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169、起点终点

目录: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类别:都市言情

    刘柏道,“算了吧,那么多人,这么热,在里面挤着可不是好玩的。你也不用去了吧,都没你的运气好,你的起点是别人一辈子抵达不了的终点。”

    李览道,“你今天是故意要埋汰我的吗?”

    刘柏道,“上次你爸来的时候,还是他说的。不过不是对着你说的,而是说咱们这些的孩子条件太好,许多家庭的孩子就很难追得上,差距短时间弥补不了,这话刚好与你契合。”

    李览道,“别五十步笑百步,没多大意思,甚至我还觉得你虚伪了。放以前,你是贵族的千金大小姐,我是没资格说话的,我老子混的再好,也就是胡雪岩之类的人物,连盛怀宣和虞洽卿都多有不如。

    张爱玲混的也不差,名气也大,她还是要把自己往贵族里靠,给自己按个李鸿章孙女的名头。喂,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刘柏笑道,“难怪你俩是爷俩,你现在说话的调子都跟李叔叔差不多,没事就要翻点别人的典故好给自己做依据。

    其实呢,中国人连教都不信,怎么可能吃贵族血脉这一套呢?

    求神拜佛要是灵验呢,就高兴地上点贡品,要是不灵验呢,自然就是破口大骂。

    对于权贵都是一个道理,反正皇帝轮流做,表面上恭维你,背地里说不准骂你全家呢。

    王子公主落难就真的落难了,很少有人搭救,不踩上一脚就真不错了。”

    李览道,“所以呢?”

    刘柏道,“所以中国不是印度这种国家,一出生就定型了,掏大粪的注定这辈子掏大粪了,种田的也许注定这辈子就种田了。”

    李览道,“也对。”

    两个人一面走,一面聊,不自觉间就出了恭王府。

    李览指着前面路口的一颗大柳树道,“前面是慧姨家,我进去看看,前阶段还给我打电话让我去玩呢,一直没时间过去。今天是休息日,她应该是在家的。你呢,去不去?”

    王慧阿姨自小对他就很好,李览对她也很喜欢。

    刘柏摇摇头,“行啊,我也好久没看到她了。”

    继续朝前面走,拐过两道路口,在一个小四合院门口停下。

    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夹着一个黑色公文包突然出现在门口,看到俩人,笑着问李览,“怎么有时间来这玩了”

    然后又看了看刘柏,“抱歉,我看你眼熟。”

    刘柏道,“我爸爸是刘波。”

    中年人恍然大悟,急忙道,“请进,请进。”

    李览道,“陈秘书,你有事你去忙,不用管我们的。”

    “进来吧。”陈秘书笑着把两个人迎进了院子。

    院子里一个警卫正在那拿锹挖图,看到有生人进来,第一事情不是打招呼,而是进到另一间屋子把门给关上了,然后才跑过来对着李览笑笑。

    陈秘书把两个人安排进了客厅,吩咐阿姨泡茶,然后小跑进了客厅的里间,出来的时候,是和王慧一起。

    王慧道,“你俩真是稀客了。别站着,都坐下,又不是别人,客气什么。”

    李览坐下后,拒绝了王慧递过来的苹果,笑道,“慧姨,你可别给我,我这肚子塞的不是酒就是菜,吃不下了。”

    然后端起杯子,示意道,“我还是喝点茶吧。”

    刘柏同样摆手道,“姨,我也不吃,我妈昨天还说呢,说你越来越年轻了,开始我还不信,现在一看,可不是嘛,你跟我妈还大一岁呢,看起来比她年轻十岁呢。”

    王慧笑道,“少给我灌**汤,头发是染出来的,不然哪有这么利索。不过呢,我有一点比你妈强,不需要操心那么多事,一个人吃吃喝喝,顾好自己就行。”

    一辈子,她没有谈过恋爱,没有结过婚,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

    刘柏道,“你操心的是国家大事,你用的心思更多,我妈哪里能和你比。”

    李览感受到一股心酸,慧姨只是人前风光而已,背后一个人孤单凄凉,又有几个人懂呢?

    忍着酸劲道,“你还是多注意下身体,不能这么累。”

    王慧道,“我好着呢,你们过好自己就行。”

    三个人有说有笑的聊了半晌,刘柏的手机响了,她看了号码为难了一下。

    王慧道,“你刚回来,肯定好多人约你,去吧,别在我这瞎耽误功夫。”

    刘柏道,“就是一个同学聚会,姨,要不你们聊着,我就先走,约好的事情,不去总归不好。”

    王慧道,“这边不好拦车,我让司机送你吧。”

    说着站起身,把她送到了门口。

    刘柏道,“不用了,出门几步就是地铁,我坐地铁去,开车肯定堵,姨,你别送了,我走了,有空我再来看你。”

    王慧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胡同口,回转过身看到李览在身后,就没好气的道,“你出来凑什么热闹,外面热,进屋歇着去。”

    李览道,“没事,我感觉还行。”

    王慧揽着他的胳膊,拉着进屋,把他按在椅子上道,“你一看就喝酒了,中午在哪喝的?不会是刘波家吧?”

    李览点点头道,“是刘波叔叔家,我俩喝了一瓶白酒。”

    王慧道,“你老娘那么聪明的人,临老办糊涂事,照我想,你俩就不该凑一块,那丫头鬼精鬼精的,以后指不定受气。

    你们条件摆着呢,又不愁找不到好主,非在这一棵树上吊死。”

    见李览的杯子空了,又提起来水壶给续了一杯。

    李览自然不敢让王慧和老娘对掐,俩人本来就是不对付的。

    他把茶杯盖给合上,然后道,“大人有大人想法,我们有我们想法。刘柏性格还行,只是我俩都清楚,肯定合不来,所以就先这么应付着,过两年他们大概就不会再提了。”

    他这番话愿意和王慧说,却不愿意和父母说。

    王慧瘪瘪嘴道,“那性格还行?又说违心话了。你不同意就好,要是你妈给你压力,就来找我,我去跟她掰扯,胡闹嘛,什么姑娘找不着了,去伺候这种姑奶奶,咱宁愿打光棍,也不能娶这种的。”

    李览打趣道,“刘叔不在,他闺女也没你说的这么差。”

    王慧道,“你刘叔在,我也敢当面说,我倒是要问他,讲不讲实事求是了?”

    李览大笑。

    “姨,你放心吧,我这么大了,心里有谱的。”

    王慧道,“你毕业了,许多东西还是要多看多学,别看你老子吊儿郎当的,拿豆沙不当包子,论眼界,论想法,都不如他,你要多跟着他学才是。

    这机会,别人求都求不来。”

    李览道,“这道理我懂。”

    王慧道,“看你眼睛喝红了,进屋躺一会,晚上留这里吃饭,看我给你露一手。”

    李览摇摇头,“不睡了,没午睡的习惯。你今天不忙吗?”

    王慧道,“忙也有个头的,你家里躺会,我去买菜。”

    李览起身道,“我跟你一起去吧。”

    王慧笑着应了好,进了厨房,拿了一个布兜,又跟阿姨交代了几句,带着李览出了门。

    两个人是走路到菜场的,临近菜场门口,李览给老娘拨了一个电话。

    “晚上在慧姨这里吃了。”

    王慧在旁边道,“你儿子我给你拐跑了。”

    “跑就跑了,我还有闺女呢。”电话里是李老二的声音。

    李览索性把电话给了王慧。

    王慧道,“你们还在老刘那,晚上来我这?你不能喝,我跟何老大喝两杯。”

    李和道,“我们都到家了,请吃饭现在才说,太晚了。”

    “那是你没口福了,行了,就这么了,李览我安排了。”王慧挂掉之后,把手机还给了李览,对着他道,“你看看想吃什么,咱们买什么。”

    李览道,“我没什么挑剔的,吃什么都行。”

    王慧道,“越是这么说的人,越是有挑剔,你爸也是,每次点菜前,他端着,死活不点菜,等我们点完了,他又嫌弃这,嫌弃那,事儿多。”

    李览笑笑,在海鲜摊子面前停了下来,挑了四只澳洲大龙虾,不等王慧反应过来,就把钱给付了。

    王慧道,“故意欺侮我穷是吧?”

    李览赶忙揽着她肩膀安抚道,“你都说一家人了,还计较什么,再说,我孝敬孝敬你老,不是应该的嘛。”

    王慧拍掉他的胳膊,笑道,“算你会说话。”

    在菜场随意走了一圈,买了不少的东西,李览帮着提装菜的布兜,原路返回。

    不到六点钟,王慧在阿姨的帮忙下,做好了饭菜。

    太阳西下,院子里好不容易得了一点凉风,她赶忙指挥李览把小桌子搬到院子里,两个人就在院子里坐下。

    李览看着一桌子的菜,帮着启开一瓶红酒,笑着问,“会不会太奢侈?”

    王慧道,“今天吃不完,明天再继续吃,又不会浪费。”

    边吃边聊,这顿饭一直吃到八点钟左右。

    吃好饭,李览陪她又唠了一会,才起身回家。

    路过等了半小时左右,没有等到出租车,干脆往前面的地铁口等了一会,才拦了一辆。

    每当只有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住在郊区的不便,毕竟不通公交,不通地铁,想出趟门,只有开车了。

    回到家,何芳看了看他,问,“又喝了多少?”

    李览道,“就喝了一点红酒,开始喝着没什么感觉,没想到后劲这么足。”

    何芳道,“以后少喝,仗着年轻喝个三高出来,有的你哭。”

    李览哭笑不得,“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就喝上几杯酒而已,又没有滥喝。”

    何芳道,“你老子当初也是这么说的,看看,他现在就是你的镜子。”

    李和丢下手里的书,不满的道,“你娘俩要说话就好好说,捎上我算什么回事,我招谁惹谁了。”

    何芳道,“还坐着啊?看看几点了,赶紧出去溜溜肚子,好回来洗澡睡觉。”

    李和这才起身,拍拍肚皮,把趿拉着的拖鞋甩了,换上了跑步鞋,往后山上走去。

    杜高犬没有跟李和去,而是随着李览去了后面的湖里,一猛子扎了进去。

    李览早就习惯了,坐在旁边的石凳上,翻到了一条信息,是高思琪的。

    想了想,又转身回家,跟老娘商议道,“妈,我买票了,明天去浦江。”

    何芳道,“这么着急干嘛?”

    李览道,“我跟朋友商量好的,在浦江碰头,你说过的,做人要讲信用。”

    何芳道,“你又把我话当耳旁风了?不是跟你说过嘛,刘柏在家,你们就多联系联系,是不是?”

    李览道,“她马上就去美国的,联系多联系少还不是一个样?再说,人家以后不一定回来的,你要我去美国找她吗?

    你也说过的,她有主见的,即使真谈了对象,人家也不可能为我回来的。”

    何芳沉吟了会,儿子的话很有道理。

    因此道,“那你得试试,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刘柏吧,我是看着长大的,性子我清楚,刀子嘴豆腐心,没坏心眼的。”

    李览道,“刀子嘴扎人心才是最疼的。”

    何芳摆摆手,“那你让你宋谷叔去机场给你买票吧。”

    李览晃了晃手机道,“你out了吧?现在可以手机订票的。”

    何芳道,“手机要网银,还是要怎样,很麻烦的。”

    李览当着他的面打起了机票代售公司的电话,很快进入了语音后台,接通人工后说了自己的需求,掏出银行卡,输入了卡号密码,就完成了支付。

    不一会儿,就接到了订票成功的短信,把屏幕对着老娘道,“你看看吧,成功了,明天中午的飞机。”

    何芳道,“你洋气行了吧。那就收拾衣服吧,等你爸回来和你爸说。”

    李览笑着应了好,坐在沙发上看了会电视,他老子一进门,就简单的说了两句。

    李和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你过去了,是想住酒店,还是自己找套房子住?”

    李览道,“住酒店的话,自己不能生火,不能做饭,天天吃外面的,也难过。”

    何芳道,“你去后去找你吴淑屏阿姨,咱家房子里的钥匙都在她那,看看到时候你在哪个区落脚,就让她给你哪个地方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