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1060、失心疯

目录: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类别:都市言情

    直到齐华走后,方全整个人还处在懵逼的状态中,这么轻松就走上人生巅峰了?

    掐下大腿,疼是真的疼。

    半晌才反应过来道,“姐夫,姐夫,你的意思是给我贷款,然后让我做生意?”

    “这里有别人?”李和反问。

    “不是,姐夫,我就觉得这幸福来的有点太突然。”方全嘿嘿笑道,“你说我能不能做的好?”

    “刚刚还牛逼吹破天,这会怎么就蔫吧没信心了?”李和还是蛮喜欢方全的性子,耿直中带着一点**的属性,用东北话来说就是‘梗’。

    但是,人却一点儿都不傻,他的机灵劲,冷不丁的还不容易发现,因为都会被那副憨厚相所迷惑。

    方全道,“信心我倒是有,只是什么事都有万一,就怕辜负你期望。”

    “少跟我玩心眼,我还不知道你?”李和摆摆手,“真要不乐意,就一边玩去,肯定有人排着队来抢着做。”

    “愿意做,愿意做。”方全也知道李和说的是玩笑话,就笑着道,“姐夫,那我贷100万成不成?”

    “具体怎么做,找你齐哥商量去,就有一点,做生意给我规规矩矩,不能偷奸耍滑,要不然可做不了长久的生意。”李和认真的嘱咐道,“人无信不立,业无信不兴,这个道理不需要我再掰开了给你讲吧?”

    方全点点头,“不用,我没读过什么书,有些道理也说不明白,可是都懂,姐夫,你放心,我不是那么短视的人。”

    “那就好。”李和允诺道,“只要好好做,建立好自己的行销渠道,做到一定的规模,我也有脸面帮你要个大代理商的资格,现在先拿个分销权凑合做,能做到什么地步,全看你自己了。”

    地产和装修行业正在蓬勃发展,与建筑相关的水泥、五金、建材行业也进入了大大发展的时期,此时做板材可谓是赶上了大势,何况印尼板材在中国是畅销品,如果在有价格优势的情况下,方全都做不出市场,那么李和只能是说无能为力了。

    方全发狠道,“要是做不出成绩,你剁了我脑袋当球踢!”

    好像不这么说不足以表决心。

    李和快速的白了他一眼道,“我倒是想呢,就怕你大舅妈不同意,行了,就说这么多,剩下的你看着办,稳扎稳打,不用操之过急。”

    在这里,有付彪和于德华等众多人的照应,倒是不愁方全能有什么麻烦。

    “嗯。”方全的激动的紧握双拳,差点跳起来。

    “还有,你不小了,该成家就成家,先成家后立业这话不是空说。”李和开解道,“不要说什么事业为重,都是哄鬼的,不管是家里的,还是外面自己有谈的,抓点紧。”

    “这我肯定比你着急,姐夫,要是有个能知冷知热的,傻子才乐意做光棍呢,晚上回家连口热饭都吃不上,衣服堆的老高都发霉,这日子可不好过。”方全实话实说,一点也不掩饰自己对脱单的渴望。

    他既没有找倾国倾城的野望,也没有找有趣灵魂的崇高理想,只是想找个五官周整,能过日子的女人,仅此而已。

    李和在参加了向阳集团总部的落成仪式之后,见到了同来庆贺的吴波。

    “怎么?有什么心事?“见他久久不说话,李和先开了口。

    “赵青变了。”良久之后,吴波才说这么一句话。

    “再怎么做,也是为了你们这个小家,别人可以说,你却是不能说。”李和尽管对赵青不喜,可是只能是表示理解,“孩子那么大了,你回来是应当应分,没到挑剔。”

    “哎,我对不住你。”吴波低着头,叹口气,感觉无颜面对李和,是李和把他从泥潭里拉出来,而如今,刚刚没敞亮多长时间,他就要做起来忘恩负义的事情,这让他很不好受。

    一面是自己深爱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一面是自己的兄弟,他左右为难。

    李和朝服务员招招手,要来两瓶啤酒,他一人倒了一杯,然后端起杯子道,“自己家兄弟,不说二话。”

    “哎,谢谢。”不善饮酒的吴波,却把杯子里的啤酒一饮而尽。

    “你这脾气,真是没变,我当初拉你来我这,可不是指望你待一辈子的。”李和慢慢悠悠的道,“你能留到现在,从心里来说,我是已经够感激你了。如今,各自成家,有孩子,当然是要以家庭为重,不要再说那些有的没的。”

    “好,那我听你的,按程序来,我过几天就向方向提交离职申请。”吴波接着咬咬牙道,“公司的股权我不再保留,自愿放弃。”

    李和笑着道,“傻了吧,亲兄弟也得明算账,是你的就是你的,你在公司十来年,这些都是你应得的,哪怕你离职了,你依然还是印务公司的大股东之一,不必有什么不好意思。”

    他晓得吴波的弱点,哪怕在商场厮杀这么多年,可是依然摆脱不了书生气和薄脸皮。

    “这....”吴波脑袋沉的更低了,好像有点羞于见人。

    李和又给他倒一杯酒,接着道,“剩下的你就不用管了,你只管跟方向交代好就行,至于接班的问题,我想方向心里应该有数,如果不出意外,杨富贵那丫头应该会接你的位置。”

    “铁定是这丫头了。”提起杨富贵,吴波不得不对这小丫头表示服气,一个小学都没上完的人,居然能凭着自己的狠劲,硬生生的啃完从初中到大学的课程,连他们这些从学生生涯苦熬过来的人都表示钦佩。

    李和问,“既然打算来这边,有什么计划没有?粤东这边的印刷市场大有可为,想单做,我拿钱入股,算我一份。”

    吴波摇摇头,“我不会再做印务和印务相关。”

    哪怕李和同方向出于感情因素,不会和他签订离职后同业竞争的条款,但是不代表他不懂这个规矩,如果他继续再做印务,这就意味着他将要借助之前在极地印务获得的客户资源和人脉在华南市场和极地集团做竞争对手,他不能这么做,也不愿意看到这个结果。

    “那你准备做什么?”虽然吴波这样是纯属多想,但是李和没阻止,估计是劝不了的。

    吴波道,“其实这些年,粤东的电子硬件发展的很快,我想借着这股势头做磁性感知和识别元件。”

    “你直接说做磁头得了,只是应用领域比较窄吧?”两口子都是这方面的专家,选择做这一行,并没有令李和诧异。

    “验钞磁头,读卡磁头,支票检测磁头,录音机磁头,电机磁头,硬盘磁头....”

    “得,算我无知。”李和赶忙打断,要不然吴波肯定还会没完没了的说下去,果然是隔行如隔山,他想不到一个小小的磁头会在这么多的行业有应用。

    “他的关键作用就是可以读取磁性介质的数据,随着计算机和信息产业发展,我认为这个产业大有可为。”

    “虽然我对这个不是太懂,但是我也觉得可以试试。”李和想了想道,“我旗下有电子公司,有需要什么帮助的,就去找齐华,让他给你联系。”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有时候,吴波同许多人一样,对李和的眼光有一种蜜汁自信,因为李和已经用事实证明,只要是他看中或者投资的行业和产品,无一不是市值过亿的!

    向阳集团总部大厦落成仪式的场面弄得很大,不光是相关的省市领导同样出席剪彩,李和旗下的一班人马也千里迢迢的来捧场。

    众人难得这么聚齐,仪式结束以后,李和在四海酒店特意摆了一桌,这是中再集团重组以后的第一次聚会。

    随着李和旗下产业规模的急剧扩张,已经远远不止当初那么几个人了,比如以前没资格上桌的陈奎和朱大昌、黄家兄弟,现在独挡一面,算是一方土豪,是不能落下的,此刻三张桌子都是勉强挤下。

    “很高兴,再次和大家聚在一起。”李和站起身,端起杯子,“废话不多说,我先喝完。”

    爽快,麻利。

    众人纷纷起身,跟着一饮而尽,哪怕是不胜酒力的。

    李和压压手,示意大家都坐下。

    “我今天不谈公司的事情,也不谈业务的事情,就简单说说大家个人思想问题,有些人啊,有俩钱了,现在是越来越虚,越来越飘,这个可是真要不得。”他挨个的一个个瞧过去,大家好像心虚似得,纷纷的低下来脑袋,“社会上这两年冒出来的热词,暴发户,款爷,说的就是这种人,稍微有点成就,人家吹捧两句,自己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认为有钱可以搞定一切,出手啊,比我还阔绰,还特别喜欢居高临下的,自以为是。”

    他说的很宽泛,并没有特别针对谁。

    “咱们这些人是有点运气,比别人先挣点钱,可是有那么能耐和了不起吗?

    我总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咱们要是再抱着这种陈旧的暴发户心态,早晚要被拍死在沙滩上!

    今天你看不起人家,过几年人家说不定看不起你呢!”这帮人没有亲眼见过互联网时代的造富能力,还完全沉浸在自得中,绝对想不到,再过十年二十年,他们的这点家底连跟投天使轮的资格都没有,所以李和不得不提醒道,“咱们国内刚发展起来,大家对未来还缺乏想象,对高科技没有畏惧!

    我就拿美国来说,网景这家公司,是黄炳新投的,大家应该都是听过的,他的创始人一夜之间成为亿万富豪用了多长时间?

    微软的比尔盖茨成为亿万富豪又用了多长时间?

    还有乔布斯,埃里森....

    不认识这些人的,就去打听打听.....”

    “不要天天坐进观天,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他说话的语调越来越高,“来,这里身价最高的是老于和老沈吧?

    老于,你别笑,我也不是埋汰你,给你算上你在公司的股票市值和名下固定资产、现金,你超不过60个亿!这点钱,你就得意了?”

    台下的人瞬间不淡定了,有6亿尼玛就可以笑傲江湖了!

    都有60亿了,还要怎么样?

    要不是你李老二挡着路,放到内地,人家妥妥的内地首富啊!

    也就你李老二财大气粗,不怕风大闪着舌头!剩下的人,谁敢小瞧于德华!

    哪怕是黄炳新、潘友林这些掌握千亿市值的集团主席!都得仰视!

    公司的钱和个人的钱是两码事!

    他们的个人身价是完全没法子和于德华比的!

    一时间,台下窃窃私语,更多的嫉妒,羡慕,还有恨。

    他们一直以来都是完全低估了于德华的身价!

    不过,大家随即认真想想,于德华有这么多钱也是正常,毕竟他是李和的创业元老,是李和旗下员工中,原始股权拿的最多的一个!

    李和灌口啤酒,冷哼一声,突然又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60亿而已!”

    而已!

    而已.....

    天知道台下众人的心情。

    要不是看在他是老板的份上,真的上去撕了他的心都有!

    你是首富!

    可鼻子上也不能插这么多蒜啊....

    只听见他继续淡淡的道,“我今天在这里就撂下这么一句话,大家可以记下来:20年后,60亿不要说在港澳台三地,就是在内地,连富豪榜前500名都进不去!”

    “怎么可能!”一向对李和毫无保留信任的寿山一下子脱口而出。

    “60亿呢。”小威也懦懦的向李和投去质疑的眼神。

    “李先生,大家都知道你看好内地经济,可是不至于像你说的这么夸张吧。”20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可是要发展到什么地步,才能让身价60亿的富豪进不了富豪榜!

    郭冬云怀疑李和是不是有失心疯,反正偶尔间歇性的,她早就习惯了。

    “......”

    台下的人都是这种不可思议的态度,觉得李和这次是真的错了。

    “我跟大家打个赌吧,20年后,如果我说错了,我给你6亿,如果我说对了,你给我6亿,谁和我赌?”李和这个时候这想起来付霞的好,那才叫毫无保留的信任。

    台下一下子鸦雀无声。

    开什么国际玩笑!

    在场许多人统共身家还没6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