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求正版订阅

目录: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类别:都市言情

    李和对眼前这位前克格勃特工的印象,大部分来源于媒体,在摄影师的镜头下,他总是喜欢炫耀自己强健的体魄,光着膀子骑马,又是架飞机,又驾驶摩托车雪橇,世人皆知的强硬派。

    媒体总是把他描绘成一个说话肆无忌惮的强人和自恋者,好与人争辩,有时会勃然大怒。

    江保健指着那个人面前的铭牌道,“列宁格勒市国际联络委员会主席弗拉基米尔,主管市政府的对外经济关系,据说是市长索布恰克的左膀右臂。”

    “原来如此。”李和点点头,这也能解释的通为什么老普同志会出现在这里,别捷列夫研究所一直都是归于列宁格勒市管辖。

    而且老普一直都是跟着索布恰克混的,后来索布恰克做了圣彼得堡的市长,他也跟着去了,不过他那点稚嫩的政治技艺还不够,首次竞选副市长就以失败而告终。

    在中国代表团和列宁格勒市长冗长繁琐的发言之后,潘友林上台代表达美银行与别捷列夫研究所签了字,台上台下掌声不断。

    刘卿大使引荐索布恰克等市政府领导到李和跟前。

    李和上前客气的一个个握手,实际上眼睛一直没离过索布恰克身后的老普。

    轮到与他握手时,李和有机会近距离的观察,他个头不高,衣着朴素,头发还算茂盛,没有后来谢顶的状况。

    “发型不错。”

    “谢谢。”老普对这句问候,有点不明不白。

    李和没机会与他多交谈。

    因为索布恰克一直拉着他不放,重新谈到投资问题,希望他能够加大对列宁格勒市的资金投入。

    李和含糊其辞,没有应承,他准备把这个立功的机会给老普。

    市长都没搞定的事情,结果国际联络委员会主席弗拉基米尔同志一下子就搞定了,这不就给了他充足的表现机会吗?

    所以李和丝毫不在意索布恰克脸上的失望,但是希望也要给一点的,萝卜先摆上,慢慢的吊着。

    果然,在签约仪式结局的第二天,主管对外经济工作的老普找到了李和的酒店。

    李和给予了热情的接待,“非常高兴再次见到你,弗拉基米尔同志。”

    “你好。”老普也用英语给了热情的回应,他想不到李和还能记得他的名字,在许多大资本家面前,他受够了许多无谓的歧视。他的英语很流利,但是有明显的俄式口音,他用重音强调每一个单词,脸上的表情明显很紧张。

    “请坐,喝杯茶吧。”李和没征求他的同意,径直的给他泡了一杯茶。

    江保健在一旁看的眼神有点怪怪的,能让李和用紫砂壶待客的可没有几个。

    李和笑着问,“弗拉基米尔同志,请问你来找我有事吗?”

    李和看着他感觉很好笑,眼前的这位不管是说话还是做事方式,让人看上去很不自然,很别扭,与他后来展示的自信有力的形象相差十万八千里。

    老普道,“我希望我们能够有机会合作共事,列宁格勒市会随时欢迎你的投资。”

    李和捻了捻手指,江保健就把烟递了过去。

    李和掏出一根递给老普,“抽烟吗?”

    “不,谢谢。”

    李和道,“我对俄罗斯的前景非常看好,这里有勤劳伟大的人民,杰出的科学家,世界一流的工业体系,虽然目前看起来很困难,但是它只是暂时沉睡了的狮子而已。”

    “谢谢,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那么李先生,你有什么建议。”

    李和道,“你和我知道,目前俄罗斯的私有化缺乏法律基础,如果我投资了,如何保障我的财产安全。”

    老普认真的的道,“索布恰克先生是总统委员会的委员,他是宪法的权威者,我相信他能保证你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要知道,现在掌握在某些人手中的财产,是通过非法途径获得或兼并的,如果未来某一天将这些财产合法化,那么,俄罗斯将来向法治国家转变和发展的话,将会成为这个国家公民法律意识道路上的几乎不可能克服的障碍。”李和不了解老普现在的思想状态,但是历史已经证明,老普后来把这些经济寡头整的很惨。

    “先生,我承认,是有许多贪得无厌的人,这是俄罗斯改革中的耻辱,他们是一群可恶的蛀虫,他们将被钉在俄罗斯历史的耻辱柱上。”

    “当然,这里面可不止俄罗斯人这么做,还有许多帝国主义者,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他们都在想办法掏空俄罗斯。”

    李和注意到老普已经捏紧了拳头,其实说白了,在当前的政权结构中,大多数都是亲西方的,眼前这位目前还是一个失意者,没钱没权,尽管对西方再不满,也无济于事。

    老普道,“但是你知道,处于过渡时期,我们首先用出口石油和天然气取得的进款来补充预算,但是我们也在想尽一切办法使税收纪律更严格。我们取消对亏损企业的补助金,想尽一切可能的办法为吸收国外投资者和推动个体经济成分发展创造条件。李先生,相对于那些贪婪无度的帝国主义企业家,我们更需要你这样的合法经营的企业家,据我所知,你在俄罗斯为收购所付出的资金,已经超出了企业本身的价值,你这种行为让我深受感动。”

    “我出生于贫苦家庭,我更能体会到作为一个穷人的感受,所以我每收购一家企业,我都不会让企业的工人陷入两难境地,他们都会有多少的安置,这不是**精神,也不是社会主义精神,而是出于一个人的本能良知。”李和表面说的很动情,但是内心想冲他翻个白眼,心想不是因为你,老子能这么老实吗!

    在俄罗斯,他行贿的事情没少干,但是相对于许多西方国家和俄罗斯经济寡头来说,他起码给每家企业的价格还算公平。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搬空厂子之前,里面的工人他都妥善安置,大部分工人都是给中国人做拆迁和运输工作。

    再说,最近,他花了1亿3000万美金买下波罗的海船运公司,在俄罗斯引起了一阵讨论,因为这家船运公司根本不值这些钱。有说李和是冤大头的,有说李和诚实厚道的,莫衷一是。

    老普道,“那么请你相信我们的胸怀,你这样的企业家,一定会赢得我们的尊重。”

    “如果我要投资,将是至少五亿美金,这不是一笔小数目,我要确保我的投资不会砸了,可是目前俄罗斯的现状让我很忧心。”李和故意叹了口气。

    “五亿?”一直比较沉默的老普也坐不住了。

    李和肯定的点点头,又点了一根烟问道,“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我保证,你这样的企业家肯定会收到公正的待遇。”

    “你保证?”

    “我...”老普显出了窘态,他只是个联络委员会主席,他有什么资格保证呢。

    哪知李和接下来的话让他从地狱飞上了天堂。

    “我的朋友,你用你的诚实赢得了我的友谊,我将投资五亿美金。”

    “谢谢,谢谢。”老普简直有点不敢相信,他激动的握着李和的手道,“那么我代表列宁格勒市人民感谢你!”

    李和笑着道,

    “不,我想你理解错了,对于朋友的要求我向来不懂得拒绝,既然是你向我保证,这笔投资当然是针对于你。这笔资金将会随着你移动,你在列宁格勒市一天,这笔资金将会在列宁格勒市一天,将来你要是来了莫斯科,这笔资金自然也会归于莫斯科,你明白没有?”

    老普激动的无以复加,“那么太感谢你了!”

    他没有拒绝,他自然面临个人经济的困境,与其他政治家差距的区别在于资金支持,那么有了这笔资金支持,他就无往而不利。

    李和拍拍他的肩膀,“达美银行和通商银行将会是坚定的支持者!有什么事情,你可以随时去找阿巴尔金先生。”

    阿巴尔金是著名经济改革理论家,原苏联科学院通讯院士,曾任原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兼部长会议国家经济政策委员会主席,他是俄罗斯目前货币政策的坚定反对者,自然就不受俄罗斯政府的欢迎,落了个衣食无着。

    潘友林早晚是要随着李和离开俄罗斯的,所以他在征求了李和的意见后,聘请了阿巴尔金作为通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和通商银行俄罗斯分行的总经理,同时兼任俄罗斯达美银行主席。

    这一安排简直无可挑剔。

    “谢谢。”老普终于相信世上有一见钟情这回事了。

    李和亲自把他送出了门,老普同志还是有点依依不舍,他害怕天上的馅饼不牢靠。李和不得不一再保证,我们的友谊牢不可破,这种情谊,是什么都换取不了的,它比山高,比海深,比蜜甜。

    铁木耳从拉脱维亚回来了,带来的好消息是以2000万美金收购了dartz汽车公司。

    李和很高兴,然后向列宁格勒市要求收购俄罗斯kombat旗下的轿车厂。列宁格勒市政府一点儿犹豫也没有,但是要求李和承担高达1000万美金的债务。

    李和没有意见,kombat与dartz的结合才是真正的凯佰赫战盾军用车。但是他提出了一个要求,他要求一起购得kombat的商标。kombat的标志是一匹正在奔跑的马和kombat字母结合在一起的,他准备使用在国内仰勇正在建设的宝马汽车上。

    这个计划让他得意了半天。

    他接下来把高尔基发动机厂、圣彼得堡轮胎厂、kombat轿车厂、dartz汽车公司合并重组在了一起,名称叫达美汽车,主要以生产suv汽车和双轴、三轴牵引车为主。

    铁木耳这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做了新合资公司的总裁,立马升级为人生赢家。但是李和给出了要求,给他一年时间,如果得不到潘友林聘请的董事会的认可,照样下台。

    李和要离开了,他手里的许多人都需要安排一下,大部分都是帮他看顾在前苏联地区的产业,能搬的已经让他搬空了,搬不走的自然要在本地继续经营。

    马蒂奇作为一家新上任的船运公司的总裁,表现的雄心勃勃,已经向李和展示了他的庞大的计划,他要垄断远东地区的石油运输业务。

    李和泼冷水道,“知道目前俄罗斯已经破产了多少家船运公司吗?15家!”

    马蒂奇道,“先生,这恰恰是我们的机会,随着堪萨斯船运、哈萨船运的倒闭,整个远东地区只有一家远东船运公司实力最为强大,可是他们主要运送的是木材,跟我们的业务完全形成不了冲突。”

    “我的要求是不亏本就可以了。”李和对他目前是不抱多大的期望。

    伊万诺夫要带走巴芙拉回白俄罗斯,他手里握着大块大块的地皮和附属资源,仔细一核算有153处,他计划是靠收租过日子。

    李和却骂他没出息,“伊万诺夫先生,我希望你能成为东欧最大的地产商,好好学习吧。”

    主要的人员安排完以后,剩下的都是潘松给安排了。

    四百多人看着挺多,其实许多关键岗位还是面临人员不足的困境。

    李和的那辆凯佰赫座驾也被飞机托运回香港了,他也想拖回内地,可是就怕在内地坏了找不到地方修,还是在香港方便一点。

    潘松遇到了难题,“李哥,咱们之前购了三架用来运货的小客机,再卖的话,一时半会找不到买家,可是留在这里的话,一年的维护费可不便宜。”

    “你的意思呢?”李和看着潘松一副成竹在胸的态度,估计他心里应该有谱。

    潘松笑着道,“手底下两个俄罗斯的兄弟跟了我有2年,他们以前是苏联空军飞行员。我安排他们去伏尔加模具厂,他们不是太乐意,他们想继续开飞机,他们认为有三架飞机完全能够开一条航线了。”

    李和乐了,“这是要开航空公司?”

    潘松点点头,“我也觉得有点天方夜谭,可是他们很认真,已经找我说了五六次。所以我问你的意见。”

    李和犹豫了一下,开航空公司的风险太大了,不是因为亏损的风险,而是他担心在这一片随时会上演马航去哪儿这种事情。

    “你把那两个人喊过来,我跟他们谈谈。”

    潘松带过来的两个俄罗斯人个子都不高,看着三十多岁,却都有浓密的胡子。

    叫格尔哈德的人自豪的说道,“李先生,我们两个人都是tu-26飞行员,有高达小时飞行时间数,不管是在经验和资历来说,我们都是优秀的飞行员。”

    李和打断了他的话,“可你们谈论的是开航空公司,运营一家公司和开飞机是完全两个概念。”

    年龄更大的别列谢夫道,“先生,航空公司最重要的有两个,一个是盈利,一个是安全,我们懂飞机,所以在安全方面你大可以放心。至于盈利,我们也有计划,如你所见,在大公司飞的都是主线,大多都是各个国家的首都与首都之间的,而不重视支线的发展,支线市场大有可为。”

    格尔哈德补充道,“别列谢夫的叔叔在谢列梅捷沃机场工作,我们向他打听了很多的东西,他可以帮助我们。而且目前失业人员有很多,我们随时可以从空军招揽到我们的很多同事,他们可以完美的胜任地勤、维修、通信工作,甚至有需要,我们可以买到更多更便宜的客机。”

    李和与他们聊得越多,了解的也越深,最后一咬牙道,“我同意了,我再给你们补充一千万美金的资本金。”

    全世界的私人航空公司多的是,人家有胆量,他李老二为什么就没有这个胆量?

    再说这一套苏联之行,他本来就计划花钱的,实际上根本花出去多少钱,给老普的钱都是计划中的,也只到账了几百万。临走的时候再花点也无所谓了。

    “真的吗?”格尔哈德似乎没有想到会这么容易。

    李和点点头,“但是只有一条要求,做好了我会给你们机会,如果做坏了,game over,你们将不会再有任何机会。”

    “谢谢,谢谢。”两个人激动的相拥而泣。

    至此李和的名下有多了一家叫达美航空的航空公司,只有三架破旧不堪的客机。

    李和回国的这一天,同行的还有刘保用、袁明等人。

    莫斯科市长、列宁格勒市长、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副总理都前来机场送行,钱袋子走了,让他们颇感失落。

    李和在登入机舱的那一刻,看到了人群后的老普。

    他笑着冲老普挥了挥手,老普也努努嘴挥挥手。

    飞机起飞,李和心里反而不踏实了,心里越是焦急,等待越是让人感觉度日如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