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76、出行

目录: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类别:都市言情

    有些人就是这样,表面粗犷,横行无忌,实际上这心思比豆腐渣子还软,同情心泛滥的严重。

    他印象最深就是高中时候,每次学校发动捐款,刘佳伟听完辛酸曲折的捐款倡议内容,抹抹眼泪就能把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给捐了。

    他和刘善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这地步的,再是大公无私,得给自己留点生活费吧

    刘佳伟不再肯往往前去,躲在树林的树荫底下,叹口气道,“当然是爱,想和他组成一个家庭,可是我这情况...”

    “你家里是什么情况?你真打算结婚,生孩子,你爸不可能不管你,”何舟笑着道,“不差吃不差喝的,你有什么操心的?”

    “这我都知道,可...”刘佳伟有苦难言,“不是钱不钱的事情,是事业,男人的事业,我这什么都没呢。”

    “别寻思那些没用的,先成家后立业,这是老话,”从水面上吹过来一阵凉风,何舟终于感受到一股凉意,“既然你自己做好决定了,就回家跟你爸说,我估计啊,你爸比你还操心。”

    “行吧,我还能怎么着啊。”刘佳伟拧着眉毛,一时间展不开,“哎,你别管了,我看着办。”

    “要不你去问问李叔?”何舟给出来了自己的建议。

    “这怎么说呢?”刘佳伟有点不好意思。

    他也知道他老子向来什么都听李和的,只要有李和的一句话,比什么都强。

    “走吧。”何舟扯着他的衣摆下了河坡。

    李家的门口有一条小渠,小渠的两边本来就有一片白杨树,后来又植了一大片的小竹子,在夏天,倒是可以作为避暑的所在。

    李和在树底下铺了一张席子,正跟潘广才聊天。

    “你俩午饭吃了没有?”李和指着门口道,“自己搬椅子过来坐。”

    何舟拿了两张小马扎,给刘佳伟屁股底下放了一张,然后自己才坐下。

    两个人互相看着,没一个人先开口。

    “佳伟,你老子前脚才刚走。”潘广才倒是沉不住气,先说话了,“他说等你想好呢。”

    “我想好了。”刘佳伟声音很小,他这点破事,现在成全村笑话了,不光他老子面上不好看,他更是丢人的很。

    “想好了就去跟你老子说,别怨你老子打你,这是给你长记性,以后做什么事,都三思而后行,”潘广才笑着道,“你老子这次做的敞亮,哪怕是揍了你,也没替你做决定,他刚刚还说呢,不管你怎么做,他都依着你,你都成年了,不是孩子了,有能力给自己的路做选择了。”

    “这些我懂。”刘佳伟笑不出来。

    “能够早结婚是好事,”李和笑着道,“我们上大学那会可没现在开放,要是在大学里怀孕生孩子,绝对能上新闻头条,说不准男方还得判个流氓罪,一辈子就是毁了,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社会开放,越发包容,观念也多元化,你们赶上了时候,既然决定以后要走在一起,那现在也不用顾虑什么,”李和毫无顾忌的道,“要论牲口,你李隆叔和你老子,你们都比不了,他们都是不到二十岁就结婚了,再说,你老子也更没资格说你,他可是奉子成婚,你家大哥刚结婚半年不到,就出来了。”

    所有人都跟着笑了,刘佳伟也难得的挤了点笑容。

    “嗯,”刘佳伟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情况吧。”

    “看什么情况?”李和起身拍拍他肩膀,“先跟人家姑娘说好了,再跟你老子说,别搞些没头没尾的事情。”

    “晓得了。”刘佳伟点点头,跟着何舟一起走了。

    何舟陪着他走到他家门口,朝他摆摆手,“自己回吧,我也回去了。”

    “别啊,你陪着我,我有点紧张。”刘佳伟抓着何舟的胳膊,不让他走。

    “你自己家里人你紧张个什么鬼?”何舟哭笑不得,“真的,我得走,回家吃饭呢。”

    一把掰开他的手,一溜烟的跑了。

    “你有义气没义气啊。”刘佳伟气的跺脚。

    何舟哪里管他这些,回到家,姥姥姥爷和老娘已经吃好了,留着两盘菜在那放着呢,他自己盛了饭,随意扒拉了一点。

    吃好饭正准备上楼,刘善一个劲的在外面按汽车喇叭,他还没说话,他老娘就朝着外面喊了。

    “你这熊孩子有好没好了,大中午的。”招娣对刘善没好颜色。

    “婶子,没注意,下不为例,你老息怒。”刘善赶忙从车上下来,拱手讨饶。

    “你们这又打算去哪里晃荡,就不能在家里消停一点?”招娣没好气的问。

    刘善笑嘻嘻的道,“我就来找他商量什么时候出发去浦江,我,还有潘应,我们去看世博会,这都计划好的。”

    “你想去?”招娣转头问何舟。

    “看情况呗。”何舟还没来得及和老娘说。

    “想去就去,看什么情况。”招娣摆摆手,“要去的话就赶紧的收拾几件衣服,一个老爷们一天到晚没个决断。”

    “好吧,那我就去。”何舟上了刘善的车。

    “佳伟是去不成了,”刘善有点心灾乐祸,“这是急着娶媳妇了。”

    车子停在潘广才家鱼塘的彩钢棚子门口,李览、潘应等人守着一台转的嗡嗡响的电风扇,还在不停的擦汗。

    “车里空调打的冷,要不要上车。”刘善朝着李览问。

    “你下来吧。”何舟先是下了车,“车里可不透气,憋得慌。”

    “你这才多大啊,离了空调就不能活?”李览打趣道,“赶紧的进来,要热一起热。”

    “我去后面修空调去。”刘善进了屋,扒拉一下吗,门口的工具箱,拿了一把棋子,“这屋里空调前天还在正常用呢。”

    “你啊,可别折腾了,明明是没液了,”何舟把他按下,“老老实实的坐着吧,你们说什么时候走,我马上回家收拾衣服去。”

    “你妈让你去?”李柯笑着问。

    “我估摸着他是想让我出去见见世面了,天天跟个土包子似得。”何舟自嘲。

    “我见识的有钱人多了去了,我也没见谁活的像国王啊,”李柯笑着道,“我在香港待了那么多年,我就想呢,香港人的有钱人真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后来我去新加坡出差那次,刚好大伯也去了,我死皮赖脸的又跟他在东南亚各国溜达了一圈,什么棕榈油大王,石油大王,板材大王,香烟大王,见识了一个遍。

    除了家里的宅子大了一点,真没什么值得念叨的。

    然后人家家里的孩子,不是剑桥就是哈佛,我当时我还偷偷的问大伯的,是不是给他丢人了?

    大伯笑着说,那是因为小时候没敢给我们压力,要不然起码也得会四五门外语。”

    她们自小上的就是最好的学校,同学和朋友圈子里也是非富即贵,只对财富数字有概念,而对富贵没有多少理解,因为许多东西不外显。

    “那些一天到晚穿名牌,炫富的,十个有九个是外围女,”潘应不屑的道,“我要是跟他们打扮在一个档次,真是丢人。”

    “我们开三辆车,住的酒店呢,我也选好了,四海酒店,到了之后呢,陈大地叔叔会给安排,就在外滩附近,到时候,去看外滩,去南京路购物都是很方便。我们车子开两辆,那辆悍马我开,”没有皮实的车,李兆坤是不能出门的,这些李览都考虑到了,“剩下的一

    辆,刘善你开你的。”

    “那太没问题了。”刘善点点头应好。

    李览又对何舟道,“你呢,路上多休息,我们谁开累了,你就替换下我们。”

    “那什么时候走?”何舟问。

    “晚上九点在我家门口碰头,趁着凉快走早一点,而且夜里车子不堵,凌晨四点钟之前到浦江,”李览胸有成竹的道,“到了后,吃点早饭,咱们再好好睡一觉。

    行不行?”

    “那我先回家睡一觉,省的晚上打瞌睡。”何舟朝着大家挥挥手,先离开了。

    刚吃好晚饭,老娘就忙着给他收拾衣服。

    “不要那么多啊,我自己穿一身,再带一条大裤兜就可以。”他从箱子里挑两件衣服出来,放进了自己的双肩包,然后拍拍,“这就齐了。”

    “出个门,像家里这么随便了?”招娣道,“小伙子穿精神点不行吗?”

    “可这大夏天的穿西装系领导是几个意思啊?”何舟指了指箱子里的整整齐齐的西服,“想穿也没机会穿啊。”

    “好,西装不穿,可衬衫,皮鞋,你给我穿整齐了,邋里邋遢的出门,丢人。”招娣把西装和领导拿了出来。

    “我就脚上这双板鞋就够了。”何舟说的嗓子眼都有点冒烟。

    “不换鞋了?”招娣瞪了他一眼。

    “有一种地方,是专门卖鞋的,叫商场,不够穿了,我自己不能买?”何舟打定注意不带多余的累赘。

    “你现在说什么都有理了。”招娣噗呲笑了,“哎,随便你了。”

    说完转身下了楼。

    何舟这才松了一口气,把里面的衣服重新放进柜子里,箱子塞进了床底下。

    “还有事?”老娘再次进屋,又让何舟紧张了一下。

    “这个带着。”招娣往何舟的双肩包里塞了一沓现金,又递给他一张卡,“这个你自己看着装哪里,密码是你生日。”

    “谢谢妈。”何舟忍住好奇没问里面有多少钱。

    “别什么都让他们花钱,你得大气一点。”招娣嘱咐。

    “你放心吧,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何舟点点头,然后看了看手腕,“我现在过去?”

    “他们车挤吗?”招娣想了想道,“要不你开家里车吧。”

    对于儿子开车,她还是很放心的。

    “两辆车够了。”何舟对于老娘的这种关怀,有点受不住。

    何老西坐在院子里纳凉,看到何舟下来,问闺女,“浦江的消费很高,你可别抠抠搜搜的,钱给足了吧?”

    自己的闺女他了解,最是喜欢拘着他的外孙。

    招娣道,“给的多,够他花的,这你别操心。”

    “姥,姥爷,我走了。”何舟正要告别,发现小丫头已经扒在他的裤脚上,他蹲下身,哄道,“在家听话哦,等哥哥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哥哥...哥哥...”小丫头不肯撒手。

    “你老舅忙得脚不沾地的,要不然也能跟你们出去瞎溜达。”赵春芳嘟哝了一声,就对着小丫头吼道,“滚过来,讨嫌的。”

    “跟你说多收次了,小孩子嘛,你叫唤什么,别吓唬住了,大晚上的。”招娣见小丫头要哭,赶紧抱起来,“乖乖,不哭哦,奶奶不是故意的。”

    赵春兰哼唧一声,不再说话,现在她们依仗着闺女,她也渐渐收拢了性子,不再和闺女唱反调。

    招娣抱着小丫头,身后跟着何舟,一起往李家过去。

    这边王玉兰一早也忙着给李兆坤收拾行李。

    “奶,天热,不要那么多衣服,两件衬衫就行,缺什么,我们带他去买。”地上放着一个带行李箱,满满的都是李兆坤的衣服,李柯拦着奶奶,无奈道,“累的慌啊,去哪里都不方便。”

    “开着车呢,放车上,累着你什么了?”王玉兰坚持把一摞长裤放进了箱子里,“那边雨也多,下雨冷嗖嗖的,得穿长裤。”

    “那也用不着带这么多,长裤带一条就行,”李和弯腰把多余的长袖、长裤都给翻出来扔到床上,“多了的话,找衣服都麻烦。顶多在那边玩一个星期,用不了这么多。”

    翻到底,发现牙缸、牙刷、牙膏、鞋子都有,他一股脑的都给扔了出来,“这些宾馆都有。”

    拾掇到最后,就只剩下两条裤衩子,两件短袖了。

    “这点放袋子就行了。”李柯高兴的找了个袋子,剩下的两件全兜进去了,把箱子踢到了拐角。

    “那就一双鞋子都不带了?”王玉兰很不满。

    “他在家也就一双拖鞋,穿着脚上就行了,多带一双都是累赘。”李和实在拿老娘没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