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61、有骨气的人

目录: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类别:都市言情

    “好吧。”李览没有反对的理由,“我后天就考完试了,你们可以提前安排,我自己也会早做准备。”

    “这才是我乖儿子。”何芳想摸摸他的脑袋,却被他躲过了,她的手尴尬的伸在半空。

    “我不是孩子了,”李览反而揽起她的肩膀,“让人看见多不好。”

    “行,你大了,老娘我也老了。”

    “在我心里,我妈妈最漂亮了。”李览哄着道,“你不记得你上次去学校找我,人家都喊,李览,你姐姐又来了!”

    “你这孩子,什么时候也会贫嘴了。”何芳果然吃了这一套,笑意满满,“学校里有没有中意的女孩子,什么时候可以带给我看看。”

    “我找了,你能同意?”李览不用想,也晓得老娘在逗着他玩,通过潘松儿子潘少均的婚姻,已经让他过早的明白,他们这种家庭的婚姻,从来就不是自己能做主的。

    哪怕是自由恋爱,也得通过父母的允许,否则就是悲剧。

    2009年,东风科技发布两份简式权益变动报告,根据相关财产分配方案,东风科技董事长潘少均与其配偶焦霞解除婚姻关系,并约定相关财产分割方案,潘少均拟将其直接持有的100,000,000股公司股份转至焦霞名下的权益变动行为。

    焦霞获得占公司总股本9%的股份,价值4.55亿!

    这场天价离婚案,成为了2009年的年度新闻,直到现在,还有许多人津津乐道!

    结婚有风险,离婚更需谨慎!

    “傻孩子,你就是会多想,你喜欢的,妈妈就喜欢。”她有时候既心疼儿子的懂事,又担心儿子太过敏感。

    “真的?”李览笑眯眯的问。

    “那是当然。”何芳肯定的道。

    “那爸爸?”他们家最大的主力就是他老子,李览担忧的道,“他那脾气,谁能说服的了。”

    “外面的事他说了算,咱家里的事从来都是我说了算!”何芳信心十足的道,“再说,你老子只是老糊涂了,哪里有你说的那么不开化,将来你们的婚姻啊,你们自己做主。”

    潘少均离婚案出来后,何芳就问过李和的意思,李和当时就很肯定的说,不能因噎废食。

    “谢谢妈。”

    李览抿嘴笑笑。

    “你天天这么骑自行车累不累的慌,送你一辆车好不好?”有一点何芳很相信,儿子在低调这一点上,绝对是随了李和,“只要你开口,要什么车,妈妈给你买什么车。”

    “我早就说了,”李览认真的道,“我们很多同学都是农村来的,条件大多都是有限,你说我开辆车没事乱转悠,他们会怎么想?”

    “家里条件好是你自己的事,他们自己条件不好,是他们的事情,你管他们多么多干嘛?”

    儿子能为别人考虑,说明心善,她高兴。

    可是太过善良,太过单纯,将来出社会要受人欺侮的啊!

    这一点,和他们两口子是完全不一样,他们两口子虽然善良,可绝对不是什么善茬,特别是李老二,小气,记仇,甚至可以说是睚眦必报了。

    至于她自己,有仇从来不隔夜。

    “话是这么说,可是,既然是同学,我就应该和他们平等相处,如果因为经济上的原因,让我不自觉的产生了优越感,而又无意间的伤害了他们,这样我就会没朋友的。”所以他还是决定克制自己,“何况,我现在拿了不少比赛奖金,都有不少同学喊我小土豪了。”

    “那就等你毕业了再给你买。”何芳试探着问道,“你毕业了有没有想过做什么?”

    “我....”李览很犹豫,尽管许多话已经在脑子里过滤了上百遍,“到时候再说吧。”

    “你爸爸的意思是等你大三的时候,先进自家公司从基层做起,既然你是学计算机的,咱们家有不少计算机相关的公司,”对于自家的公司,何芳虽然知道的不全,可是也了解一个大概,“儿子,围棋咱们也可以继续下,不过我觉得可以当**好,如果你觉得参加比赛更加有成就感,也可以去参加比赛,不耽误你去上班吧?

    这比赛又不是天天有,每年去参加一两场大比赛就行,要是逢比赛就参加,就是欺侮人了。”

    “哪怕我不参加比赛,可是我平常也不能闲着啊,围棋是不进则退,要是长时间不摸棋,脑子就钝了。”李览自然不能同意何芳的说法。

    “难道你真想下一辈子棋啊。”

    “等我大学毕业后再说行不行?”李览脑袋有点晕,回来是个错误。

    他想不明白,他老娘此刻为什么会和他谈论这个话题,老娘向来很尊重他,对于他的选择,向来不会干涉。

    “家里可就只有你和你妹妹,难道你忍心让你妹妹来挑这个担子?”何芳严肃的看着他,“你可不小了,得分得清主次,男人呢,不一定说要干出什么轰轰烈烈的事业,可一辈子在围棋上耗着,算个什么事。”

    “妈妈,做国手不丢人。”李览想纠正母亲的观念,可是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行,不丢人,可是...”何芳忧心忡忡的道,“你爸爸一辈子的心血,需要有人继承啊。”

    客厅的电话突然响了,何芳赶忙去接电话。

    “我去后面的湖里钓会鱼。”李览终于逃过一劫。

    何芳接完电话,回过身,儿子已经不在了,她无力的坐在沙发上,李和却突然从楼梯口探出头,冷哼,“我就说这小王八蛋油盐不进吧!”

    “她是小王八蛋,那你是什么?”何芳瞪了他一眼,“你现在说话都不过脑子了。”

    “别岔开话题。”李和差点被噎死,“还是按我的方法来吧,你那套他不吃。”

    “你现在除了会骂人,还能怎么样?”她现在是越来越摸不透李和的脾气,他以前虽然有点倔,可没有如今这么大的臭脾气。

    “老子委屈了一辈子,现在临老还要受这些小崽子的委屈?”

    凭什么啊!

    他李老二不欠谁的!

    “可你也得讲理啊?”何芳哭笑不得,“要不要给你请个心理医生?我怀疑你是得了精神病。”

    “你当我有病?”李和满不在乎的道,“那就当我有精神病吧,自从得了这精神病,整个人精神多了,吃饭香了,腿不酸,腰不疼,上楼都有劲了。”

    他早就想通了,他李老二要地位有地位,要钱有钱,简直可以说是呼风唤雨的人了,他不去祸害人,已经是对得起社会了!

    再去受人窝囊气,那就是犯贱!

    自己亲儿子都不行!

    他李老二,坚决要做一个有骨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