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丹尊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血洗村落

目录:太古丹尊| 作者:狐言| 类别: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血洗村落

    不知昏迷了多久,朦胧中,有股暖流涌入腹内,意识冰冷的秦浩,渐渐恢复几丝知觉。

    脑海依旧泛着胀痛感,受蛇毒麻痹,浑身酸弱无力,秦浩感觉自己似乎躺在床上,耳畔有数道声音焦急的呼唤着。

    “我李万机一无所成,年过半百,有幸受恩师蒙惠,修得附魔神通,师尊离奇丧生,她大仇未报,你还不能倒下,秦浩,给我醒过来,找出真相。”

    “浩儿,照顾好小晗,以后我就把她托付给你了,不可欺负她。”一张熟悉的刚毅面容从眼前闪过,是北疆武帝萧毅。

    萧毅转身离去,对面是汪洋一片的北燕大军,虚空中,数道元帝身影蓄势以待,散发着滔天白金气焰,在他们身下,昔日繁荣辽都,沦为一片残垣废墟。

    “不。”

    秦浩猛然惊醒,平躺的身子直坐而起,面颊皆是冷汗。

    啪!

    瓷碗掉落在地,摔成好几半,地面洒落一片黑色的粘稠液体,液体之中,散发着刺鼻的药腥味。

    受到惊吓,这间破旧漏风的房中,两大一小,三条身影抱成一团,缩在墙角瑟瑟发抖,他们望向秦浩的眼瞳之中,充斥着强烈的敬畏之色。

    秦浩无暇他顾,清醒后,第一时间运行元气,周身笼上一层黄金气焰,借助流入体内的那股温热力量,秦浩麻痹僵硬的躯体恢复一些力气,他指芒划迅速破左手掌心,体内红莲魂火熊熊燃烧,强大魂力扫荡残留毒素,一步步逼向整条左臂,顿时,只见一股黑色腥臭的脓血,从掌心伤口处不断流出,直至将毒素完全逼出。

    呼!

    长松一口气,掌心水光流转,愈合伤口,驱逐体内的毒素,秦浩感到无比舒适。这时,他的目光才望向躲在墙角中的三个人。

    一男一女,两个成年人,以及一个孩子。他们把小孩紧紧抱在怀里,从衣装打扮和关系来看,是一对普通夫妇。

    “修者大人恕罪,我们无意冒犯,只是见您中毒倒在雪地中,这才带您回到寒舍,我们没有动您身上的任何一件东西,求修者大人开恩。”

    “求修者大人开恩。”夫妇哀诉着,拉住孩子当场跪地,吓得头也不敢抬。他们所救这青年,原本半死不活,却在短短一刻间,周身灵气汇聚,整个人变得精神聚佳,明显是道行深厚的修仙者。

    修仙者,修为强横无边,徒掌毙熊虎,可运用灵力的高人,摧山填海也不在话下。

    但如秦浩这般拥有黄金灵力的高人,即便是传闻之中,这对夫妇也从未听过,此时胆子快吓破了。

    “修者?”秦浩皱眉,大概是幻宫生灵,对本土修炼者的称呼吧。

    扫了眼地上的破碗,闻着空气中刺鼻的药味,秦浩问道:“你们救的我?”

    “回修者,我们只给您喂药,其他什么都没做,您的衣服,我们都不敢脱。”中年男人战战兢兢,低头凶了孩子一眼,若非熊孩子执拗,不忍见青年冻死雪地里,他们哪来那么多的破事。

    现在好了,请佛容易送佛难,希望这冷酷青年念点恩情,别做什么过分的事才好,中年想到这里,也是暗中把他的老婆挡在身后。

    “别紧张,我不会伤害你们,把碗取过来我看看。”秦浩道。怪蛇老头子的毒很厉害,连净幽水都净化不掉,这对夫妇究竟是拿什么给他解的毒,丹帝很好奇。

    房内,夫妇纹丝未动,腿吓麻了,倒是那个十来岁左右的孩子,小心翼翼跪着上前,伸手去捡地上破碗。

    “狗蛋,别去。”妇人紧张出口,胳膊一伸,急忙拽回孩子,随即,畏惧的眼神看向秦浩,小声道:“我给您拿。”

    说着,她揉揉腿。

    “唉。”秦浩叹了声,掌心伸出,隔空将破碗吸附而来,鼻子闻了闻:“蛇血,不对,蛇胆,也不对,你们取了蛇身上的什么东西?”

    “蛇皮。”名叫狗蛋的小孩道。

    “多嘴。”中年男人呵斥一声,赶紧挂上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回修者,您昏迷了一天一夜,中的毒名叫七步倒,这种毒蛇在俺们山里很常见,它们铜皮铁骨,不惧冰寒,生命力顽强,毒性也很猛,一不小心被咬中,会闹出人命的。隔壁王小柱他爹,昨天被一条大的七步倒毒死了。可惜,当时发现的晚,没能及时救他,俺们村里的汉子就把那蛇给宰了,正因为留有蛇皮,拿它入药,混合粥饭之中,这才救了您。”

    汉子这时感到很纳闷,传闻中,修者能力滔天,纵然会中毒,不至于连条小小的七步倒也扛不住。毕竟这种毒蛇品级很低,一般成年人,只要小心一点,不被它咬中,都可以拿锄头打死它的。

    像秦浩这种灵力高深的人,随意的挥挥手,就算千八百条,怕也近不了身,怎么会中毒呢。

    可这汉子不知,秦浩其实并非本土生灵,不具备抵抗本土毒物的能力。

    尤其是,毒杀秦浩的那条七步倒,被长玉用秘法提升至蛇皇级别,相当于数百年精神的剧毒妖物。

    “原来如此,我这里有些钱财,帮我带给王小柱,谢谢他赠蛇皮之恩。另外,你们自个留一部分,盖个好点的房子吧。”秦浩意念一动,空间戒指飞出十余块地品晶石。

    虽然不多,但对普通百姓而言,这东西堪称无价之宝了,即使千金也买不到。

    “这……”男人望着秦浩手里的破石头,虽然闪闪发光,卖相十分不俗。不过,终究是石头,扔出去了,还不一定有人捡,也配叫钱财?话虽如此,中年男人却可以感受到秦浩的善意,暗道这青年不错,不像传闻中的冷血无情。

    “修者大人让你拿,你就老实拿着。”妇人给男人递个眼神,拒绝修者,不要命了?

    “多谢修者大人恩赐。”中年男人躬着腰,宛如朝圣一般,双掌接过。

    “嗯,打搅了,这次谢谢你们,告辞。”秦浩从床榻站起,感叹若非这对夫妇,他堂堂宫尊弟子可能要栽。

    但谁也不会想到,外界武者入了幻宫,竟抵抗不住本土生灵的毒性,大概这就叫水土不服吧。

    秦浩觉得,应该逮几条七不倒,抓回来研究研究。他扛不住蛇毒,长河洛、越千阳还有轩辕家族的人,定然也扛不住,这毒以后可能会起到很大作用。

    拉开房门,呼地一声,卷进来一股风雪,扑面砸在身上,彻骨的寒,裹着单衣的秦浩刚恢复,禁不住狠狠哆嗦了一把。

    “大哥哥,给你。”稚嫩童声响起,小孩抱起床上一条缝满了补丁的破毯子,举给秦浩。

    “谢谢你,狗蛋。”秦浩也不客气,接过披在身上,虽然不能裹住全身,但也好受许多。随即,他的身影消失在漫天风雪中。

    然而刚走出院子,秦浩身后便传来男人的大声训斥,他们本就不富裕,御寒之物很少,秦浩拿几块石头换走一条毯子,夫妇就得挨冻。

    “大师兄说得对,不能过多与幻宫生灵接触,以免受此牵绊,影响试炼。”秦浩摇头,强烈说服自己,背后小孩和夫妇都是假的,他们不会被冻死,他们就是无用的傀儡,跟药材一样,是临时道具。

    踏出狗蛋的家,秦浩走了一段距离,回身看了一眼,发现这是个不大的村子,处在一片谷地,村内没有一座像样的院落,家家过得都十分贫寒。

    像这种地方,问不出什么有用的情报,所以秦浩没选择留下,考虑最少找个人多一点的镇子。

    当然,有城池最好。大型城池,必然有需要的讯息和资源。

    顶着风雪前行,秦浩没有御空,精神力扩散,试图从雪丛之中探查七步倒,取些蛇毒存在身上。

    然而,毒蛇气息还没发现,倒是脚下的土地产生强烈动荡,似乎远方有支队伍,正往山村位置赶,而且人数绝对不少。

    “马蹄声。”秦浩红莲火瞳闪烁,抬头顺着山道望去,视线仿佛烧透漫天冰雪,果然,见到一支彪悍骑兵驰骋而来,速度还很快。

    轰隆隆!

    马群奔腾而来,与外界战马不同,为了适应环境存生,骑兵的坐骑,脚掌出奇的又扁又大,像是大型蛤蟆的脚蹼,非常适合雪地奔走。

    很快,这支队伍便是来到秦浩跟前。

    “吁……”

    一道颀长身姿横档路间,虽裹着破旧摊子,却散发极其冷傲气息,即便遇见雄壮马队奔腾,竟丝毫不避不让。

    这不得不让领队的魁梧大汉勒马停下,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像秦浩这种愣头青,不要命的站在路中央,要么是个傻子,要吗便是传说中实力极强的修者。

    “敢问一声,前方可是依浩村?”领队大汉道,络腮胡,裹着厚重貂皮,背挎一柄重斧,威风又金贵。

    “不知。”秦浩冷冷回道,依浩存?便是狗蛋他们的村子吗?名字倒是挺有缘。

    “打搅了。”领头大汉认真扫了秦浩两眼,青年面色冰冷,隐隐有股危险信号,大汉看不出丝毫破绽,更看不出具体深浅,便是主动绕开秦浩,一鞭子抽落,战马扬长而去。

    轰隆隆!

    后方马队全部绕开秦浩,仿佛一支湍急的流水突然遭遇石头一样,硬生生的改变了流动路径。

    “杀气。”秦浩回身望向渐行渐远的马队,这群人显然不是善类,刚才不少家伙从身边经过时,面色狰狞瞪着他看,若非马头儿没说出手,这伙儿马贼肯定不会轻松放过秦浩,更不可能主动饶开。

    但是,现在他们奔着狗蛋所在的村子去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取下蛇毒,找座城池盘查讯息,先与萧晗众人汇合。”秦浩有一丝挣扎,但仅仅一闪而逝,师兄说过,幻宫生灵都是假象,生与死无须太在意。

    ……

    远远,一处耸高雪峰之上,俩道身影矗立。

    一名剑眉冷目的青年,一位手拄拐杖的秃顶丑陋老者。

    二人站于峰顶,空中落雪尽皆避开他们,四道锋锐目光射向远方,一瞬捕捉到秦浩身影。

    “你引的马贼?”东天冷声道。

    “我告诉贼头,村民藏了地品灵石。”长玉笑着开口。

    “你……”东天剑眉扬起怒意,纵然是幻宫生灵,阵法存在期间,也有鲜活的生命。

    “大师兄,当年你就过于仁慈,险些铸成大错,幻宫凶险,师弟孤身一人,让他提前经历也有好处,既然你不做坏人,那就我来做,猜一猜,他会不会去救狗蛋。”长玉道。

    “一定会。”东天深知秦浩品性,对此绝不怀疑。

    “没得选,我只能猜他不会。瞧瞧,他现在抓蛇不是挺开心的。”长玉的拐杖指向雪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