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218、香巢乍结鸳鸯社

目录: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类别:都市言情

    如果吹牛可以入刑,李怡觉得她老姑至少可以判无期。

    看着她老姑上楼后,她把饭碗送进厨房,在水龙头底下冲洗一遍后放进了柜子。

    何芳道,“放那,什么都不用你管,赶紧进屋躺会,吃午饭前还能眯上两个多小时。”

    李怡拿起一个熟鸡蛋,一边剥一边问,“老姑又犯错了?听我爸口气挺不爽的,估计又得吵起来。”

    爸爸和姑姑吵架,她从小到大见的多,早就见怪不怪。

    何芳道,“她们那个影视基地不是征过地嘛,以前征地多便宜,现在不但得钱,还有房子,失地的后悔的要命,聚在她们公司闹腾,你老姑什么性格你不是不清楚,乱说了几句冲动话,上新闻了,闹的满城风雨。”

    李怡颇为理解的道,“老姑现在是名人,只要被人抓住一点事情,很容易被人炒作起来,这不是很正常嘛,爸也没啥好生气的吧。”

    何芳叮嘱道,“你进屋睡觉吧,可别掺合,这种事情你管不了。”

    李怡嘴上说好,腿脚还是不自觉的挪到楼底口底下,同方堂进和李阔一起侧耳听楼上传来的争吵声,不过听见的都是她老姑的高昂的争辩声。

    不一会儿,又听见嘭嗵一声的摔门声,她赶忙坐到沙发上,方堂进紧随其后,拿起一本杂志装着在看。

    李阔反应慢了一拍,被老五给抓了个现行,老五没好气的道,“别光看我笑话,以为自己就没事,找你呢,自己上去吧。”

    李阔不敢置信的道,“我又没犯错,找我干嘛?”

    老五奚笑道,“你的破事也就彭月傻乎乎的被蒙在鼓里,剩下还有谁不知道?真把大家当傻子呢。”

    方堂进重重的咳嗽一声,觉得老五说的太直白,太不顾李阔面子。

    “冤枉喽!”李阔的脸上一阵急,一阵白。

    老五摊摊手,“我管不着你,你自己去跟李老二解释吧,哎,自求多福。”

    李阔跺跺脚,低着头上楼。

    方堂进看到老五眉头紧皱,生怕被殃及,赶忙跑到外面陪孩子堆雪人去了。

    李怡瞥一眼姑姑,转过头把方堂进丢下的杂志拿在手里继续看。

    老五道,“实在忍不住,想笑就笑呗,你有什么大不了的。”

    “真的?”李怡的嘴巴咧的老大。

    老五白了她一眼,“我不让你笑你就不笑啊,有这么乖?”

    “抱歉,我真的做不到啊啊哈哈”李怡终于憋不住哈哈大笑。

    捂着肚子,笑了一会,终于感觉有点不地道,才慢慢止住笑声。

    老五道,“我这都有半年没来。要不是因为你回来,想来看看你,我能来你家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你个小没良心的,居然还在这里幸灾乐祸。”

    李怡拱手道,“那我谢谢你了。不过呢,其实我对你很有信心,我觉得吧,你要是撒开手,未必没有一战的实力,不要怂,怼啊。”

    老五道,“看热闹不怕事大是吧?哎,你以为我真怕你爸啊,我不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嘛。你又不是不明白,我们小时候全指望你爸,到参加工作也没少麻烦他。要是跟他顶杠,那指不定还得骂我昧良心呢。

    没辙,以前是不服气,现在是想明白了,受点气就受点气呗,再怎么样,我是她亲妹子,他又不能怎么得我,嘴长他身上,随便他说呗,我不放心上就是。”

    李怡道,“那我只能深切表示同情。”

    她老子的大家长作风她是知道的,只要是家里人的事情,不管什么情况,都要插一脚的。

    老五道,“说实话,你爸像你爷,隔辈亲,还是最宠你,我和你二姑吧,他宠归宠,但是要逆他意思,他该揍还是揍,你小时候那么调皮,别说揍你,凶都没舍得凶你一句,我们上学,你二姑是钱随便花,不过她早熟懂事,给她钱也花不了,脾气也倔强,不怎么肯开口找你爸要钱。

    至于我呢?”

    她把五指张开,“手敞开花钱,有一毛钱花一毛钱,那时候想得开,及时行乐,前途和未来统统没有考虑过的,反正由着自己性子来呗,怎么开心怎么做。

    花钱紧张,没钱要么找你爸要,要么从你奶手里骗一点,逢年过节还能有不少红包,其实日子真心潇洒。

    真正难过的是在新加坡,你爸把我零花钱控制的死死的,哎,家里的阿姨都比我有钱。

    在学校成绩又不好,反正,除了还有几个说得来的朋友,就没什么好。”

    李怡笑着道,“我等毕业了,自己找工作去,也不能老花他们钱。”

    老五道,“傻了吧,你爸的卡给你了,你随便刷呗,反正又没额度限制,省钱干嘛,想不开。”

    李怡道,“哪里能随便刷了,卡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她倒是记得她上大学的时候她老子给过她一张卡,她老子跟她说是无额度限制,随便刷,但是她老子穷嘚瑟,吹牛吹习惯了,她没当真,随手就扔家里,临走时候只带了老娘给的卡,然后每个月让老娘给打钱。

    现在那张卡她自己都不晓得跑哪里去了。

    老五愕然道,“论粗心大意我不如你。”

    李怡笑着道,“我记得你身边以前跟着一个叫潘月月的,老厉害了,一个女的居然能徒手劈砖,现在人呢?”

    老五道,“早就回老家了,一口气在沧州开了好几家健身馆,前年儿子来这里上大学,还带着孩子来我这走过一趟,反正呢,她尽心尽力,我从来没亏待过她。”

    李阔上楼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却还没有一点动静,在楼下什么都听不见。

    李怡好奇的问,“小叔不会在外面”

    老五道,“男人啊,吃碗里看锅里太平常不过,结婚时间长了,俩人感情淡,闻着外面的臭狗屎都是香的,不必大惊小怪。”

    李怡诧异的道,“看小叔不像这种人啊。”

    老五道,“什么像不像,他本来就是这种人。趁着彭月不知道前断了还好,要是断不了,保不准又是一场悲剧啊。”