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86、掌控

目录: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类别:都市言情

    她自然也是羞恼不已。

    说着就要去敲小闺女的屋门,可是老五在里面死活都不再开门,又气又急。

    “等她想好了再和她说吧。”何芳把王玉兰拉开。

    “哎,怎么就一点不省心呢。”王玉兰还是不停的叹气。

    “这不行,这不行。”李兆坤背着手在堂屋来回的打转,一咬牙跑到竹林里把铁铲子给翻出来了,扛在肩膀上,招呼跟着他打转的张老头,“走,跟老子一起去剁了这狗杂碎。”

    “哎!”张老头回应的很响亮,颇有愿意陪着上刀山下火海的架势,非常的显着义气,他现在垃圾也不捡了,腰也不佝偻了,眼前跟着李兆坤虽然算不了得道,更算不上升天,可是跟他以往比简直是天上地下。

    穿着一件对襟白大褂,咖啡色长裤,黑色皮鞋,偶尔老太爷的派头比李兆坤还足,这完全的都是不自觉的仿着李舒白这老头的。

    “爹,你别添乱了。”李隆拦住要出门的李兆坤。

    “滚犊子,赶拐带老子的闺女,非扒了他的皮。”李兆坤生气的程度比李和有过之而无不及。

    李隆道,“你知道人家姓什么,家住哪里?再说学校都放假,你都找不到人,去扒谁的皮?”

    “那我等会去问问那死丫头。”李兆坤这才悻悻得放了铁铲子。

    晚饭,老五也没吃,至始至终都没有开门。

    王玉兰这会心软了,在门外软声细语的央求闺女出来吃饭。

    李和道,“一顿不吃饿不坏她。”

    他把一碗羊汤喝的呲溜响。

    老五这是要让他先去低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心子都掏出来给她吃了,她还嫌腥臭啊,也是没谁了。

    “恩,她屋里肯定有零食。”李隆也深表认同,老五多鬼精啊,就是再生气,也绝计不能亏待自己肚子的,“你们吃自己的吧,别管她。”

    隔天早晨,王玉兰一做好早饭,就伸头往小闺女的房间里张望,希望能有点奇迹,可是能一家人早饭吃完了,都没有动静。

    她一边收拾盘子一边念叨,“这下糟了,不吃饭可怎么办。”

    “那是因为不饿。”李和还是一副无所属的态度,“她想摆小姐谱就让她摆。”

    “那我去看看吧。”何芳看看婆婆的脸色,再看看李和的眼神,终究还是决定去敲敲老五的门。按她的想法,她也是决定不惯着老五的,可是她是大嫂子,这点包容她要有。

    李和不愿意给老五台阶下,那么她这个大嫂子就有义务去做这个中间人,要搭一个台阶,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李和的代表,是最好不过的台阶。

    “那你赶紧去看看。”王玉兰感激的看了一眼大媳妇。

    李和没理会,吃好早饭以后,就打算去看看李兆坤的快艇生意。

    李兆坤尽管还是只有一艘快艇,却是把生意规模给扩大了,在旁边开了一个小卖部,门口还摆了几张台球桌,而售货员就是张老头的儿子。

    “李老板,你喝汽水。”张老头的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儿子叫张德文,四十来岁,对着李和殷勤至极。

    李和摆摆手,端起自己从来不离手的茶壶,“生意还成吧?”

    “托李老板的福,生意很好。”张德文想不到捡破烂的老爹能巴结上这么大的财主。这里正在做度假村开发,生意自然是不用说,许多人是挤破脑袋想在这里做生意,可是都拿不到门面。

    而且不是谁都能随便在这里立足的,要是别人,早就被流氓混混给讹诈干了,再好的生意都不中用。

    “一个人忙的过来?”李和看着这个超市也不小,李兆坤和张老头又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根本顾不了这里多少。

    张老头道,“我孙女有时候也来帮忙的,按小时工算钱的。”

    “挺好。”李和在这站了这么一会,来买东西的至少都有七八个人了。他拍拍古小华的肩膀,“你倒是有心了。”

    他亲爹注定就没做生意的脑子,要不是古小华这小子,不亏钱就算不错了,哪里能这么有条不紊。

    古小华得李和一句夸赞,比吃了蜜还甜,“李先生,都是我该做的。”

    “最近在做什么?”

    “都是跟着全哥后面的,偶尔也帮他拉拉客人。”

    “不务正业,这么喜欢做叠码仔?”李和很不高兴,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的人,去赌场里面混什么啊!

    “李先生,你的意思是?”古小华很不明白。

    李和道,“我很看好你,觉得你有演电影的天分。跟喇叭全说,看看有没有合适你的角色,演电影去吧,就说是我的意思。”

    “是。”古小华没胆子去反驳。

    何芳终于把老五的房门敲开了,

    垃圾桶里的零食袋子已经用一团团的餐巾纸做了很好的掩饰,但她还是看见了,不过只能是视而不见,搂着老五的脖子安慰道,“不吃饭怎么行啊?你哥说的呗,吃饱饭了才有力气生气是吧?”

    “别跟我提他,他太不讲道理了!”老五还是余怒未消。

    何芳笑着道,“你哥都是为了你好是不是,理解他一点。”

    “为我好?为我好就可以不分青红皂白的随意打人吗?为我好就可以不尊重人吗!”老五越说越气愤。

    何芳尴尬的道,“打人是不对,这个我已经训过你哥了,不要再生他的气好不好?”

    “他太野蛮了,你知道不知道!”

    “是,他野蛮。”

    “他什么意思嘛,他以为为我付出了,我就得乖乖接着?这不是关心,不是爱,是操控!她就是想操控我,让我老老实实的听他的话,做木偶最好了。”

    何芳道,“他真的很疼你的嘛,你不知道,有时候我都嫉妒的。”

    一听这话,老五更气愤,“你们都帮他说话啊!我是不是就应该按照他说的去做?他想用经济手段来掌控我,就算我觉得不舒服,那也不是他的错,因为他的动机绝对是好的嘛,他没有什么可反省的,也不必为我的不舒服而自责内疚,是不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