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12、随大流

目录: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类别:都市言情

    “去省城,你歇着吧,”李沛调侃道,“也就那样,我就寻思带你们这群小屁孩出去玩玩,可没想跑那么远。”

    他从小就在香港生活,后来又去新加坡读的大学,也曾去不少国家旅行,大小城市都去过,可谓是繁华看尽。

    刘善道,“滚犊子,你才比我们大几岁。”

    “我觉得镇上也不差啊。”何舟还有一个担心,他二姥爷病情严重,说没就没,他还是不跑远的好。

    “半个小时车程,有这磨蹭的功夫都已经到了,赶紧的上车。”李沛揽着何舟肩膀,把他塞上了自己的车,然后手一挥,“都开慢点。”

    他的话音刚落,刘善的车子第一个窜出去。

    “这货没变化啊。”李沛一边开车一边无奈的道,他虽然常年在外面读书,但是对刘善这些人一点都不陌生,每年的寒暑假他基本都是回家的,再加上双方父母处的比较好,他们也就自然而然的在一起玩。

    何舟坐在副驾驶上,认可的点点头,“嗯,他性子一直都比较急躁。”

    车上只有他一个人,毫无疑问,李沛是在和他说话。

    李沛接着道,“你也没什么变化。”

    何舟道,“我一直都是这性子,变不了。你...你好像比以前稳重了许多。”

    李沛具体的变化在哪里,何舟说不好,但是感觉跟以前不一样了。

    “出社会了,哪里还能跟以前一样,我是学会计的,不能算糊涂账,脑子得清醒,眼睛得看得清,比以前要多死很多脑细胞的。”李沛叹口气道,“哪里是稳重啊,是变得越来越呆头呆脑了,所以,还是和你们在一起最开心,随心所欲,不用勾心斗角。”

    何舟问,“你不准备回来吗?婶子说想你回来管理家里的公司。”

    李沛道,“我又不是没尝试过,公司里不是我舅舅、表弟、表哥什么的,就是我表舅,表姨什么的,还有一群七大姑八大姨的关系户,你说我管谁?

    管吧,伤亲戚感情,不管吧,我受气,何必给自己找不自在,我自己去另立山头,多好。你挺好,你妈雷厉风行,眼里没沙子,公司人事关系简单,你只要稳稳的等着接班就行。”

    何舟苦笑道,“我妈还年轻,不想她那么快退休。”

    “也对,你妈事业心那么强的人,让她退休,比杀了她还难受。”李沛接着道,“我其实也有退路,就是去我大伯那,他旗下产业多,他让我随便找个接手,我没同意。”

    “为什么?”何舟这话刚问出来就后悔了。

    他明显没过脑子。

    “明白了?”何舟尴尬的表情没逃过李沛的眼睛。

    “明白。”何舟点点头,随即又道,“李览是性子最好的,他不能计较吧。”

    李沛道,“大伯待我再好也只是我大伯,还是不要贪得无厌的好,要不然我怕以后和李览连堂兄弟都没得做,人得有自知之明。”

    他自己都讨厌自己家的亲戚在公司里指手画脚,李览以后焉能不讨厌?

    再说,自己家的一亩三分地他都懒得掺合,何必再去别人家的地头讨人嫌?

    哪怕李览没有和他计较的心思,他得有那个脸才行!

    自己家已经受大伯恩惠太多,不能不知足。

    “嗯。”别人家的家事,何舟决定不多发表意见。

    李沛接着问,“听你这口气,你以后也想出去单干了?”

    何舟想了想道,“那我就实话实话,我有自己打算,先出去闯荡几年再说,咱们毕竟是内陆省份,我还是想到发达经济地区看看。”

    李沛笑着道,“有志气,这想法没错,内陆水浅王八多,你根本很难感受到什么叫快速发展,出去看看,连种田的都知道打工往江浙沪去。”

    车子进了县城,并没有朝着主路走,而是拐着弯进了一条单行车道,进了一家类似于厂区的大院。

    这里是原来的老饲料厂倒闭后,用厂房改造的饭店,从饭店里走出来一群年轻人,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穿着红色羽绒袄,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子,她朝着从车里出来的李沛抱怨道,“真有意思,自己家就是开饭店的,还要来照顾别人家的生意。”

    李沛道,“你不怕麻烦,我可怕呢。”

    他请客吃饭从来不去自己家的饭店,哪怕他们家的饭店是全县最好的饭店。

    一是受不过太殷勤,二是怕遇到熟人,光应付就够烦了,哪里还能安心吃饭。

    “哟,何舟也来了。”女孩子又同何舟打招呼,“一年多没见着你了,去年喊你吃饭,你也没来。”

    何舟笑笑,这个女孩子他也不陌生,是边梅的女儿周韵,“我很宅,懒得动。”

    天天吃人家的,喝人家的,哪怕处的再好,总要回请一两顿吧?

    可是这么多人,随便吃一顿,再去唱唱歌,没有一万多是打不住底的,他一年的零花都没这么多!

    不过这种丢人的事情他当然不会随便和人说。

    “赶紧进去吧,外面喝西北风啊。”刘善还是急性子,第一个跑了进去。

    饭店很旧,坑坑洼洼的水泥地,满是水渍,他差点滑倒,气的朝着柜台喊,“老板,你家差个买拖把的钱啊。”

    “抱歉,抱歉,人来人往,雪带进来就化,我这已经拖的够勤快了。”老板不敢多嘴,其实心下明白,对方只是嘴巴碎,喜欢咋咋呼呼,人不坏。急忙招呼道,“包厢里空调开了,赶紧进屋暖和。”

    刘善见对方这态度,倒是不好多说。大包厢同样是水泥地,墙面虽然刷白,可是斑斑点点,并不显得干净。

    不过胜在大,两张桌子摆下来,依然显得空旷。

    “没谁了,每次跟着你们来这种地方吃饭。”刘佳伟看着油腻腻的桌子抱怨道,“早知道不如在镇上呢。”

    杨淮笑着道,“要不你直接走人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可没招呼你,是你自己屁颠屁颠过来的。”

    处的太熟,彼此说话都没什么顾忌。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