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3、来自三十年前的苦恼{求票!}

目录: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类别:都市言情

    所以,哪怕他从来没有见过他老子,但是他老子如影随形,时刻都在通过他老娘施加影响力。

    走出庄子,雪依然在下,白茫茫的一片雪地,好像一眼望不到头。

    他没敢再继续朝前面走,他终究还是不放心他老娘一个人跟在后面,厚厚的积雪下面不是暗坑就是树茬子。

    他停留在原地等他老娘,手电筒的灯光越来越近。

    招娣埋怨道,“大晚上的,也不知道拿个手电筒,别掉坑里,都没人拉你。”

    “雪照的亮,我又不是瞎子,”何舟振振有词的道,“再说这条路我多熟,闭着眼都能走。”

    招娣假装生气道,“那也不行!你爸爸说...”

    “我爸爸说人有失足,马有失蹄...”何舟主动接上话,他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你这孩子,现在都学会还嘴了,”招娣哭笑不得,“你别以为上了大学就什么都不用学了,还得继续学,有打牌的功夫不如多看会书呢,你爸爸说....”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何舟得意的看了一眼老娘。

    “不是,你爸爸说,在这个本该吃苦的年纪里,我们一定不要选择安逸。”招娣没好气的道,“你以为你爸爸就说这么点啊?说的多了呢,只是我年纪大了,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了。”

    “那我爸爸有没有说过,最笨的努力,就是没有效率的勤奋??”老娘说的这句话他确实以前没听过,哦,不,是他爸爸说的,他忍不住反驳道,“熬夜早起复习的效率不比早睡早起复习的效率高,发疯跑二十圈减肥的效率不比循序渐进细水长流的效率高。”

    招娣冷哼道,“你爸爸还说了,无论我告诉你什么道理,当你的心智没有达到这个境界你是不会理解这个道理的。”

    “我....”何舟突然沉默了,走了半晌,突然回头道,“妈,有没有是你想说的?”

    “什么?”招娣没明白儿子的意思。

    “别一天到晚都是你爸爸说,你爸爸说,我从来就不知道他长什么样!连见他都没见过!”他的父亲一直是他老娘的逆鳞,但是,今天他决定碰一碰。

    “我没读过书,又没什么文化,你老子是大学生,没有他不懂的,”招娣说的理所当然,“何况,他说的有道理,当然要听他的!”

    “妈....”何舟突然有点同情他老娘,他真的想对天狂吼,亲妈!你是全省挂的上号的亿万富豪,政协委员,全国知名的女强人,怎么就这么没自信呢!

    他真不明白他老子给他老娘灌了什么**汤。

    招娣训斥道,“有没有一点男人样?跟谁学的,温温吞吞的,有话赶紧说。”

    何舟硬着头皮道,“我也是大学生。”

    既然你说他是大学生,可我也是大学生呢?

    为什么我就要听他的!

    为什么他说的是对的,我说的就是错的?

    他不明白!

    “你能跟你老子比?”招娣噗呲笑着道,“走吧,别整天寻思些没用的。”

    她继续朝前面走。

    “我怎么就不能比了?”他不服气,小跑两步追上。

    招娣一边走一边道,“你老子考大学的时候,那真正的千军万马挤独木桥,那会全县都没几个大学生。

    他上学吃不饱穿不暖,全靠熬出来的,厉害着呢。

    你呢,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条件全县都没几个,就这,你还给我考个破军校出来?”

    “你是我亲妈嘛!全县考进军校的就俩!就这,你不夸夸我就算了,可有你这么损的吗?”何舟实在很难理解她这亲妈的逻辑,从小到大,哪怕他做的再好,都得不到他老娘的夸赞,好像他都是应当应分的一样!

    每次他考试得第一的时候,他真心的希望能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得到母亲的夸赞!得到母亲的鼓励!

    但是,他现在才明白,这是奢望!

    只要他那个素未谋面的老子还在他老娘的脑子里!

    他永远达不到母亲的要求!

    “夸你,怎么夸你?你老子18岁的时候就赚了第一桶金,你呢?”她继续朝前面走,淡淡的看了儿子一眼,“你还在吃我的喝我的,现在还在跟我提要求?”

    “我跟你提什么要求了?我...”何舟欲哭无泪,眼看要到姥爷家门口,他索性不再说,沮丧的摆摆手,“随便你怎么想吧。”

    说是他姥爷的家,其实是他老娘花钱盖的,二层小楼,五上五下,在村里算是很排场的。

    但是实际住的没有几个人,几个姨出嫁,自然住婆家,小舅舅结婚以后,老娘给买了房,农村就不愿意回来了,甚至是眼前的春节都是在县里过,家里只剩下他和老娘以及姥姥、姥爷。

    “又惹你娘生气了?”何老西眼看着招娣进了浴室,然后低声问何舟。

    何舟摊摊手,“我也无奈啊....”

    何老西道,“你娘不容易,多想着她,心疼着一点,你都多大了,不要不懂事。”

    “我没有大逆不道啊...”何舟无力的进了自己楼上的卧室,反锁上门,打开电视后,就整个人甩在了床上,但是,刚好砸在叠的整整齐齐的豆腐块被子上,觉得不妥当,又翻身起来,把被子挪一边,重新理整齐之后,才重新躺在了床上,一动都都不想动。

    只是,偶尔眼珠子会往电视上瞟。

    看到赵本山和小沈阳的《不差钱》,突然就笑喷了。

    可是突然又生起一股无力感,他家不差钱,可是他差钱啊!

    物价涨的这么凶,五百块钱的零花够干嘛?

    在学校,有津贴,有补助,他是没有花钱的地方!

    可是,他有交往啊,就眼前,高中的同学聚会他都是愣没敢去!

    跌不起那份啊!

    谁能想到堂堂的亿万富豪的独生子会想着在寒暑期勤工俭学?

    不,还是叫挣扎妥当一些。

    发传单,摆地摊,澡堂搓背,适合他做的,他都做了...

    要不是学校纪律严格,他都恨不得天天去搬砖!

    权当锻炼了!

    “真他娘的是生容易,活不易啊...”现在人家问他家庭情况,他就径直说自己家是种地的了。

    说多了,人家当他吹牛呢!

    突然,门被拍响了,他一骨碌起来开门,对着站在门口的老娘道,“太后,你老还有什么吩咐?”

    “洗个澡再睡觉,疯了一天了。”招娣笑了,“别一天到晚嬉皮笑脸的,马上就要出社会的人了,稳重一点。”

    “遵旨!”何舟笑着道,“你老要是没事,我就关门了?”

    “赶紧睡觉,明天早起。”招娣笑盈盈的下了楼。

    进了浴室,简单的洗了一个澡,就躺在床上,春节联欢晚会正放到歌舞节目,他没心思看。

    起身先去晃荡了一下卧室门,确定反锁紧以后,就去打开了自己的箱子,他从里面找出来一沓厚厚的泛黄的油印纸,正面是乱七八糟的初中数学和英语试题,油墨已经染开,许多题目已经看不清楚了。

    他老娘说,这是他老子的,这也是他确定他不是老娘捡来的理由...

    他上初中的时候,老娘自感无力辅导他,就把这一沓厚厚的油印纸交给了他,说是让他看看他老子当年是如何学习的。

    他当时表面上应付了老娘,待老娘走后,就直接扔到了自己的书桌上。

    直到高考结束后,他收拾书柜,这让这份尘封已久的油印纸重见天日,也才得以发现油印纸背面的秘密。

    “人生豪迈,从头再来!”

    没有页码,但是从这八个遒劲有力的八个钢笔大字可以确定,这是第一页。

    接着下面就是密密麻麻的类似于感悟、随笔或者叫做语录的东西:

    “人活一世,不能白活啊,搞什么赚钱呢?”

    这是首页的第二行。

    他现在看到这一句,他依然会心一笑,原来在三十多年前,他老子有和他一样的苦恼,钱,钱从哪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