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155、小斑鸠

目录: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类别:都市言情

    李览倒是能喝白酒,可是人多的场合,他就有点顶不住,所以,此刻有人出来打圆场,他终于松了一口气,“谢谢姑奶。”

    老姑道,“多吃菜,少喝酒。”

    “知道了,姑奶,你也吃吧。”

    李览喝酒的规矩是随他老子,打通关,从辈分大的开始,挨个敬酒。

    这里,他辈分最小,自然不等长辈们端酒,他就先对着一个胡子拉碴的老头子端杯,按辈分,这是她老娘的堂爷,他也不晓得怎么称呼,干脆随口道,“太爷,我敬你一杯。”

    老头子摆摆手,高兴地道,“坐下,坐下,不用站着。”

    不等李览把啤酒喝完,咕噜一下,杯子里的白酒已经进了肚子。

    旁边的人道,“吃菜,吃菜,时间早着呢。”

    “喝酒随他老子,爽快。”

    李老二每次回来,酒品没得说,从来不拖泥带水,是极得众人欢迎的。

    李览一杯杯敬下去,三大桌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他一个没落,喝着喝着,开始摇摇晃晃。

    何龙扶着他道,“可悠着点,少喝点吧,不然传你妈耳朵里还是骂我,我可不愿意招这个灾。”

    李览双眼迷离,舌头有点大,“老舅,你这小看我了,就我这水平,喝个一箱还不跟玩似得。”

    何龙懂啊,“论酒量你大概早就能干翻你老子了,可是论这吹水的水平,你还差太多了。”

    “那你瞧好吧。”李览不下桌子。

    陆陆续续,一些年龄大的老人,还有不善饮酒的,都很自觉的下来了桌子,留在桌子上的都是觉得自己可堪一战的。

    就连李览自己都产生了自己还可以再喝的错觉,舍不得下酒桌是因为有牛皮的灵魂人物太多了,他喜欢听他们说话。

    一直喝到夜里十二点,大家还套着大棉袄在门口的灯底下喝,最后还是老姑看不过眼,把人都给哄走了。

    李览跑了一趟厕所,脸没洗脚没洗,回屋躺炕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才七点钟太阳已经挂的老高。

    嗓子眼火辣辣的难受,他想吐口痰,又吐不出来。

    老姑埋怨方家姑爷道,“看你把孩子喝的,没个谱。”

    说着把挤好牙膏的牙刷和装满水的水杯都递给了李览。

    李览笑着接过来道,“姑奶,我不是外人,你这样我下次可真不敢来了。”

    方家姑爷道,“你姑奶年龄是越大越闲不住,得给她找点活,像以前她身体不好,想让她给你挤牙膏,都没机会。”

    老太太道,“就是,就是。”

    李览刷好牙,洗好脸,饿了一碗稀饭后,感觉整个人舒服了一点。

    何龙蹲在门口,拿着一根自行车条往土枪里塞火药和砂砾。

    火药是从踩炮纸板上一粒粒扣下来的,塞一段火药,加几粒砂砾。

    李览道,“这玩意不犯法啊,我记得小时候有玩的,现在还有卖踩炮的吗?”

    何龙道,“以前的存货,市面上早就没卖的了,犯法倒是不犯法。”

    说着从口袋掏出来一个小本本,“看见没有,林业局给的狩猎证,不过挺没意思,现在只能火药枪偷偷摸摸用,凑合吧。”

    李览问,“你要往山上跑?”

    有些乡是可以持枪的,半自动步枪,不过狩猎季一过,是要上缴给派出所的,放自己家里是不可能的,所以大部分山民手里都是土枪,还是偷偷摸摸造的。

    他来这这里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要么跟着去山上跑,要么去河里游,没一天是闲着的,所以此刻看到老舅玩枪,忍不住兴奋了。

    何龙道,“你甭去,我去碰运气,人越多越乱,现在非常时期,可不比以往,要是跟我一起进局子了,你妈得撕了我。”

    李览摊摊手,“得,你真把我当孩子了。”

    何龙拍拍他肩膀,“等着吧,中午野鸡炖蘑菇,我去找野鸡,你去找蘑菇,分工明确。”

    真如他所说,他谁也没带,扛着土枪,腰上别着装着砂砾、钢珠、火药的袋子走了。

    老姑挎着篮子从屋里出来,李览自然而然跟在她后面,往老林子那边去了。

    夏季,山坡上成片成片的野花,姹紫嫣红,郁郁葱葱的林木,踩在厚厚的腐木和落叶形成的沃土上,深一脚浅一脚的踏上去,像踩在软软的的沙发垫上一样。

    深深的洗了一口气,他有点变态的想,他怎么会喜欢原始森林里的这股腐烂气呢,夹在新鲜的空气中,使人很着迷。

    藏在草丛里、树根底下的蘑菇菌菇,漫山遍野都是,他一个愣神的功夫,老姑奶和旁边的妇女们已经摘了好几把。

    老姑道,“昨个雨下了半边,山上下了,山下一滴都没。”

    采蘑菇的不是妇女就是小媳妇,还有一部分是刚学会跑路的小崽子,至于大一点的孩子,都箍在学校里呢。

    李览是唯一的一个大男人,落在女人堆里,感觉很是尴尬。

    一只刚出窝的小斑鸠倒霉,羽翼未成,落在了小崽子们的手里,被扔来扔去,翅膀扑棱来,扑棱去,勉强保持不被摔死。

    李览看不下去,趁他们不注意,把小斑鸠揣自己口袋里了。

    孩子们树丛里,树叶底下翻了一圈,没找到,干脆赶忙追上已经走远的大人。

    李览见孩子们走了,才从口袋里掏出来斑鸠,抬头往附近的树梢上瞅,也没找到斑鸠窝在哪里。

    又转回身,往来路走了一段。

    终于在一颗歪脖子树上看到了一个鸟窝,把斑鸠放到口袋里,小心翼翼的爬上了树,看到了两只小斑鸠在窝里咕嘎叫。

    他把口袋里的小斑鸠掏出来,手够不着窝,干脆一咬牙老远给扔了过去,眼看离窝只差几厘米了,小斑鸠也争气,扑棱一下,摔进了窝里,一家团聚。

    “喂,李览,你下来注意点。”一个女孩子站在树下昂着头冲着他喊。

    李览往下张望,是他方家姑爹那边的远亲方琼,倒是平辈的,还比她小一岁。

    “没事,我可是爬树高手。”

    爬下半截,在方琼的惊呼中直接跳下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偷香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