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9、凑份子

目录: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类别:都市言情

    他自己都想不到,会需要自己的闺女来撑住老何家的门面!

    他手里早些年挣得钱,早就让儿子给祸害光了,现在年龄大了,挣不来钱,全靠闺女养着!

    有时候想想,都觉得臊得慌。

    何维保笑着道,“这是运气。何舟,以后要好好学习,别学你两个舅舅,没一个像样的。”

    好歹还有一个女人撑门面。

    应还是不应,对何舟来说是个问题,老人可以说舅舅不好,他可不能承认。

    他只能讪笑道,“舅舅他们是生不逢时。”

    何维保道,“人呢,这一辈子就是个皮囊,他们就是太吝啬身子,这也不愿意干,那也不愿意干,生怕给累着。人累不死的,就怕给窝囊死。”

    “我记着呢。”对这位二姥爷,何舟也是非常佩服的。

    方圆几里地,能在大冬天扛着箩筐游过淮河的,除了吴驼子,只有眼前这位二姥爷了。

    “我16岁就被拉了壮丁,做交通役,说这个词你也不懂,就是肩挑背扛着粮食,弹药,衣物送上前线去,后来缺兵,又拉我顶上去,给我发枪,三八大盖比我还高。”何维保手比量了下,“后来我们老总起义,改编进了五十军,解放后过了鸭绿江,我们不是主力部队,可打的也凶,我打仗不要命的,那会已经是营长,手底下五六百号人....”

    他好像陷入了过往的回忆中。

    他曾经也是辉煌过的。

    “那后来怎么回来了呢?”这个故事,何舟已经听过好多遍,但是他不愿意冷落老人,还是主动问话。

    “你都知道的,还哄我弄什,”何维保笑笑,也觉得自己过于啰嗦了,“五五年返乡,娶老婆生孩子,人生大事啊。”

    何舟道,“二姥爷,你要不睡会吧。”

    他恨自己连捧哏都不会。

    何维保笑着道,“年轻会就是稀里糊涂,谁给饭吃就帮谁扛起打谁。不过呢,现在政府给我补助,算是对我肯定,也算知足了。

    就是哎,我一辈子是个硬心肠,见惯生死的,想不到在你舅舅这心软了,他小的时候,但凡我狠点心管教一下,也至于如今这样子。

    活了一辈子,居然闹这么多没脸面。

    我连李兆坤这老东西都不如啊。”

    何舟陪着他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会话,见他睡着了,就出了屋子。

    陈永强家晚上请客,姥爷和老娘都不愿意去,他在何耀嫉妒的眼神中一个人去了。

    “哟,何舟是吧,这么高了。”他刚进陈家的大门,就遇到了李昂。

    何舟笑着道,“昂哥。”

    “你妈没来?”李昂朝着他身后张望。

    何舟道,“他们都在我二姥爷家。”

    李昂道,“哦,身体好点没有,本来说去看看,一直没顾得上。”

    “估计挺不过多长。”何舟实话实说,看到一个气质出众,长发披肩的女人站在院子里,他主动招呼道,“悠悠姐,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便是吴驼子的养女吴悠,因为何家和吴驼子关系很近,他从小跟吴悠的接触就很多。

    吴悠道,“昨个回来的。”

    吴驼子和桑老太逐一过世之后,她回来的次数也越发少了。

    “吴悠?”李昂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

    “昂哥,谢谢你还记得我呢。”吴悠很漂亮,笑的很灿烂。

    李昂问,“大学毕业有几年了吧?”

    吴悠道,“嗯,好几年了,现在就在深圳。”

    李昂道,“我还不知道呢,要不然我们在那也能聚聚,去我那转悠转悠。

    现在哪工作呢?”

    吴悠道,“广才叔在深圳有一家投资公司,他没功夫去管,刚好我是学金融的,就去给搭把手。”

    “哦,聚财吧?潘叔的那个公司我以前去过,不过是好多年前了。”李昂也是李庄的大土豪之一,但是他的体量和潘广才等人相差许多,虽然都是身处李庄,却完全不是一个圈子的,早先年,他看不上,不愿意进,好歹他是一个大学生!

    和一群大老粗在一起,简直是鸡同鸭讲。

    可是,自从他见识过潘广才如何一个电话调动70亿资金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个圈子的能量有多大!

    随随便便都能从刘老四、李隆、大壮等人那里拆借三五个亿!

    最恐怖的是,他的堂叔李和,一个人就借了30亿!

    现在,他想进这个圈子,却是发现无论如何已经进不去了。

    吴悠笑着道,“是聚财。”

    陈永强站在门口招呼大家上桌,何舟再次被拉上了桌。

    饭桌上,大家突然谈起了房产。

    刘老四挨个散完烟,然后道,“这房价,谁能把得住?”

    大壮大大咧咧的道,“06年建设部九部委推出国六条,又能怎么样刚需啊,我寻思了,得入局,不早不晚,这时候正好。”

    潘广才砸吧砸吧道,“我觉得也差不多。”

    “去房价上涨25%,我觉得差不多到头了。”李昂善意的提醒,他真不忍心这群大老粗掉坑,虽然他们都比他有钱。

    “到头,哪里是头?”桑永波笑着道,“我是看过报纸的,通州的副首都概念,涨幅达到3倍,亚军琼州国际旅游岛概念涨幅为一倍多。”

    李隆道,“我觉得在经济危机的大前提下,房价还能涨成这熊样,后面等经济变好,更没跌的机会。”

    “二和,你说呢?”陈胖子忍不住问。

    所有人的目光望向李和。

    李和抿了一口酒,笑着道,“闭着眼买吧。”

    这句话出来,全场动容。

    他们没有不信李老二的道理。

    陈大壮咬牙道,“我去浦江整个十来套。”

    “可拉倒吧。”李隆埋汰道,“咱买楼能不能论栋,论套买,我丢不起那人。”

    陈大壮没好气的道,“这里我最穷,你们不是不知道?”

    还有一句话,他没当说,这里只有你一个有一个最土豪的亲哥,不差钱,其他人没这待遇!

    刘老四把剥完的大虾往嘴里一塞,然后道,“兄弟,说这些,谁穷谁富?二和最富,一比,都是穷嗖嗖的。咱们还是老规矩,切苹果,凑份子,我拿五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