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152、随波逐流

目录: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类别:都市言情

    这一天他真是倒霉透顶,不但工作出了偏差,还把人家的车给蹭了,简直是有苦说不出。

    第一次,他感觉到了这个社会对年轻人的恶意。

    在李览的陪同下,先去医院拍了片子,处理了伤口,然后去了警察局。

    宋谷和警察局的人好像很相熟,在他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和他们勾肩搭背,他们简单的询问了他几句,做了一个笔录。

    做完伤情鉴定,宋谷对他道,“放心吧,小兄弟,肯定给你讨回一个公道,你电话不要关机,到时候会有律师联系你,你尽管等着就行了,对方呢,要是愿意协商赔钱,咱们少费点功夫,要是不乐意呢,咱们就和他法庭上见,一点也不用慌张,咱们占着理呢。

    你不用担心费用方面的问题,我先给你垫付了,等后面拿着钱了,你再还我,明白没有?”

    白雪峰道,“谢谢你,给你添麻烦了。不管成不成,也没让你搭钱的道理。”

    李览道,“先别说这些客气话了,走吧,我送你回去。”

    宋谷挥手拦住一辆出租车,然后道,“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情打我电话。”

    李览递出车钥匙,笑道,“要不你开车吧?”

    宋谷一面拉车门一面摆手,“晚上跟战友聚会,肯定要大喝一场的,就这了,开车注意着点,拜拜。”

    李览这才扶着走路一瘸一拐的白雪峰上了自己的车,自己刚坐上去,发现挡风玻璃全是灰,很影响视线,也不知道刚刚宋谷是怎么开的。

    拨了下玻璃水开关,一点儿反应没有,干脆下车,从后座上的抱枕拿出来,在挡风玻璃上狠狠的来回擦了几下,虽然还是不干净,不过比刚才好太多了。

    在拥堵的车流量,李览小心开着车,走走停停。

    建国路西大望路路口,自行车、自行车、三轮车、行人组成的浩浩荡荡的大军挪动的缓慢,尽管交警的口哨吹的急促,也没有丝毫作用。

    他刚准备松下刹车,交警的左手高举过肩,举手朝向他这一方,他只得再次按下电子驻车。

    丢给白雪峰一根烟,笑道,“有火机吗?点上,破车,尽管在上面抽,只要不烧成废铁就行。”

    “谢谢。”白雪峰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着了烟了,拉低了车窗,拿烟的手挨着车窗,尽量不使烟灰落进来,“你的车”

    他是一个汽车爱好者,即使不曾拥有过,但是对许多人的性能和价格都很熟稔。

    李览摇摇头,“我爸的,很少开,在家里放的都快生锈了。”

    白雪峰道,“你小子,本来以为你家条件好,可是没想到这么好,这么一辆七八百万的车,随便在家吃灰,真可以的。你小子隐藏的够深。”

    李览道,“你们也没问啊,其实没什么好说的。”

    看着他没精打采的样子,就笑着问,“怎么,心里还难受?其实呢,真的没必要往心里去,看开点喽,等会陪你喝点。”

    白雪峰道,“那就说好了,今晚不醉不归。”

    车子进了唐家岭的外围,开不进去,找了处地方停下,两个人只能走路。

    唐家岭是一处城中村,自建房居多,老旧的房子上全是狗皮藓小广告,抬头就是密密麻麻的电线。

    白雪峰租住的不足二十平的小房间,一扇见不着光的窗户,一张床,一张凳子,墙面脱皮,只有靠着床的一面贴着报纸。

    “坐吧。”白雪峰指了指凳子。

    “就住这里啊?”李览闻到了一股很重的霉味。

    白雪峰道,“被人坑了,从人家手里转过来的,这里马上就要拆迁治理,住不了多长时间。”

    李览口渴的很,地上有一箱子啤酒,他自己给启开一瓶,仰着脖子灌进去一半。

    “你别喝了,差点忘记了,你等会要吃消炎药的。”

    白雪峰坚持启开了一瓶,笑道,“没事,以前打球就是总受伤,喝酒也没误过。”

    他喝完几口,就要出门,李览拦住问,“你要干嘛?我来弄。”

    白雪峰道,“我去门口整点卤菜来,咱俩不能干喝。”

    李览把他按下,“我去吧,你歇着,你这腿等利索再说吧。”

    这里开饭店的、卖小吃的极多,根本不需要刻意找,他走上几百米就是一家。

    空气干巴巴的,好不容易得着机会挨着墙边长出来的勾树都是蔫巴巴的,没精打采。

    一盘盘熟食在玻璃罩内,老板拉开玻璃的时候,一只苍蝇从里面展翅而出,从李览身前掠过。

    老板一手夹着烟,一手拿着砍刀,笑着问,“要什么?”

    李览瞅瞅里面颜色发暗的猪头肉和猪蹄子,瞬间没了多少食欲,只要了一点花生米和海带,付完钱,提着打包盒子就走。

    路过一家超市,进去又拎了一箱子啤酒,拿了一堆的鸡爪、鸭腿,还有各种小吃。

    “买这么多干嘛?”白雪峰早就把自己的折叠桌打开,接过李览的东西,都给摆了上去,又在每个人的面前放了一个一次性杯子。

    李览道,“不多,本来想买熟食的,可那卫生不放心,大夏天的吃坏肚子一趟趟跑厕所真闹心。”

    剩下的半瓶啤酒倒进杯子里喝完,又点起来一根烟。

    白雪峰道,“你现在好像有烟瘾了,要是不认识你的,绝不会想到你以前一根烟不抽的。”

    李览道,“以前觉得呛,也挺烦我爸爸抽烟的,现在自己抽起来,发现挺好的。”

    “其实我觉得你这样挺好,你以前怎么说呢”白雪峰顿了顿道,“你以前好像是个完美主义者,现在呢,好像有点随波逐流的意思。”

    李览捡颗花生米丢嘴里,一边嚼一边道,“哪里有,只是想改变,又不知道怎么改,就先浪一浪。你少喝点,等酒劲散了,就吃点药。”

    白雪峰把电风扇转了个位置,尽量对着李览,“这次真是谢谢你了,要不然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

    “不用对着我,抽烟都没法抽。”李览直接脱了上衣,光着膀子,然后又推开了大门,不时的往火辣辣的大马路上张望,“你看你说那么多废话,我都懒得搭理你,是兄弟,就少说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