,眼里满是浓浓的忌惮和不解“汝等……到底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从阿尔森们那边的战场回到这里的?就算是用超远程的跨界传送术?还是说,汝等那边,有吾等不知晓的精通空间系力量的通神境强者吗……?”

    “呵呵……这方面的事,本座可就没必要给你解惑了。”江言笑眯眯地道。

    “好了,动手吧,我可不想节外生枝。”奥修因有些不耐烦地催促了一句,随后直接褪去了化形的人类伪装,展开了千米巨龙的龙神本尊的姿态,毫不犹豫地张口就喷出一片虹色的龙息,带着仿佛要将整片牢笼空间都完全焚灭的悍然威势轰向了路西尔。

    “那么,吾也上了。”见此,耶辛也就不再多言,淡笑了一声,背后猛地舒展开来十片金色的羽翼,放出犹如太阳般的神圣光辉,挥手间洒出千丈圣光,以毫无死角、势不可挡的威势朝着路西尔浩浩荡荡地直接压了过去。

    两大神级强者一出手,其攻击的威势就直接将晶壁牢笼内原本看起来还十分宽广的空间给挤压得差点撑爆,入目所见尽皆是彩虹般绚丽的龙息以及炽金色的璀璨圣光,虽然看起来十分美丽,却带着让整个空间都隐隐颤动起来的恐怖杀机。

    但在两神的后方,江言却是无语地瞄了们两个一眼。

    虽然看着声势浩大,但奥修因没有使用的言灵之法,耶辛也没有使用的神器圣剑。

    这两个家伙,都根本没有动用全力啊!

    为何?

    江言一瞬间就已经猜到了原因,恐怕这两个家伙,都是不想要在他的面前展露出太多的底牌,以免被他从旁窥探,趁机用数据异能对们的力量进行解析和复制!

    摇摇头,虽然有些无奈,但江言还是没有对此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这只是两神下意识的行动。

    凭借联手的才是最好的结果了。

    但可惜,路西尔哪怕晋升四级通神境的时间没有俩长久,底蕴稍微差了俩一筹,但再怎么说也是一尊正儿八经的四级通神境大能了。哪有那么轻易就被有所保留的奥修因和耶辛解决掉。

    孰轻孰重,他相信奥修因和耶辛内心还是有些分寸的。目前们最大的敌人可不是江言,而是魔神势力。如今路西尔这魔神麾下的首席大将,好不容易落单了被们一起围困住,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将其抹杀在这里,等未来路西尔和挣脱了封印的魔神联手了,那对们才是真正的不利。

    与魔神势力的威胁相比起来,被江言解析一点儿自己的力量,其实也并不是那么不可忍受。

    奥修因和耶辛也知道,反正只要们不愿意的话,江言就算能趁机解析们的力量,那也不可能做得太过分。不然若是真的激怒了们,两神等解决了路西尔之后就回头找江言算账,或者干脆中途就连他一起打,那对江言可不是个好结果。

    江言、奥修因和耶辛虽然有些各怀鬼胎,但在解决路西尔的这件事还是能达成一致目标的,因此彼此间在这种场合里,都能够自觉地收敛一下某些不太好的念头。

    ……

    …………

    ………………

    ……………………

    ………………

    …………

    ……

    “这也是汝做的手脚?”路西尔猛地朝着江言看了过来,又惊又怒地问道。

    “啊……你是说,刚才你暗中发给其余魔神祭祀的求援讯息吗?”江言咧了咧嘴“那么不好意思了,对于这方面的屏蔽技术,本座姑且还是有那么一些心得的。你就别白费心思了。”

    “嘁……真是烦人的乌龟壳!”路西尔阴沉着脸暗骂了一下,随后看向奥修因和耶辛,眼里满是浓浓的忌惮和不解“汝等……到底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从阿尔森们那边的战场回到这里的?就算是用超远程的跨界传送术?还是说,汝等那边,有吾等不知晓的精通空间系力量的通神境强者吗……?”

    “呵呵……这方面的事,本座可就没必要给你解惑了。”江言笑眯眯地道。

    “好了,动手吧,我可不想节外生枝。”奥修因有些不耐烦地催促了一句,随后直接褪去了化形的人类伪装,展开了千米巨龙的龙神本尊的姿态,毫不犹豫地张口就喷出一片虹色的龙息,带着仿佛要将整片牢笼空间都完全焚灭的悍然威势轰向了路西尔。

    “那么,吾也上了。”见此,耶辛也就不再多言,淡笑了一声,背后猛地舒展开来十片金色的羽翼,放出犹如太阳般的神圣光辉,挥手间洒出千丈圣光,以毫无死角、势不可挡的威势朝着路西尔浩浩荡荡地直接压了过去。

    两大神级强者一出手,其攻击的威势就直接将晶壁牢笼内原本看起来还十分宽广的空间给挤压得差点撑爆,入目所见尽皆是彩虹般绚丽的龙息以及炽金色的璀璨圣光,虽然看起来十分美丽,却带着让整个空间都隐隐颤动起来的恐怖杀机。

    但在两神的后方,江言却是无语地瞄了们两个一眼。

    虽然看着声势浩大,但奥修因没有使用的言灵之法,耶辛也没有使用的神器圣剑。

    这两个家伙,都根本没有动用全力啊!

    为何?

    江言一瞬间就已经猜到了原因,恐怕这两个家伙,都是不想要在他的面前展露出太多的底牌,以免被他从旁窥探,趁机用数据异能对们的力量进行解析和复制!

    摇摇头,虽然有些无奈,但江言还是没有对此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这只是两神下意识的行动。

    凭借联手的才是最好的结果了。

    但可惜,路西尔哪怕晋升四级通神境的时间没有俩长久,底蕴稍微差了俩一筹,但再怎么说也是一尊正儿八经的四级通神境大能了。哪有那么轻易就被有所保留的奥修因和耶辛解决掉。

    孰轻孰重,他相信奥修因和耶辛内心还是有些分寸的。目前们最大的敌人可不是江言,而是魔神势力。如今路西尔这魔神麾下的首席大将,好不容易落单了被们一起围困住,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将其抹杀在这里,等未来路西尔和挣脱了封印的魔神联手了,那对们才是真正的不利。

    与魔神势力的威胁相比起来,被江言解析一点儿自己的力量,其实也并不是那么不可忍受。

    奥修因和耶辛也知道,反正只要们不愿意的话,江言就算能趁机解析们的力量,那也不可能做得太过分。不然若是真的激怒了们,两神等解决了路西尔之后就回头找江言算账,或者干脆中途就连他一起打,那对江言可不是个好结果。

    江言、奥修因和耶辛虽然有些各怀鬼胎,但在解决路西尔的这件事还是能达成一致目标的,因此彼此间在这种场合里,都能够自觉地收敛一下某些不太好的念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