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149、事故

目录: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类别:都市言情

    人不轻狂枉少年。

    何况太祖他老人家也说过,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啥年纪做啥事情,该犯中二病的时候,不一定需要吃药,顶多日后回想起来扇自己一巴掌,可总比再回首唏嘘好多了。

    他李老二上一辈子倒是想挥斥方遒,仗剑走天涯,可惜吃饭都是问题,早就被生活磨的没脾气了。

    至于这辈子,只是上辈子的延续,已经少了小孩子的心思,胆子也很小,哪里敢轻狂。

    现在,他倒是希望自己的几个孩子有‘意气风发上九天’的气势,但是现实却是一个比一个老成,一个塞一个成熟。

    让人成熟的是经历,而不是岁月,可这几个孩子说是锦衣玉食也不为过,哪里有什经历?

    难道他老李家的坟头真的好,专出人才?

    李览想不到他老子会这么突然的和他说这番话,笑道,“不求人——确实是财富能带来的最宝贵的东西。”

    他这辈子其实想要的很简单,做个平凡的人,但是,因为他老子叫李和,平凡反而成为一种非常奢侈的追求。

    李和电话响了,接起来道,“老领导,怎么想起来给我电话了?”

    “跟你说个事,看看能不能商量一下。”电话里声音低沉而浑厚。

    李和道,“老领导说这些就客气了,什么商量不商量的,有事尽管吩咐,能做的话一定不推辞。”

    电话里的人正色道,“bbd想做一期关于中国的节目,而你们很有代表性,会有记者进你们公司采访,郭冬云、平松、于德华那边我都问了,都说需要你做答复。”

    李和笑着道,“bbd太大了,我倒不是都不喜欢,比如教学节目,纪录片,我都挺喜欢的,要是来采访,拍点人与自然,我举双手欢迎,要是新闻台,这就难了,我可是揍过他们记者的,我怕到时候忍不住说出来,闹出笑话就不好了。”

    “你什么时候揍过人家的记者?”对方显然愣住了,“你这固执劲啊,你自己都说了,你不说就没人知道,你啊,少闹点幺蛾子。”

    “我这人很耿直的啊,”李和笑着道,“说实话,不管是bbd,还是ccm,我早就和他们断清楚了,包括那个bergNews,没事啊,就逮着我旗下的公司一阵乱黑,我早就停了他们的广告。

    我现在做广告,都是默多克先生旗下的媒体,还有一些互联网媒体,剩下的我都是不太搭理的。”

    “不能破个例?”对方哭笑不得。

    “很难哦。”李和坚定的道,“你说我这规矩都定下来了,政策嘛,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不能朝令夕改是不是?理解万岁。”

    “哎,还是说不过你,就这样吧。”电话里的人终究妥协了,最后还是道,“下个月的座谈会千万别忘记了,一定要参加。”

    “中。”等对方挂了电话,李和才把电话装进口袋。

    王子文的车停在门口,从车上下来,先笑着对李览招呼了一下,“毕业彻底放假了,舒服吧?”

    李览道,“一般,还不如在学校呢,可以和同学一起玩,热闹,家里孤单的很,没事做。”

    李和问,“有事,赶紧说。”

    王子文笑笑,既然李和没有避讳儿子的心思,就径直道,“史蒂文想邀请你参加一个慈善晚宴。”

    “让老子捐钱?”李和拧着眉毛道,“怎么不美死他们,让他们有多远滚多远。”

    王子文犹豫道,“不捧场总归不太好吧。”

    李和想了想道,“那就让联合利华基金会的唐宁去,我要是捐钱也给自己的基金会,可不会便宜他们。”

    王子文点点头,“李先生,那你不参加?”

    李和道,“让郭冬云跟着去,反正对外公开,都是知道的,他是我的人。”

    王子文道,“那这样就没问题了。”

    李览笑着插话道,“听你们说话,感觉都是阴谋论呢。做慈善是好事啊,没那么多条条框框吧?”

    李和道,“天天嚷着给慈善基金会捐钱的,是不是都是美国佬?美国佬也是盎格鲁撒克逊,为什么就比英国佬优秀呢?”

    转过头对王子文道,“给这破孩子解释一下,一天到晚,稀里糊涂的,让他看书也不看书。”

    王子文道,“你以后多接触一下就懂了,其实没什么复杂的。你想想,同样是慈善,他们为什么不把钱捐给红十字会或者专业基金会呢?

    你可以研究一下,倒是不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大公无私的人肯定是有的,可是基本每个美国富豪都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慈善基金会,个个都大公无私,美国是提前进入**社会了?

    其实呢,本质上呢,还是要看这家基金会控制在谁的手里,那么他的钱怎么用,做什么样的投资,捐助给谁,赞助谁,就由控制的人说了算。

    当然,不是否定他的积极意义,许多基金会还是做了许多好事的。”

    李览挠挠头,“没有想过那么深。”

    李和道,“那就好好学习,别天天不是抱着手机就是电脑,离了学校,只是意味着你这一阶段的学校教育合格了,社会还会教你怎么做人的。”

    对于他老子,李览颇为无奈,说话是越来越不含蓄。

    王子文道,“还有一个情况,需要汇报一下。”

    李和道,“你说。”

    王子文犹豫了一下还是道,“达美航空的一架图-154飞机出事了,原定从莫斯科飞往奥尔斯克,但起飞后不久就从雷达上消失,在莫斯科东南方约80公里的拉缅斯科耶区迫降。”

    李和顿感脑袋大,没好气的道,“这么重要的事情,现在才说?”

    王子文道,“所幸无人员死亡,不过有12名伤者,却都是轻伤。达美航空其实做的是很好的,其周载客量就几乎与阿联酋航空公司相当。在超过100万次的飞行中,未发生任何事故。

    这次主要是因为飞机老化。”

    “这又是要找我要钱?”李和道,“从投入至今,老子还没拿到过一毛钱的分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