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170、新局面

目录: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类别:都市言情

    李览心下有自己的想法,他走出去的目的就是为了摆脱父母在身边施加的影响,好尝试下什么叫自由自在,肯定不会住在自己家的宅子里,好让他们一手掌握他的行踪。

    因此就敷衍道,“到时候看情况吧,上次跟李柯他们去世博会的时候,那边宅子我能看出大概是什么样子,并一定喜欢的,要是不喜欢,我宁愿去租一个。”

    何芳道,“租什么租?咱家的房子你要是看不上,外面的房子你肯定就更看不上眼了。反正你先去挑,咱家的你不满意,你吴淑屏阿姨,陈大地叔叔,潘广才叔,甚至你老叔、姑爷手里都有房子,我就不相信了,没你喜欢的。”

    她倒是把儿子的心思看的透彻,李览压根就不是什么挑剔的人,有些方面跟李老二差不多,随遇而安,吃喝穿也向来不讲究。

    李和道,“处朋友,我又不拘着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没人管你,不用藏着掖着。”

    听见这话,李览心下一惊,感觉他老子是话里有话,便不露声色的道,“谁藏着掖着了,谁能没点**了?”

    何芳笑着道,“行,没人管你,到了地方呢再说,等会我给你吴阿姨打电话,让她安排人去机场接你。”

    李览赶忙道,“不用,我本来就是去玩的,她们有她们的事情,耽误她们功夫不说,我还浑身不自在,何必呢,你谁都别说,我口袋有钱,冻不着饿不着,什么都不会缺。”

    何芳道,“前面说了那么多也是废话了,那这么说,你还是打定主意要自己找房子了?那这样也行,让宋谷陪着你,你看这样行不行?”

    李览摇摇头道,“我谁都不想麻烦,我一个人出门怎么了?谁认识我是谁啊?再说,遇着两个人,谁倒霉还不一定呢。”

    李和道,“这样吧,富大海儿子富展望,你们不是处的挺好吗,让他陪你去怎么样?”

    他自誉为正人君子,自然不肯与小人为伍。

    富大海是小人,但是同陈有利一样,他偏偏讨厌不起来。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乾隆那么喜欢和珅了,毕竟身边多个整天揣摩自己喜好的并且能揣摩到心痒处的人,真的不容易啊。

    儿子富展望自然受到言传身教,与他子完全不相上下,李老二对这小崽子同样不讨厌,甚至感觉欣慰。

    何芳道,“那小子一肚子坏水,儿子跟他能学到什么好,你可别乱安排。”

    李和悠悠的道,“真能学坏,我倒是欣慰啊。”

    何芳瞅了瞅儿子一眼,终于明白李和的意思了,笑着道,“哪里有你这样做老子的。”

    李览干脆装作没听见,转身上楼去了。

    早上,他起来的很早,老娘正在做早饭,老子不见人影,不用说,肯定是晨跑去了。

    刷好牙洗好脸,就从楼上背了一个双肩包下来。

    何芳问,“你就带这么点东西啊?衣服不带上几件?”

    李览道,“有两件换洗的就可以了,不够的话,我自己去买。”

    双肩包共有两个大口袋,里侧的口袋放了笔记本电脑,外面的口袋放了一件衬衫,一条裤子,一条内裤,一双袜子,再加上身上穿的这套刚好是两套,他向来出行都是这样子。

    何芳把早饭做好,自己草草吃了两口,然后对正在闷头喝豆浆的李览道,“学校今天有点事,我就不送你去机场了,你看看你爸有没有时间,让他送你。”

    李览道,“我让宋谷叔送就行。”

    何芳点点头,放下碗,拎起包道,“那我就走了,吃好饭把碗给送厨房水泡着就行。”

    李览还没来得及回应,就听见了门口汽车的发动声。

    他吃好饭,正准备收拾下桌子,他老子回来了。

    李和穿着一件背心,整个湿透了,他先进去冲了个澡,在沙发上歇息了一会。

    李览知道他老子等会要吃饭,也就没再继续收拾,自己去找宋谷了。

    宋谷等几个人或靠在墙上抽烟,或端着碗扒面条,或边踱步边打电话。

    从里间屋的音响里传来砰砰的枪战声,一个二十来岁的板寸头,正在玩CS,看到李览进来,赶忙退出游戏,站起身来。

    宋谷解释道,“设备升级,监控室搬到楼上去了,王秘书就把淘汰下来的电脑给我们用了,看看电影,听听歌,玩玩游戏什么的。”

    李览对着那个板寸头道,“鹏哥,你技术不行啊,不能身体去推门,否则对方一看到你枪口,给你突突两下,立马就挂了。

    拿烟雾门上一扔,门就会自动开,角度要是扔的对,门口爆开,用飘逸的身法,直接亮刀子,三两下就解决了。”

    贾京鹏来他们家还不到两年,普通的破译兵,但是李览是见过他本事的,瘦瘦的身子,不借助任何工具,可以爬上二十几层的楼。

    李览一时间惊为天人,他自认为身手敏捷,借助下水管道,也才勉强爬个二楼房顶。

    贾京鹏笑着道,“我就瞎玩的,不透溜。”

    他可不敢说让李览教教他这种不分轻重的话。

    来这里上班之后,宋谷送给他们的第一句话就是:不要以为和气就是没脾气。

    李览习惯性的瞅瞅主机箱,总感觉哪里不对,俯下身子又看看,原来是视频线接主板上了,笑着问,“玩游戏不卡吗?显卡成了无业游民。”

    贾京鹏挠挠头,“这个是高配,王秘书说买的时候一台花了三万多。”

    李览摇摇头,帮着把线重新给理了一遍,笑道,“你再试试吧。”

    贾京鹏重新登入游戏,回过头咧着嘴道,“真是哎,好快.....”

    砰砰,对着墙壁开了几枪。

    李览问宋谷,“我同学那事我还没谢谢你呢,真麻烦你了。”

    当白雪峰兴奋地告诉他拿到四十万赔偿的时候,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宋谷道,“你可太看得起我了,最终还是看李先生的关系的,要不然我出门,谁认识我啊?”

    李览道,“毕竟靠你战友帮忙。”

    宋谷道,“说出来也不怕丢人,虽然是战友,可人家是穿白衬衫的,我要是只是个普通的小保安,能陪我喝两盅酒就是看得起我了,哪里肯这样替我维护?

    没有李先生,我们出去还是上不了台面。”

    “宋叔叔你客气了。”李览随即接着道,“我中午去机场,你送我一趟吧。”

    宋谷道,“让小贾送你吧,刚刚王秘书发邮件给我了,我看了行程单,等会李先生要去参加一个什么中俄经济论坛,不一定能及时回来。”

    贾京鹏道,“你放心吧,我开车稳当的很。”

    李览点点头,“那我走的时候来喊你。”

    李和在门口拿着水管子给狗洗澡,杜高犬的脑袋正对着水管子,洗的高兴了,还从水管子底下跑出来,沿着门口快速的跑一圈,抖落抖落身上的水后,继续冲进水管底下。

    李览脱掉衬衫,扔到凳子上,拿起地上放置的宠物沐浴液,把杜高犬招呼过来,一边往它身上挤,一边给它搓。

    “不准动,甩我身上水,我会揍你的。”李览一面说一面拍它的背,果真它就不动了,老老实实任由李览搓洗。

    李和把水管扔地上,进屋换了衣服出来,道,“我出去了,有个会议要开,你呢,路上注意着点。”

    说话间,宋谷的车子已经从屋后绕过来,停在了旁边。

    李览捡起水管,看着车子远去。

    杜高犬冲洗的差不多,就不需要他管了,这家伙自己满地疯跑,乱抖落,太阳底下,三五分钟,就把自己的毛发甩的油光发亮。

    李览往狗盆里倒了点狗粮,它又屁颠屁颠跑过来,呼噜呼噜的吃。

    接近九点钟的时候,他招呼贾京鹏开车,两个人一同往机场去。

    下午一点钟左右,飞机在虹桥机场落地。

    他刚到出口,就看到了站在护栏外的高思琪,高思琪冲他使劲的挥手,他笑着点点头。

    从出口出来,高思琪要接过他的包,被他拒绝了,笑着问,“到外面抽根烟。”

    两个人一路走到出发层,到了楼外。

    李览点了一根烟,深吸了一口,笑道,“好像有烟瘾了,不抽就不自在。”

    高思琪道,“我就工作熬夜的时候抽,平常不抽。”

    李览问,“你什么时候到的?从冰城直飞过来的?”

    高思琪点点头,“我来这有三天了,你说不用租房子,我就先住的宾馆。”

    李览抽完烟,行了两步,烟蒂扔进了垃圾桶,转过身道,“走,我们去里面坐地铁吧。”

    两个人重新经过安检,进入了里面,按照指示牌,找到了地铁入口。

    高思琪从口袋翻出一把硬币,买了地铁票。

    地铁人很多,前面的人挤上去之后,轮到他俩,就挤不上了,只能等下一列。

    几分钟后,又来了一列,这一次两个人顾不得斯文,一下子就挤了进去。

    二号线转三号线,龙漕路地铁站走出来,李览抬头就看见了心胸医院硕大的广告牌。

    高思琪兴奋的道,“这边位置很好的,坐两站就是体育场和体育馆,你不知道,我刚到的时候,这两处地方就是傻傻分不清楚,绕一圈子又兜回原路,气死我了。”

    李览问,“你怎么想起来跑这的?”

    高思琪低着头道,“我不确定你什么时候来,住宾馆,一天一百多呢,万一一直不来,我就要租房子的,我网上搜了,前面是龙吴路,有很多城中村,房子便宜,单间不到700块。坐公交往徐家汇去又不远。你喝水不,我去买一瓶吧?”

    “走吧,一起。”李览陪着她沿着龙漕路往前面走,太阳毒辣辣的,身上的衬衫黏糊糊的,他急需要一辆代步车。

    如果他愿意去找陈大地和吴淑屏等人的话,肯定不会缺车开,可是他不愿意。

    继续行了五六百米之后,才找到一个小便利店,拿了两瓶水,为了蹭空调,故意磨蹭了两分钟才出来。

    烈日下。

    高思琪道,“再往前面走走就到了。”

    这话李览已经听过三遍了,叹口气道,“我真的不愿意再听第四遍。”

    还没走上两分钟,高思琪高兴地指着一个小广告牌道,“到了,就是这个。”

    李览跟着进了房间,笑道,“小旅馆,果真够小啊。”

    十来平方,床上的被单老远就能闻着一股漂白水的味道,挨近了看,上面还有各种斑斑点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颜色。

    高思琪道,“不好意思,条件有点差。”

    跑了一趟厕所,然后从里面出来,笑着道,“你收拾行李吧,我们走,这个地方真不是能住人的。”

    他再不挑剔,卫生这一关,他是很讲究的,这种地方,他住不下去。明明有条件住更好的,却非要住这里,就是自虐了。

    高思琪自然听他的,快速的把衣服装进了挎包和大箱子里。

    李览帮着提着大箱子下楼,让她去退房,到了门口,刚拦下一辆出租车,她也就退完房,从里面出来了。

    一上车,他就问司机,“师傅,附近有没有好一点的酒店?”

    司机道,“这条路往前面,龙华寺旁边四海好不啦?”

    李览摆手道,“四海就算了吧,有没有其它的?”

    去了四海,那就是自投罗网。

    司机道,“那就徐家汇建国宾馆咯,门口热闹的。”

    李览道,“那可以的,去那里吧。”

    车子在宾馆门口停下,不等他掏钱,高思琪已经把钱递给了司机,他不再多说,从后备箱把箱子拉出来,先行进了酒店。

    高思琪紧追身后,在她紧张的神色中,李览却开了两间房。

    拿了房卡,进入电梯,她才低声道,“其实一间房就可以,这里房价很贵的,省下那千把块多好。”

    李览道,“我希望我们俩可以说一点有益于人类社会进步的话题,而不是这种鸡毛蒜皮。”

    他自小对钱没什么概念,开豪车,住豪宅,因为很多情况下,花的是父母的钱。

    但是,现在切切实实的花的他自己每一分钱,都是他自己的私房钱!他就忍不住有点肉痛了。

    痛!

    也不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