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1010章 这才是分镜

目录:我的漫画家攻略| 作者:潇潇羽下| 类别:散文诗词

    “支配比赛的人”,顾名思义,指的就是刘川枫。

    之前三周,《SLAM  DUNK》连续三话,刘川枫用其出色的表现,一度让观众把他和仙道进行了对比。

    连得11分,刘川枫以一己之力,将比赛的悬念重新拉了回来。

    而在“支配比赛的人”中,刘川枫依然在接管比赛。

    这场比赛是一天比赛的重中之重,陵南的仙道与鱼柱,翔阳的花邢透,中途到场。当他们看到45:47的比分时,一脸错愕,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都是因为刘川枫啊。”

    之前到场的队友,给出了答复。

    场上,牧绅一凭借着超强的个人能力,再得2分,分差为4分,时间很剩下二十秒,球员在湘北手中。

    刚刚被保坂悠辅所惊讶的跨页,就出现在这一幕——宫成运球,组织进攻,海楠队则布置防守。

    篮球到了龚延手中,随即有两个人过来包夹,龚延被迫出手。由于篮球扔得太高,花道勉强够到,刚刚落地,便又有三名海楠球员将花道围住,花道被困在其中的,根本传不出球。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从他的眼前晃过。

    “把球给我!”刘川枫说道。

    在三人的缝隙中,花道将球传给了刘川枫。

    又经过了一次短暂的传球,篮球再次回到刘川枫的手中。

    立川公介搓了搓手,在不知不觉间,手心渗出了汗水。

    在这种场景下,说不紧张不太可能。

    手握球权的刘川枫,该怎么处理这个球呢?

    保坂悠辅翻到了下一页,立川公介眼睛立刻瞪得很大,因为,又是一张跨页。

    这张跨页并非一个整体,而是分为左、中、右三部分。

    左侧,是四个小分格,卿田、高透力将期望寄托在牧绅一的身上,而刘川枫和牧绅一,则直面对方。

    “非赢不可吗!!我一定能赢!!”刘川枫在牧绅一面前,表达了态度。

    牧绅一同样不甘示弱,直面刘川枫的挑战。

    中间和右侧的分镜,就是挑战的过程——在中间的分格中,刘川枫高高跃起,摆出扣篮的姿态,牧绅一则伸出手臂,想要封盖。

    立川的视线随即移到右侧的分格,刘川枫已经收起了球,但牧绅一由于已经做出封盖的动作,这时再想做出应对已然来不及了。

    保坂悠辅同样神色紧张,迫不及待的翻到了最后一页。

    又是一个跨页!

    刘川枫一个假动作后,将球扣进了篮筐,同时,也给了仙道一个特写——神色惊骇。

    立川看到最后一页,积攒了很久的情绪,在刘川枫扣进篮球后,忍不住握紧了拳头,内心的激动,久久不能平息。

    “怎么样?这样的分镜,怎么样?”小谷千名笑道。

    “呼……”立川公介缓了口气,微微摇头,“太厉害了……太厉害了。”

    有时候,不服真的不行。

    就拿这段剧情来说,那一张宫成运球的全场静态图就已经很厉害了,而最后刘川枫的进球,更是经典。

    如果说第一张跨页像是照片,那么,第二个和第三个跨页所组成的动态图,就像是刘川枫进球的慢动作录像,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清晰。

    “保坂老师!”小谷千名扭头看到保坂悠辅。

    “在。”

    “最后的两个跨页,你看起来是什么感觉?”

    “流畅……说不出的流畅!还有……在刘川枫进球的那一刻,突然有种情绪释放的感觉,很痛快……”保坂悠辅回想道。

    “你做助手也有二十多年了,很多漫画上的技巧,应该不需要其他人多说,你就应该知晓了。就以最后两张跨页的分镜来说,最后一页毫无疑问是作品感情的释放,它的作用就是调动读者的情绪,但你应该也知道,分镜的大小选择,其实是与漫画的节奏、作品的情绪表达有关。”

    保坂悠辅点头,“小一点的分格用来积攒情绪,大一点的分格,则是用来释放情绪。”

    “没错。最后两页中,左侧一排四个人的对话,就属于积攒情绪,所以,读者情不自禁的想要看到下一幕——刘川枫与牧绅一如何对决。但紧接着,刘川枫用一个假动作骗过了牧绅一,最终结果是扣篮得分。

    “如果把分镜拆开,四人的对话是为两人的较量做铺垫,而刘川枫与牧绅一在空中的一系列较量,又是对刘川枫最后扣篮的铺垫。

    “大分镜适合释放情绪,这一点没错。但是,为了表现刘川枫的个人实力,必须画出刘川枫全身的动作,因此,漫画给了两个大分格。最后扣篮的分镜是情绪爆发点,该怎么办?《SLAM  DUNK》给出了答案,再来一个比大分格更大的分格,也就是几乎满版的跨页。在对比之下,前一页的大分格也变成了小分格。”

    小谷千名将最后两页的分镜拆开解释,立川公介脸色惨淡,大脑一片空白。

    “所以,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小谷千名问向保坂悠辅。

    保坂摇头,他现在依然在回想小谷千名的对话。

    “你呀,真的不要再死板了。就像这话最后两页的分镜,如果是普通作者,肯定不是这种画法。蘸水笔是你的,想象力也是你的,不要被助手的经验所束缚,那些东西是你的武器,是你的帮手,而不是捆你的绳索。因此,拿到分镜后,多想想怎么做。”小谷千名苦口婆心。

    现在,山岸良人给的name,分镜越来越少,文字越来越多,他真怕有朝一日,山岸良人直接加上了一份文字说明,到那时,事情就棘手了。

    保坂悠辅脸色一紧,微微颔首。

    送走小谷千名,两个人内心各有心事,立川公介坐在椅子上,手握装有name的信封,五分钟内,他没有动弹一下。

    粗糙、简陋、粗鄙、不忍直视……

    这些贬义词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回荡。

    真的太差了……自己绘制的name,无论故事的立意,还是故事的完成都太差了。

    甚至,与《SLAM  DUNK》相比,他竟然连分镜都不会了。

    《SLAM  DUNK》……才是分镜啊。

    不亏!被《SLAM  DUNK》挤掉不亏……总比其他垃圾漫画挤掉,好得多,至少做炮灰也有价值。

    立川公介长叹一声,内心久久不能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