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217、年光本无尽

目录: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类别:都市言情

    不一会儿她端出来一碗汤圆,对闺女道,“先凑合吃点垫垫肚子,等会你老姑、小叔她们也来,中午你再好好吃。”

    李怡一手拿着汤勺,一手端着碗,不停的吹着,笑着道,“那我得先睡一会,有点困。”

    何芳道,“那你吃点东西去睡,被单被罩全干净的,你直接躺床上就行了。”

    “谢谢妈。”李怡看爸爸去了书房,低声道,“妈,你看差不多退休得了,我马上毕业可以上班,我养你啊。”

    何芳道,“是钱的问题吗?咱家不差钱,别瞎操心。挣钱的事情归你爸,你把自己顾好,比什么都强。”

    李怡道,“我要是能拿到华尔街的offer一年也好几十万美金呢,我想去试一试。”

    何芳问,“缺钱花了?”

    李怡摇摇头,“我不缺钱,想给你们减轻点压力也是好的啊。”

    何芳诧异的道,“我跟你爸能有什么压力,你这丫头傻了吧,我跟你爸看着是像差钱的人嘛。”

    李怡道,“老太太,你好像对我没信心啊,我在学校成绩不差的。”

    “你那点水平?”何芳表示出一丝不屑,“在物理学真想出彩,你还是想读博,本科阶段能做啥?”

    “我是说进华尔街,去投行。”在专业水平上,李怡很有自知之明,父母是八十年代的老牌大学生,顶级学霸,即使父母毕业多年,也从来没有断过专业上的联系,家里订的最多的杂志是物理学期刊,所以,她哪怕上的是国外最顶级的物理学专业,也不敢和父母比肩,特别是她老子。

    特别是上一次,她写电磁感应论文的时候,居然搜到一篇有她老子署名的论文,开始以为是重名,后面跟她老娘确认后,确实是她老子的。

    而且是在八十年代初期写的,直至今日,文献引用量也是居高不下。

    恐怖如斯!

    她又对她老子多了一层了解。

    总之,用她老娘的话来说,她老子是个被做生意耽误的物理学家。

    特别是她老娘那崇拜的大眼睛,让她记忆犹新。

    这也是她老娘宠她老子的原因。

    何芳随口道,“那就去吧。”

    李怡以为老娘在敷衍自己,还是对她没信心,认真的道,“认识不少跟我同专业的,毕业都进大投行了,我肯定也能进得去。”

    “想进肯定能进得去。”何芳一点儿也不怀疑,倒是不认为闺女的能力有多强,而是因为闺女姓李。

    她不在生意场上走动,但是跟李和结婚这么多年,生意场上的门道多少知道一点。

    跨国企业和大投行招聘员工,相当的在乎员工的背景和家庭背后的社会关系,继而利用员工的关系网为自己谋求利益。

    所以,只要闺女想,就没有进不去的公司,甚至别人还得求着,哄着。

    李怡得到老娘肯定,正暗自欢喜,却突然有听见她老娘道,“也不看看你爸爸是谁。”

    说着,何芳又给她家里点汤圆。

    她老子叫李和,这就够了。

    “何老大!咱家能不能不要搞个人崇拜!”李怡着实有点无奈,老娘五十来岁的人了,还跟个花痴的小姑娘似的,她很难接受!

    何芳笑着道,“那我有时候还瞧不上你爸呢,你怎么不说?”

    李怡道,“你们老夫老妻的,一天天的,受不了你们。”

    何芳道,“难不成你还盼着我和你爸天天吵架啊?哎,我也就找到你爸这种了,要不我这暴脾气,谁受的了,说不准一辈子一个人凑合过。

    没你爸,哪里有你们兄妹俩,所以啊,你们对你爸好点。”

    李怡道,“我也没怎么着他啊。”

    何芳道,“我说的是尊重,知不知道什么叫尊重?别仗着你爸宠着你,没大没小,我告诉你,下次再敢拎不清,我削你,你爸多疼你啊,你说,一点都不懂事。”

    李怡叹口气道,“得,你又批判我了,我觉得挺好的啊,只有对陌生人的时候,我才叫真的客气。”

    何芳道,“对自己家里人也是一样,你说你爸爸,什么不依着你把你惯得不成样了,还在你这落不了好。”

    李怡道,“那我不也心疼你嘛。”

    “心疼我什么?”何芳不解的道,“你爸倔驴蹄子的时候,稍微顺着点,三两下什么毛病都没,得看着他的好处,不能光看他坏处,最基本的做人的道理,还要我教你啊?”

    李怡不服气,但是还是服从道,“听你的呗。哦,对了,刚刚看到门口的车子怎么还在那放着啊,既然不开那卖掉呗,在那放着也占位置。”

    何芳道,“你宋谷叔他们经常出门开的,在那放着就放着呗。”

    李怡好奇的问,“爸生意有起色了?”

    何芳问,“什么意思?”

    她更闹不明白了。

    李怡道,“我记得以前家里也就丁世平叔叔经常在这,怎么现在这么多人啊,每个月开工资不得了。”

    刚刚透过后窗,她发现屋后面还有五六个人在那打沙包呢。

    何芳道,“你爸一直也不差啊。”

    安保这个话题,她不愿意多谈,万一要是让闺女知道天天处在监视中,房顶估计能被掀了。

    李怡还要问什么,却听见了门口的汽车声,接着看见老姑李琴和小叔李阔等人进来了,她笑着上前挨个打了招呼。

    李阔笑着道,“瘦了不少,别松碗,继续吃你的。”

    老五围着她打量了一番,跟着道,“是瘦了。人家吃西餐胖了的不少,怎么你却瘦了,学习压力很大吧。”

    李怡道,“毕业论文天天整的头昏脑涨,不是跑实验室就是图书馆,得不了多少休息。”

    老五低声问,“你爸呢?”

    李怡道,“书房呢。”

    老五正要松口气,楼上却突然传来李和的声音,“老五,给我上来,有事跟你说。”

    李怡看看老姑,扼腕道,“你完了,这是要找你麻烦的节奏。”

    她老子的脾气她了解,显然是有什么不好商量的事情,要不然不会是这种语气。

    “多大个事。”老五昂首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