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143、平一指

目录: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类别:都市言情

    “五毛狗!世界末日了吗?”

    “有些人非要图一时口快引骂战,是闲的慌还是想通过这种关注找存在感,难道你身处的世界除了恶言相向就没有点温馨和谐?!”

    “我的天呐,平董事长也看不下去了嘛?”

    “1949年,主席他老人家在**上说,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公知几十年后说,我们终于又跪下来了。”

    “不亏是平一指,振臂一呼,网络瘫痪....”

    他‘平一指’的外号是源于一次新闻采访,他带记者去他的工地,记者问,“平先生,我们一路过来,有很多楼盘项目在开工,你看看周围三家工地都在开工,这样对你这处楼盘的销售有影响吗?”

    平松道,“我们在京津冀一体化战略的指引下,启动了大型的区域开发项目,力求通过区域综合开发提升新区的整体形象,助力政府打造宜居宜商宜业的现代化新城。

    我们的定位一直是‘城市运营商’,以前的城市规划理念不太合理,都是一块地全部划成公建,另一块全部规划成产业,再一块地全部规划成住宅,人为把居住与产业配套分割开。

    我们是成片开发,在交通便利的郊区打造大盘,以学校、医院、商业等完备的配套打造郊区小城,全面提供城市生活、商业、产业的配套和城市管理,从规划到一级开发、二级开发再到持有运营,城市开发、运营及服务一条龙。

    我们是在建城,不是建房。”

    他手一指,“这一片超过300万平方米的地块,除了市政项目,比如管道、排污,剩下的都是我们在负责建设,总投资额在200亿。”

    记者道,“200亿是很大的投资了。”

    平松摆摆手,“不多,不多,才200亿。不说小意思,那样话说的太狂了,也才中等意思。”

    接着手又是习惯性一指,“我们在滨海新区正在规划一个超过700万平方米的项目,那才稍微有点意思。”

    这个视频在网上发酵了。

    “此时会有人说,那么有钱怎么不捐去希望工程,我们这里发大水啊哪里地震啊………”

    “随意一指就是黄金万两。手里房多的赶紧抛吧,汗,据我房地产销售行业多年的经验,从去年到今年房子那么好卖的情况下,怕是马上要被割韭菜了,要崩了”

    “随便一指,天上的牛在飞....”

    “几位装逼界扛把子...你们要蜂蜜吗?我年迈的父母辛苦养蜂一整年,却苦于没有销-路?,都是自己家的,哭,?希望大家帮忙??赞一下”

    “哈哈哈这种视频真是百看不厌”

    “灭霸的一个响指就能毁灭半个宇宙....你这一指算什么..”

    “随便一指,怎么不叫平一指,特别讨厌,说话谈吐气质都很烦!”

    “哪里有地大广场那里就是城市中心?”

    “平一指,这个名字好和谐...”

    “平一指,楼底下保持队形。”

    “.....”

    平一指,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居住于开封府,人称“杀人名医”的人物,终于在现实中有了原型。

    平措趁着他老子在一旁抽烟打电话的功夫,把他老子的微博评论区大概看了一遍,笑着道,“爸,你的评论区真热闹,不过大部分好像是骂你的居多,就是微博崩了,要不然我就帮你回骂了。”

    她了解她老子的性子,要是以往,这么多网民骂他,估计早就生气了,想不到这会还能淡定的在那抽烟喝茶。

    平松无所谓的道,“随便他们吧,嘴长他们身上,我管得了那么多?”

    “哇,二代导演,演员,还有一个书法家呢,很有名的,全让你骂了?”平措紧张的道,“还有这个潘叔叔,前几天你不是还参加了他们广场的开业典礼吗?”

    搞不清她老子要闹哪样?

    平松正要答话,手机响了,一看居然是江威的,懒洋洋的接起来,问,“你小子,是不是又闻着什么味了?”

    江威急切的问,“你跟王子文俩搞什么把戏啊,网上都炸锅了,你俩骂的那些人就没一个凡角,像潘立春,你俩平时都是称兄道弟的,你插刀教的啊,说捅就捅。”

    平松再次续上一根烟,笑着问,“王子文那犊子什么都没跟你说?”

    江威气呼呼的道,“嘴巴严实,什么都不说,你给我说说呗?”

    “不说就对了,自己长脑子干嘛的。”平松啪嗒挂了电话,没有李老二的授意,他那里敢多事,做好了还好,做错了,那就是莫名其妙的给自己找麻烦。

    自言自语道,“做人啊,悟性很重要。”

    平措问,“爸,嘀咕这些做什么?”

    平松语重心长的对闺女道,“你把领导当成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就一定能够干好你的工作。”

    平措道,“爸,你就是我领导,我这样对你?”

    她在父亲的公司上班。

    平松打哈哈道,“就是这么比喻,遇到比你层级高的,就得这么办。想往上爬,但又不想做孙子,天下哪里有这种好事。”

    正说话间,电话再次响了,是苏明打过来的,再次耐着性子接了,不用猜,都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小威这边,和黄国玉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一起研究王子文和平松是发了什么疯。

    商业上讲究的是和气生财,哪里有什么公开骂的?

    这种事情也有,但是非常少。

    黄国玉道,“你看,他们转发的都是这个叫‘开着拖拉机唱山歌’的微博,会不会和他有什么关系?”

    在小威的注视下,他打开了‘开着拖拉机唱山歌’的头像。

    小威看到头像的那一霎那,眼睛瞪的直直的,头恨不得能伸进电脑屏幕里。

    论对李老二的茶壶的熟悉程度,抛开李老二自己,他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啊!

    对他来说,李老二的茶壶就是一辈子的阴影,别人离着五尺,他至少要跑三丈,高危物品啊!

    “骂,给我骂!”小威指着一个女演员的微博道。

    黄国玉惊得下巴都要掉了,膛目结舌的道,“这是我们家刚签的代言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